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零九十七章怎麼死的

第三千零九十七章怎麼死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再好好想想,發現剛才這種事,肯定是有什麼引發的。不可能你們六個人同時中邪了。

你們六個可是分散在帳蓬周遭範圍的。這裡頭肯定有奇巧。

而且,我懷疑那些失蹤的英國佬也是如此的中了道。」葉凡講道。

六人都仔細的回憶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剛才我正伏在離帳蓬百米之外觀察著周圍。不久,就聽到你下命令了,叫我們馬上排隊前去執行任務。所以,我蒙蒙的就過來了。」陳軍講道。

「對對,就是首長你發的命令。而且,命令我們動作要輕,不準發出聲音來以免得被咱們的對手發現了。我們心想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張隱豪也講道。

王仁磅等人一聽,馬上眼神有些怪異的看著葉老大,這貨差點要抓狂了,問道:「你們能確信這是我發出的聲音?」

「沒錯,絕對是你的聲音。」張隱豪很肯定的點頭,陳軍也跟著點頭。

「見鬼了。」葉凡哼道。

「肯定不會是『狗子』發出的聲音,難道有人在模仿?而且,此人模仿聲音能力超級的棒,幾乎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王仁磅疑惑的講道。

「會不會是白天看到的那種能吐霧的蛇先用霧迷住了你們,爾後有東西在模仿我的聲音發命令。這個,也太聰明了。它怎麼光模仿我的聲音,難道它知道我是你們的頭頭?」葉凡有些鬱悶。

「它娘的,這神秘也玩得太大了吧。」王仁磅講道。葉凡又出去巡視了一圈下來。

「葉凡,我命令你馬上帶著人馬過來。俄羅斯人在哪邊?馬上過來幹掉他們。」這時,龔開河聲音傳來。

葉凡一愣,心說這老頭啥時也來了。

「執行命令!」龔開河聲音十分真切的傳到葉凡耳里。葉凡這次再沒猶豫。回到帳蓬帶著人馬走了過來。

「大家把耳朵塞直來。」葉凡並沒有講話,而是打了個手勢。

王仁磅雖說疑惑,但大家也趕緊照做了。

不久到了一塊很大的石頭面前,發現石頭上居然雕著一尊雕像。葉凡抬頭一看,頓時驚得差點跳了起來。

因為,這尊雕像就是前次來荒島在打開石像後發現的那尊面帶笑容,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地底下那尊神秘雕像。

不過,這尊雕像好像縮小了不少。那尊地底下的雕像估計比金字塔前的獅身人面相還要大,這一尊最多高達十米左右。小多了。

「過來……」

葉凡走近了。

「到裡面來……」

雕像微開著,突然位置一挪,滑開了。裡面露出一個黑黑的洞來。

「去你嗎滴!」葉凡罵了一句,跟王仁磅等人同時出手,七八枚手雷砸了過去。

轟隆隆的亂響聲中。石像終於被炸碎了。

「是真的石像,不是幻覺。」張隱豪跑過去摸著石像碎片還哐哐敲了幾下。

「怪了,龔老頭的聲音從哪裡來的?」王仁磅問道。

「也許是以前龔老頭跟我們通話時被這神秘東西模仿去的。」陳軍說道。

「不像這個,這聲音好像是發自咱們心底里。莫非又是一場幻覺。

咱們都聽過龔老頭的聲音,而這石像就是成功的利用了這一點。

不過,這模仿者好像不是石像在干,你們聽聽。這聲音好像是從地底下這黑洞里傳來的。」葉凡講道,眾人到了黑洞前。

裡面好像很深,張隱豪往裡扔了一條冷光棒。

洞里頓時被照亮了,隨著冷光棒照射了進去。葉凡跟王仁磅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因為。洞劈上掛著許多的屍體。有些腦袋都沒掉了,有的就剩下半邊腦袋。還有的缺腿缺手的。

而血跡還沒有全乾,就那樣子臭哄哄血淋淋的掛著,半邊眼珠子的瞪著。看得人毛骨悚然。

「英國佬原來在這裡。」王仁磅吶吶道。

「應該還沒全死,這裡只有四具屍體。剛才那帳蓬如此的大。至少能住下十來個人,不過,奇怪,沒死的到哪去了?」張隱豪問道。

「不會是進去了吧,或者退出來。」包毅說道。

「退出來不可能,這上頭原來是有石像壓著的。進去了倒是有可能,反正都是個死,只能進不能退了。既然有人能進去了,這說明咱們也可以進去試試。只不過,裡頭肯定危險重重。」葉凡講道。

「這裡頭既然有神秘模仿聲音發出來,會不會這裡可以直通地底下?」張隱豪說道。

「這樣,我跟情刺香焦以及惡霸下去探探。剩下的人員在上面擔任jǐng戒任務。

咱們到現在還沒發現這模仿聲音是從什麼地方發出來的,所以,得分外的小心才對。

特別是在地面上的隊員也不能輕視了。在沒見到我們人的時候,不管有什麼指令發出來,千萬別照做。

這個,誰也不敢保證是不是模仿咱們的聲音發出來的指令。」葉凡交待道,這次包毅這傢伙選了個外號叫『惡霸』,還是挺拉風的。

這次葉凡打頭,王仁磅斷後。包毅跟張隱豪夾在中間,因為他們倆個功力最弱了。

洞口初時僅有兩個人大小,但是,越往下倒是越大,好像一個倒垂型的瓮子一般。

終於走近了死人的地方。

四人停了下來,仔細的看著,檢查著。

「怎麼死的?」包毅問道。

「不像是刀或兵器殺死的,也沒發現子彈等熱兵器痕迹。這屍體都是碎塊狀,好像被什麼硬扯成這樣子的。你們看這傷口很不規則。」葉凡講道。

「撕開的,你看,這些肉塊像破抹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