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八十八章雲魚大師現

第三千零八十八章雲魚大師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青霧就是大師最精純的內息所演化的,傳說可以把人給嗆死嗆暈。

而且,功勁之下,青霧硬如鋼鐵。而柔軟時它就是一道青煙。

速度快時如游龍,不好處理。」南雲天眉自然是在提醒葉凡了。

飛空大師不理南雲天眉,繼續搗鼓它的青霧。

不久,葉凡雖說在溜著小說章節。不過,還是被青霧給全身包圍住了。

瞬間,感覺身子好像跌入了一個高強度的萬能膠池之中,身子有凝滯的感覺。

抬下腿,揮下手都感覺十分的困難。

嗎滴,這一柱青天倒真厲害。葉凡心裡尋思著,冷靜的想著,嘴巴一動,一道尖利的聲音發出。紫胴盅突然在飛空的鼻腔內發作了。

飛空連打了幾十個噴嚏,可是老和尚就是忍住了還在指揮著它的青霧要把葉凡徹底膠住。

呼吸困難了……

腿都抬不起了……

手也有種被什麼膠住了的感覺……

半分鐘過去,葉凡感覺全身仿似不能動了。

「小子,這一柱青天滋味怎麼樣?」飛空這時睜開了雙眼,一臉得瑟的看著葉凡。南雲天眉眉頭一皺就要出手。

「慢點,咱還能行。」葉凡叫道,今天就要試試自己。

「還行,好狂的小子,本大師的一柱青天是擺設嗎?」飛空不屑的一哼,突然發力,不久,葉凡的鼻血出來了。硬是被這青霧給擠壓出來的。

彷彿身在萬丈海底一般,全身承受著不能承受的壓強之力。

葉凡感覺全身撕裂般的疼痛,骨頭都發出碎裂前的咔嚓之聲了。

車天一臉擔心的看著,手中的厚背刀也在一伸一伸的想出手了。

「只取你一條腿,不用擔心。本大師是個講信用的人,不會要你的小命的。」飛空一臉得瑟的笑著,緩緩的走近了葉凡。而且,舉起一隻手掌往葉凡的右腿上劈去。這一掌劈下,葉老大的腿鐵定跟身體搬家了。

南雲天眉的五色鞭子舉了起來。

車天身子往前竄了過去。

「破天一指。」葉凡突然大叫一聲。滋地一聲。嶗山派學的戳情指在最後關頭居然讓手指頭一動,一道指風破青霧而出正中離葉凡僅有一米距離的飛空身上。

老和尚著實沒想到,這傢伙手指頭居然能動。按理講被這一柱青天籠住的人,那是絲毫無法動彈的。

所以,飛空才會那般的放心走過來,就是要慢慢煎熬、收拾葉凡的。

老和尚剛才那手掌還故意的在葉凡的右腿前比划了一下,貌似在找下刀的地方似的。

嘴裡居然還嘖叫道:這裡不錯。從這個部位下去能很好的止血而不至於喪命的什麼屁話。

而一旁的歸林大師忍不住小聲講道:「師叔,饒過他吧。他是鳳老的親戚。」

「哼,鳳老又怎麼樣。」飛空大怒了,手加快速度下去了。不過,居然被葉凡一指戳中了胸脯,雖說老和尚閃得還是快的。不過,還是晚了些。

胸口頓時冒血了,這戳情指何等的厲害。

啊……

隨著戳情指命中目標,葉凡一聲大吼。那被膠住的『魚』一下子破空而出,魚龍十八變第四式『魚破龍門』在強大的壓力之下居然在腦子中應運而生。

在這艱難的時刻,葉凡居然練成了第四式魚破龍門。

此刻。

葉老大的身子詭異的在空中騰動著,那騰動著的身子太快了,其身影看去活脫脫的一條剛剛破殼的『龍』一般。

張開龍爪。葉老大的腿變成了龍尾。一個旋轉,狠狠的掃在了飛空的身上。

老和尚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一聲慘叫,噴著鮮血往後栽飛了過去。而且,在空中連栽了十幾個筋斗。

這廝彷彿孫大聖在練習筋斗雲一般,最後,光榮的,叭地一聲悶響砸得掛在了一顆高達二十來米的大樹上。身子晃悠著像是一破風箏一般。

葉凡身子幻化出的龍之身影隨影而上,叭叭叭叭……

連續十幾下下來,飛空的腦袋頓時成了『八戒哥』。

「小爺僅取你一條腿。」葉凡大叫著,一入抓向了飛空的右腿。

「葉先生手下留情,我們給你東西。」歸林大師大叫著撲了過來、

不過,車天往前一站,一掌扇得歸林大師撞在了破牆上。

上啊上啊……

雲觀寺的和尚們憤怒了,拿著棍棒就要往車天身上招呼。

「來得好!」車天練起拳腳來了,不久,地下躺了一地的和尚。

眼見葉凡的手就要抓在飛空右大腿上了。

滋啦……

手幻化的龍爪只是滑過飛空的右大腿就被一股大力給扯得抓在了樹上,頓時就抓下了一大片樹皮來。葉凡趕緊一個轉身,龍尾一掃騰到十幾米開外。

「得饒人處且饒人,施主不可得勢不饒人。」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葉凡發現,不曉得什麼時候,一個白眉白須的老和尚正盤腿坐在了那倒塌的半截土牆上。

「見過雲魚大師。」這時,雲觀寺的和尚們全都打起招呼來了。

雲魚,葉凡心裡一愣,知道是五台派華空寺的方丈雲魚大師到了。

只見他手一張開,一扯,已經處於半暈迷狀況的飛空被他扯到了面前。雲魚大師手掌一拍,飛空頓時就醒轉了過來。

一看這場景,頓時,老和尚那老臉紅得比猴子屁股還要紅多了。

「師叔請休息。」雲魚招呼道。

「好吧,這邊交給你了。我要求不高,只要這個狂妄小兒一條右腿就是了。」飛空又發狠了,摸了一把自己那腫得像豬頭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