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零二章玄機

第三千一百零二章玄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哈哈哈,老夫雷道品又可以復活啦!」葉凡腦中傳來一道狂妄的大笑道。

「活你個嗎球!」葉凡大叫一聲,九宮念魂術全力運轉了起來。而這邊內氣全力快速在經絡中循環著。

「還有點小門道,不過,功力太弱了,湊和著用吧。」雷道品有些鬱悶,說道。

葉凡感覺內氣一滯,好像被什麼凍結了似的。一股冰得能讓人凍碎的感覺出來。

一股冰冰的東西進了自己經絡,葉凡知道,這就是雷道品的內氣了,這傢伙估計練的是冰功了。

葉凡全力反擊著,不過,在雷道品面前,葉凡的反擊是那般的漏弱。

感覺到雷道品的內氣從頭上直下就快到心臟部位了,一股無力感覺傳來。

葉凡突然一咬牙,身體一個加速,雙腳狠狠的踢在了密室的壁上。反正都是個死,不如一起完蛋。

頓時,三倍反擊力反彈了回來,帶著那骷髏頭葉凡又反撞在了另一邊的牆壁上。

這貨不管不顧,還在加速用力。

「小子,你幹什麼?就你這漏弱的身子幾十個來回估計就完蛋了。你是絕對承受不住這力量越來越反彈加重的。」雷道品也有些慌了,好不容易等來一具身體,這下子如果給撞碎了還有什麼盼頭。

不過,葉凡才不管他,一邊來回撞擊著一邊叫道:「要死咱哥倆一起死,即便是碎了老子也不會讓你得逞滴。」

因為雷道品的骷髏頭咬在葉凡的額頭上,想脫開都不可能了。來來回回幾十下後,葉凡感覺快散架了,骨頭髮出了粉碎前的咔嚓震響。

「別了圓圓……費老……開河同志……爸媽……弟妹……」葉凡心裡凄涼的想著。就在快暈過去時,蝙蝠突然發力鑽入了雷道品的骷髏頭上。

「啊,什麼東西?」雷道品慘叫了一聲,這傢伙的骷髏頭也快被撞碎了,剛才為了保護住這骷髏頭可是花費了一半的功勁了。

被蝙蝠突然的一襲擊。再加上葉老大的九宮念魂術融於蝙蝠之中。蝙蝠張開大嘴像是啃地瓜一般喳喳喳啃了起來。

在來回的撞擊中,不久,雷道品的聲音越來越弱。因為,那骷髏頭都快被蝙蝠啃完了。

「我認輸,你放過我吧小子,我把以前練功的洞府告訴你。我還要告訴你武林大會的秘密……」雷道品哀求著。不過,葉老大才不會上當受騙了。

一個勁的就是叫蝙蝠啃啃啃啃……

轟隆隆……

葉老大終於被自己的身體撞暈了。

也不曉得多久,醒轉過來了。

「狗子,你醒啦?」傳來包毅那相當沙啞的聲音,葉凡耳朵里首先聽到了慘凄的痛哭聲,睜開眼。發現三人眼圈都紅腫著,肯定是哭成這樣子的。

「哭啥,老子就沒死。」葉凡笑了笑,運轉功力,感覺原本有些虛浮的半先天功境這下子是完全的穩當住了。而且,九宮念魂術居然突破到了第四層,同進。又開闢了兩個宮穴出來。

這一個宮穴就相當於多了一個丹田,可以在平時多貯存內氣於這些多出來的丹田中。這糧食充足了,打起仗來的時候就更有力度了。

額角一動,蝙蝠飛了出來。葉凡發現,蝙蝠的嘴居然異化成了一個怪異的龍嘴樣子。

以前可是山鷹的嘴形,現在居然成了龍嘴形狀。而且,蝙蝠伸開翅膀居然達到接近二十米左右範圍,真是一隻兇悍的蝙蝠了。不過,身體還是蝙蝠的身體,翅膀也是蝙蝠的翅膀。

「你們感覺怎麼樣?」葉凡轉爾問三人道。

「嘿嘿。我只突破了一個大階。」王仁磅乾笑了一聲。不過,這貨卻是滿臉的得瑟。

「看把你給得瑟得,不就是11段位頂階嗎?我還以為你12段位開源了。」葉凡鄙視了這傢伙一聲。

「老子現在比老狼功力高了,回去一定得好好扁他,扁他。哈哈哈……老狼同志,你等著,磅哥我就要回來啦。」王仁磅狂笑了起來。

「你們倆個呢?」葉凡問道。

「我現在七段,突破了兩個大階。」包毅一臉喜悅,說道。

「我八段了,踩了狗屎,居然是連升三級。嗎滴,這次回去一定要求提銜了。不久,哈哈,本人也是將軍啦,張大將軍啊。」張隱豪掩藏不住滿臉的得瑟。

「將軍算個屁,人家狗子幾年前就是了。」王仁磅譏諷道。

「你難道還不是?」張隱豪一臉驚訝的看著王仁磅。

「誰說不是,這次回去定是。」王仁磅講道。

「測……」張隱豪鄙視了這傢伙一聲,哼道,「你也不是,憑什麼埋汰我。」

「老子功力比你高得多,要不要玩兩手,剛好子,這裡寬敞。」王仁磅得瑟的揚了揚拳頭。

「變態!」張隱豪嘀咕了一句,鬱悶得很。

「沒有實力就不要得瑟,知道么?」王仁磅還要補上一句得瑟一下,氣得張隱豪直翻白眼。

「這裡怎麼個情況?」葉凡看了看四周,問道。

「比剛才那個好點,共計八道門。不過,現在更是麻煩,不曉得走哪道門了。他娘的,這破島,簡單能把人折騰死。」王仁磅皺緊了眉頭。

葉凡站了起來,往周遭看去,頓時也有些傻眼掉了。這個地方是呈圓弧形的一個很大的大廳。

廳中一半處有八道門,而這八道門都半開著,有點像是賓館的旋轉門那樣。另外一半是厚堵堵的石壁。

不過,這門全是由厚達半米的黑色打磨得很光滑的石頭製成的,上面沒有一絲的紋路跟文字說明。

而廳中頂上鑲嵌得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