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章牆壁會打人

第三千一百章牆壁會打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個也難說,咱們並不能完全保證沒有活著的英國佬在前面。而且,這洞也十分的奇怪。沒準兒還有另一條路通往前方。」葉凡講道。

「這個荒島一切都充滿著一種未知的變數,已經超出了咱們平常的認知之外。難道還真是外星人曾經光顧過的地方?」包毅咂巴了一下嘴,問道。

「不一定是外星人,其實,古代好多超級高手也能玩得這麼神秘小說章節。

我就曾經遇上過幾次,就是高手玩的神秘。比如,他們死後能把思想以內氣振動方式傳承下來。

人的精神思想不死,其實就相當於他們還沒有死去。壞掉的只是一幅皮囊罷了。」葉凡講道,這種怪異理論,自然是聽得包毅差點瞠目結舌了。

幾人繼續前行。

前面好像有反光的東西在,葉凡小心前行。走近看才發現前面是一條過道。

在過道里上發現了許多花花綠綠的石頭,幾人擔心下邊有翻板等機關,小心的滑板而過,倒是到了盡頭,一頭就進了一間密室之中。

居然是一間四面都是石頭的密室。密室里有三具骷髏斜著牆壁靠著。雖說骨頭都在,但骨架並不完整,四散著。

四人發現,這密室四面都是用整塊石頭磨製出來的。

古代雖說沒有現代石板廠的打磨機,但是,這四面牆壁的石頭給磨製得油光滑亮,幾乎都快趕上現代的鏡子了。

人站進去四面都有人影。

「這密室有些古怪味兒,你看,咱們站在密室中怎麼感覺四周的影子很多。

按理講有四個影子就不錯了,咱們算算,至少有著十幾個甚至更多的影子在。

這四面牆壁好像鏡子一般,會不會有著重疊作用。」張隱豪一臉凝重,講道。

「先退回去。」葉凡講道。

不過,臉色難看的就是剛才進來的過道已經不見了。整個密室六面都是石壁。

葉凡四人敲了敲,好像每面牆壁都是實心的似的。

「過道不可能憑空消失。只能講是這密室移位了。或者某堵牆壁後就是過道。只不過咱們暫時發現不了。」葉凡講道。

王仁磅摸出一鐵錘樣東西往牆壁上砸了一下。旁當一聲脆響。鐵錘居然反彈回來給王仁磅的胸脯來了一下。這傢伙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

「怎麼回事,這牆壁還會打人?」王仁磅摸著自己的胸脯。

「沒事吧?」葉凡趕緊過去扶起他問道。

「有點痛,剛才下錘很輕。不過,這牆壁卻是很邪門啊。是不是砸過去的東西都會按原路彈回來擊傷進攻者?」王仁磅講道。

包毅拿起一軟東西砸向了牆壁,果然,軟東西反彈回來了。

「這密室牆壁的原理是不是有點像是雷達波,反彈咱們倒不怕。只要及時離開砸東西時站的位置。即便有東西反彈回來也不會砸到咱們自己身上的。」葉凡講道。

「沒錯,老子砸!」王仁磅氣得掄起錘子狠砸向了牆壁。

「小心……」葉凡叫著趕緊捲起這傢伙一扯閃到了一邊,反砸回來的鐵錘呼嘯著擦著王仁磅這貨的大腿而過。這下子肯定很疼,王仁磅都忍不住『呀』了一聲。

「老大,這理論好像有點不成立。」王仁磅叫道。

「怎麼不成立,這錘子不是按原路反彈回來了嗎?只能怪你自己反應太慢。剛才要不是我及時出手扯了你一把,估計現在你早躺地下爬不起來了。」葉凡譏諷著講道。

「不是老大,我剛才哪敢不反應快些。我可是盯著的,鐵錘一脫手就想閃了。

不過,這密室太詭異了。心裡想著閃開,可是身體就是不聽使喚,挪不動腳根。

剛才要不是你,估計早受重傷了。」王仁磅講道。

「怎麼可能。你挪不開。這密室周遭又沒什麼奇怪的東西在。剛才狗子怎麼能把你扯開,說明你還是能閃開的。」包毅講道。

「不信你試試。不過,兄弟,老哥我告誡你可是要輕點下手。不然的話,等下痛苦的可是你自己。」王仁磅氣鼓鼓的講道。

包毅看了葉凡一眼,找了個外邊帶有橡膠的罐頭盒子輕砸向了牆壁。

哐當一聲。

接下去就是啪地一聲,葉凡這次沒出手,因為包毅砸的東西並不重,而且砸得輕,即便是原路彈在身上問題也不是很『粗』。

果然,包毅難逃厄運。

而且是被自己砸去的罐頭反砸得摔在了地下。

「哈哈哈,是不是感覺到腿腳不聽使喚啦?」王仁磅一臉的幸哉樂禍開了。

「邪門,剛才是想挪的,不過,挪不動。好像被孫大聖使了定身法似的。」包毅滿臉通紅,講道。

葉凡跟張隱豪都試了試,感覺差不多。即便是葉凡有著半先天能力,但是,心裡明白就是挪不開腿腳。好像在東西反彈回來的瞬間,周遭一下子被凍結了似的。

「你們有沒發現,咱們砸出去100斤的力量反彈回來時好像有三四百斤,這反彈回來牆壁還有著加速加重的作用。剛才惡霸出手如此的輕了,但還是被反砸得摔得厲害。」葉凡講道。

「應該是,我說我出手如此的輕怎麼還是被反砸得痛,原來如此。

我想,是不是這密室中也有類似剛才在山上豁口處發現的那種能噴紅霧的蛇在隱藏著。

因為鏡子原理咱們發現不了它們。而這些蛇噴出的紅霧能麻痹人的神經,使得你暫時被麻痹了。

所以,反應自然就遲鈍了,眼睜睜看著被自己砸去的東西反砸回來。」包毅講道。

「有可能,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