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零六章豈不成妖了

第三千一百零六章豈不成妖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葉凡再次調整。吾讀小說網高品質更新幹將旋轉飛了回來,滋啦,在蛇的雞冠上來了一下。頓時,削下二指頭寬的一片。

大蛇吃痛,暴怒了。

整隻蛇尾一鏟,蛇身突然彈起來往葉凡撲壓過來。這蛇身伸開倒真是嚇人,好像一座活動著的下水管道樣子壓了過來。

帝鐵等人竿槍對準大蛇狂射而去。

噼噼啪啪,好像炒豆一般。

雖說子彈不能射穿蛇身,但子彈的衝擊力還是很大的。使得攻擊向葉凡的蛇身給幾十枚子彈一撞還是歪歪著落了下去。

大蛇用尾巴勾住管道,嗷地一聲大叫。

後邊水桶粗的小了幾號的蛇弟們全都組成蛇牆往葉凡等人攻擊了過來。

一時之間,帝鐵等人忙於應付這些蛇弟蛇妹們。

而大蛇瞧對機會尾巴在管道上一勾,整個蛇身像是盪鞦韆一般旋轉著到了葉凡面前。

葉凡蝠功張開,一下子彈起足有十幾米高到了大蛇頭部。而一個英國佬不小心被大蛇一口咬斷了身子。

「該死的!」帝鐵憤怒的吼著,同來的幾人差不多死光光了。而兩枚手雷被他蛇向了噴血的手下。

轟隆兩聲炸響。

在煙霧中,葉凡發現,大蛇頭部的雞冠被炸掉了。這貨那怪異的血滴子馬上出來了。

大蛇咋一見到這怪模怪樣的血滴子,頓時嚇了一跳。因為,血滴子頭部長得有些像是龍形,好看:。這龍就是蛇老祖宗。

大蛇定定的盯著葉凡的血滴子。

葉老大找准機會。戳情指狠狠彈出。

叭叭兩道指風過去,大蛇那兩隻鴨蛋大的眼睛被戳情指愣生生戳破了。頓時冒出兩個血窟窿。

嗷……

大蛇狂怒了,在管道上亂扭著身子張嘴亂咬。尾巴亂鏟了起來。就連同伴也給它咬死了不少。

吳光寶一看,一下子滑到管道旁側,那特製的刀往大蛇腹部划了過去。吾讀小說網高品質更新

滋啦,這次對蛇王不靈了。只是划出一道淺淺的刀痕。而大蛇反應過來,腹部往下一壓,吳光寶趕緊想閃,不過。功力太低,輕功太次。

一隻腳被大蛇給壓在了管道上,王仁磅一看,趕緊彈過去往外一扯,居然扯不出來。

一股腥騷味兒撲面而來。王仁磅差點臭暈過去。這貨不管不顧,柔極刀照準蛇王腹部刺了進去。

滋溜。

柔極刀伸縮著刀氣還真是刺進去了,大蛇吃痛一掙扎,吳光寶被扯得掉了下去。

葉凡趕緊內氣一轉把吳光寶給扯到了管道上,這邊瞅准機會。

整個人跳到大蛇身上,一下子滑到這傢伙腹部。幹將彈出,在大蛇腹部下一划拉。

這下子見效果了。

蛇王腹部被幹將剖出一個長達一米長的口子。葉凡的幹將在蛇腹部亂絞了一陣子,鮮血如潮樣的噴了出來。

大蛇慘叫一聲往管道下落去,葉凡的蝙蝠隨機飛出想去把蛇王的蛇寶取出來。

不過,這邊十幾隻蛇弟們又攻擊了過來。

葉凡只好迴轉蝙蝠。眼睜睜看著蛇王掉到了下去。

可惜了,這枚蛇寶絕對有恐龍蛋大。葉凡心裡遺撼的想著,幹將彈出,氣得一陣子亂割亂刺。頓時,三四條蛇死在了葉老大的屠刀之下。

而吳光寶是瘋狂的剖著蛇腹撈蛇寶。這老頭,就是撿金元寶也沒有這般利索。

嘎嘎嘎……

就在這時候,傳來了怪鳥的叫聲。

「不好,快往下!」葉凡大叫道,鷹眼之下,發現那些怪鳥居然一隻只從夾縫裡鑽了出來。它娘的,居然也會這個,聰明著了。

葉凡帶頭殺開一條血路往下衝去。

怪鳥們居然丟下葉凡不管,一隻只全都沖向了那些蛇屍體大吃了起來。吾讀小說網高品質更新

而且,怪鳥們好像也懂得蛇寶似的。有些怪鳥專門去腹部找,用嘴挑著找吃。

一時之間,上百隻怪鳥爭搶起蛇弟們的屍體來,。而蛇弟們跟怪鳥頓時戰成一團。

葉凡等人悄悄下滑了上百米停了下來。

下邊傳來兵器相撞的聲音,葉凡扔出一枚冷光棍,一看下邊,頓時差點傻眼了。

下邊還真是熱鬧,有一個很大的地盤。幾十號人在底下互相撕殺著。

奇怪的就是全都沒人用槍,都是用兵器或直接拳腳相招了起來砸來打去的。

而剛才被自己殺死的那條蛇王的屍體就砸在中央,估計這些人都想搶蛇寶。

不久,葉凡發現費青山正跟一個英國佬狠斗在了一起。而西門東洪滿身是血,不過,他很英勇。掙扎著跟一個俄羅斯傢伙抱打在了一起。

「他們餓得不行了,估計已經彈盡糧絕,所以,改用近身格鬥了。」吳光寶叫道。

葉凡直衝而下,一腳踢得壓在西門東洪身上那個俄國佬腦袋開花,整個身子彈炸著鮮血出去。

包毅趕緊過去掏出水跟乾糧,西門東洪已經張不開嘴了,包毅硬塞進去的。

葉凡又一個縱步到了費青山面前,一巴掌扇得對手直接就是三個筋斗雲跌倒在了人堆中。

「全給老子住手,不然,全得死。」葉凡用的是獅子吼,一聲驚雷一般炸開,頓時,全部人都停下了手來。

不過,葉凡沒發現。靠山一壁那個巨大的石棺上鎖著的鐵鏈此刻卻是顫慄了一下。

「死神,你也到了。」這時,傳來彼亞洛夫的聲音。

這邊王仁磅趕緊把a組的人馬全都集中了起來。這邊是分發糧食跟淡水。

而紅軍組跟藍山狐組只能是乾巴巴的看著a組隊員們啃乾糧喝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