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石像笑了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石像笑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個一般來講不能講是復活,他們並不是正常的人。而且,要成為血僵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特別是環境特別的重要。血僵的定論不能講是活人,但也不是全死人。

怎麼樣,講他們是半死人也可以講得過去。而且,血僵力大無窮。

從棺材上的巨大鐵鏈可以看得出來。這棺中的屍體原本很可能是一惡人,而且,功能奇高小說章節。

如果是超先天的高手被人鎖死在這裡面,那變成血僵,一旦出來,咱們哪個能抵擋得住?」張隱豪講道。

「這棺中血僵很可能死前就是位超先天的高手。」葉凡講道,頓時,現場嘩然。

葉凡湊近棺材十米範圍,才發現這鐵鏈還真是粗大。這石棺上刻著許多的圖文,葉凡巡了一圈下來,問旁邊的張隱豪道,「你看出什麼來了?」

「這圖畫好像是連續性的,似乎是在講一件事。」張隱豪講道。

「繼續說。」葉凡問道。

「你看,第一幅圖是一個人盤腿坐著。另一個人從空中飛下來要殺他。

第二幅圖好像是飛下來的人被盤腿的人一巴掌給煽得摔倒在地。

而他還掙扎著拿出刀來要砍死盤腿者。而第三幅圖就是盤腿者伸手指點著,不久,飛下來者被降服裝進一籠子里。

第四幅圖籠子被擱在什麼池裡浸泡了許久,爾後那人被裝進石棺。

第五幅圖此人在棺材中躺下來了。估計就是這棺中人的來歷了。

而那個盤腿者估計就是制服此人的高手。」張隱豪講道。

「這圖是誰描在棺材上的?」費青山問道。

「按理講肯定是盤腿者了。」葉凡講道。

「他如此的干是什麼目的?」費青山接著問道。

「向世人展示,好像也不像。這棺材深藏地底下,有幾個人能瞧見。如果不是,哪又是為什麼?」張隱豪說道。

「會不會是盤腿者一時心血來潮給隨手刻畫在棺材上的,對於這種高手,刻畫這種圖案隨手就可以做得到。而且,也是用來顯擺一下自己的厲害。倒是搞得我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包毅插了一句。

「應該不會,我看這些圖畫刻劃在上面肯定有一定的含意的,只不過咱們一時揣摩不透罷了。」葉凡講道。

「我懷疑飛下來之人是不是被盤腿者抓去煉什麼了?」王仁磅聽了半天。突然漏出一句話來。

「煉什麼。難道盤腿者就是要把此人煉成血僵。而更上一層就是飛僵了。如果能煉成飛僵,那就太可怕了。」張隱豪一驚,說道。

「飛僵有什麼厲害之處?」葉凡問道。

「飛僵是血僵進化來的,背上長有兩對肉色的翅膀。其實就是腋下分離出一些特質長出肉膜狀的東西。而且,它會飛行著攻擊人。你想,如果把血僵配上翅膀,那攻擊力度。攻擊範圍是不是成倍的增漲了。」張隱豪講道。

「估計是,不然的話,盤腿者如此的厲害,不如一劍擊殺了飛下來者,何必搞得這麼麻煩還要裝得棺槨,還要用大鐵鏈鎖起來。肯定是要利用此人做一些什麼了。」葉凡點頭說道。

就在這時候。石棺居然劇烈的空震了一下,而且,一股詭異的騷味之氣在石棺周遭淡淡的冒了出來,連鐵鏈都給震得嘩啦啦直響。

「快出來了是不是?」彼亞洛夫瞪了石棺一眼,臉色都變了。

就在這時候,帝鐵指著棺材背後大叫道:「你們看,那座山是不是像尊雕像?」

葉凡等人看了過去,頓時一愣。說道:「麻煩了。這座山咋一看還真像是我當初打開地下時見到的那尊神秘微笑著好像離我們越來越近的雕像。

怪了,難道當初我橇開塞堵地下宮殿的石像後一眼就看到了這裡。

不對啊。我記得當初只是挖下去了十幾米深度。這裡離地面估計至少也得有五六百米深度了。

我怎麼可能一眼就看到雕像。」

帝鐵跟彼亞洛夫都過來了,看法跟葉凡的差不多。

「這說明如果沿著這尊巨大的雕像往上爬的話就可以到達當初我們橇開地下的那個地方了是不是?豈不是說馬上就能到地面脫困了。」葉凡講道。

「太詭異了,當初那尊巨大的雕像看上去是笑著的,而且離我們越來越近。這一尊好像是板著臉的,而且,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帝鐵講道。

啌啌啌……

巨大的石棺居然晃動了起來,嘣地一聲,其中一根鐵鏈好像被搖斷了發出刺耳的聲響。

「血僵快出來了,大家準備攻擊。不要用槍跟手雷,只能用冷兵器。因為血僵的屍體有毒,如果一炸開咱們就得把自己先毒死了。」張隱豪大聲的叫道。

就在這時候,王仁磅這貨尖叫道:「看啊,石像笑了。」

葉凡跟帝鐵三人抬頭看去,彼亞洛夫大驚道:「有點像是以前見到的那尊了。你看,微笑了。下邊是不是要朝我們走過來了。」

眾人發怵的看著那尊巨大高達二三百米的石像,只見他手指頭處好像有一道紫氣點在了棺材上。

頓時,棺材裡發出嘰嘰如老鼠慘叫樣的聲音來。

紫氣不斷的往棺材中傳去,棺材中血僵好像在受刑似的慘叫聲漣漣,聽得人都快抓狂了。

而棺材也震動得更厲害了,鐵鏈咔嚓一聲又斷了一根。

「不對,石像好像在相助棺材中的血僵而不是控制它。是不是在相助它脫困出來擊殺我們。」葉凡突然一震,叫道。

「好像是,你看,這鐵鏈又斷了一根。就是那道紫氣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