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一十章古代克隆之術

第三千一百一十章古代克隆之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她不是正常的人,不一樣。我只把她當一玩偶,所以,直接就可以把這縮骨功傳給她了。

而且,效果不錯。但是,你是一個正常的人,你需要自己努力才能練成。

而且,跟功境是有關係的。還有,正常人的皮筋骨跟殭屍是不一樣的。你可以只把她當成一件物品罷了。」旦非子說道。

「不管成不成,我還是想練。以前我練過印度的瑜珈功,但是,這種只能稍微改變人體,效果差了一些。」葉凡講道。

「那好,我就傳給你。」旦非子把秘術告訴了葉凡,爾後說道,「這種縮骨功我們叫它『千幻抽骨功』。

練到極至之處可發把人體縮小到米粒大小。而且,你可以根據想像隨意挪動身體內的每一塊肌肉,肌肉挪動後你將變成另外一個人。

跟易容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我們師門的『千幻抽骨功』可是天然的,比易容術要好。

除非是功境比你高上幾階的人,不然,是認不出你的原形的。

當然,這種功夫對於我們這種境界的人來講也沒多大作用了。

要隱藏身體還是容易。只要天地一體,別人能聽到你的聲音卻是難以發現你的藏處。

何必還要勞心費神去弄縮骨功是不是?」

「那是那是,師傅是什麼人。不過,還有,這裡真有千年蛇魅嗎?」葉凡不死心,又問道。

「有。」旦非子非常肯定。

「在哪?還有它有什麼作用?」葉凡問道。

「不在這裡,聽說被蓬萊的九指道長偷到蓬萊九妙島養了起來。」旦非子說。

「來的時候我發現了一條臉盆粗的大蛇,居然能跟我戰成平手。而千年蛇魅肯定比這蛇還要大,那這九指道長肯定非常厲害了。」葉凡問道。

「呵呵。你不用套我的話。九指道長的功力並不比我高。但是,你這點身手在他面前也只是小兒科了。

但是,九指道長在偷方面可以稱為此道中老祖宗,就連我的東西都曾經被他偷過一次。

而且,此人輕功了得。就是我也難追上他。而九妙島更是被他搞得神神叨叨。在沒能突破先天境界之時你最好不要去哪裡。

雖說幾千年過去了,九指估計也早已作古。但,他還有後人,還有徒弟是不是?

你最好是去天晶星宮回來後再去九妙島。因為,你進入天晶星宮後絕對能突破先天境界。」旦非子講道。

「我知道了,不過。不曉得九妙島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呵呵,天晶星宮中藏有九妙島的入島圖。」旦非子笑道。

「那這千年蛇魅?」葉凡看著旦非子。

「你能得到它時自然知道用處,說模糊點,它能助你突破念氣境界。」旦非子說道。

「這裡既然是武王的府邸,那肯定有著武王的一切。可惜的是我們無緣得到。」葉凡嘆了口氣。

「一切因緣,上天註定。該是你的跑不掉,不該是你的強求也沒用。

徒添煩惱罷了。做人,要捨得,便也要學會拋棄一些不實際的想法。

不要講什麼,就是你明曉得武王的一切在這裡,對你的身手,你不但拿不到手。估計連命都將葬送在這裡。

因為,武王的一切也需要最傑出的大師來繼承。你不要不相信命,這是天意所定的。」旦非子講道,轉爾一指點下,一股紫氣升騰而起,旦非子的身影在紫氣中漸漸模糊。

到稀薄,最後快不見了,傳來他的聲音道,「快走吧,這裡不久將下陷。直至毀滅一切,不離開的話就走不開了。」

旦非子的聲音消失了,咔嚓一聲,床榻下邊露出一個大洞來。葉凡想也沒想,點醒王仁磅。叫道,「咱們快走。」

「走啥,這貓兒眼我還得敲一顆回去。這小金庫的……」這貨剛講到這裡。

最後被葉凡一腳給踢進了洞里,罵道,「你呀的就懂得貓耳眼小金庫,沒命了你還要個屁。」

不久,地動山搖,葉凡知道,這裡快塌了。

兩人不要命的往前爬著。

在一陣子轟隆隆震動中,葉凡鷹眼發現,旁邊倒塌的一些洞道一側出現一道狹窄的裂縫。一道詭異的亮光在裂縫處展開。

葉凡發現,一尊巨大的神秘的雕像正微笑著看著自己。

「這才是原來的那尊。」葉凡差點叫出聲來,發現這尊才是以前自己跟帝鐵彼亞洛夫進來時看到的那尊雕像。

雕像突然伸開指一划,空中出現一道門戶。門戶上空鑲滿了星星,一閃一閃的耀人眼球。

雕像在門戶上空的手勢有些奇特,反覆來了幾下。葉凡雖說不懂,但也記了個七七八八。

不久,星光暗淡,雕像不見了,連裂縫都不見了。

「你發什麼愣,還不快跑,這洞都快塌了。」王仁磅大叫著也踢了葉凡屁股一下。

「剛才你看見什麼沒有?」葉凡問道。

「看個鬼啊!」王仁磅沒好氣的哼道,連滾帶爬跑得比兔子還快。

不久,兩人終於到了島面上。

發現十幾條大蛇也在愴惶的亂竄著。

「我殺蛇,你取蛇寶。這次咱們付出了如此沉重代價,一點貨不搞回去對不起咱們的黨和人民。動手!」葉凡大叫著,感覺精力十足,幹將旋轉著飛了出去。

「算了吧,還是快跑,別搞得咱們倆個都陷在這島上了。」王仁磅可是有些猶豫,這荒島似乎都在震動。

「這是命令,取蛇寶!」葉凡斬首一隻大蛇,屍體給他踢到了王仁磅面前。

「真是的,為什麼黨人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