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一十九章服了

第三千一百一十九章服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姓葉的,你敢把藥丸給別人。我就把八個億拿來建一個跟你們橫空集團一樣的廠子,你們的產品賣一萬塊,我的就要五千塊。我木月兒把錢全賠了也要跟你拚到底。到時,沒有了業績,我看你怎麼升官發財。」木月兒撒氣了。

「你威脅我!」葉凡突然的臉一板,冷冷的看著木月兒。

「是有怎麼樣?」木月兒昴上了。

「那行!」葉凡伸手在褲兜里一摸,摸出一個玉瓶來,說道,「你信不信我馬上把這藥丸倒地下。」

「你敢!」木月兒豁然變色,兇巴巴的瞪著葉凡。有點像是母狗在保護小狗那時的神情。

「哼!」葉凡哼了一聲,第一顆藥丸滾出玉瓶掉在了地下,葉凡一腳踩去,啵地一聲,牛黃安宮丸大的藥丸被葉老大踩入了地下成了碎粉,「如果你要撿的話可以撿,我不收一文錢。」

「還有幾顆,都踩了。」葉凡又掏出一個玉瓶,又要往下倒。

「求你了,葉總,求你了,求你別這樣。看在姜軍的面上,求你別倒掉,別踩掉,你踩的是雲老的命。」這時,木珠麗瘋狂的撲了過來,扯著葉凡的手哀求道。

「木月兒,你可以求我。」葉凡哼道。

不過,木月兒那雙眼瞪得血紅,臉上肌肉在起伏著。雙拳捏得都直冒汗,不過,她就是不吭聲。

啵……

又一顆被葉凡隨腳就踩爛了。

葉凡又掏出了第三個瓶子。

「八個億,全都投入通天山景區。」木月兒嘴唇都咬破了,一點鮮血流了出來。

「求我別踩,不然,八個億都沒用。八個億隻是附帶條件。」葉老大此刻心硬如鐵。作勢又要倒。

「求你了,我求你了葉總。我木月兒求你別倒別踩了……」木月兒的淚水終於出來了。

她瘋狂的喊了起來。一把就撲將過來,掄起雙拳在葉凡的胸脯上擂鼓上的擂著,打得葉老大的胸脯啪啪直響,好像在敲打皮球。

不過。葉凡能感覺到。木月兒的手雖重,但並沒有施展內氣。葉凡讓她好好的發泄了一番。木月兒哭得像個淚人。

木珠麗獃獃的站在一邊,而雲雄也伸出了頭,不過,看了看孫女撲在葉凡懷裡老傢伙又縮回了頭。估計心裡在胡亂猜忌了。

「我只有一個妹妹,再收一個也沒事。好事成雙,唉……」葉凡摸了摸木月兒頭髮,嘆了口氣。

「我才不稀罕當你的妹妹。」木月兒小聲嘀咕道。

「當情妹妹也行滴月兒。」一旁的木珠麗突然插了一句,木月兒頓時臉紅透了。

良久,葉凡突然哈哈狂笑了起來。

「你得意啦,小人得志。」木月兒哭夠了。掙脫葉凡出來,狠狠瞪著葉凡。

「月兒妹妹,這藥丸送給你了。不過,這個,只能治小兒感冒發燒用的,我們叫它牛黃安宮丸。市麵價,80塊一枚。要多少有多少。哈哈哈……」葉凡一聲狂笑,把手中的玉瓶塞給了木月,轉身大步而去。

木月兒接過後聞了聞,一把砸在地下,憤憤然道:「你個死葉總,死老闆,你涮我,你……」

「我還以為葉總真是冷血,想不到,都大官了還開這種玩笑。」木珠麗也是吶吶著。看了月兒眼,說道,「葉總想收你當乾妹妹,我看這個想法不錯。你雖說有錢,但是。葉總可是大官。有這樣的大哥哥當依靠,多好。」

「呸呸呸,我才不稀罕,什麼哥哥,色狼。」木月兒狠狠一跺腳,跑了。

「妹妹,那你的八個億呢?」木珠麗追著問道。

「明天叫他們去簽合同,就當是給一個傻瓜了。」木月兒的聲音傳來。

「唉,傻瓜,記得以前在《射鵰英雄傳》里黃蓉經常這樣子叫傻大個郭靖的。月兒,會不會又惹出情債,唉……」屋裡的雲雄嘆了口氣。

橫空鎮紅月菜館是個小菜館,其實就是那種小炒店。此刻三樓一個小包間里正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葉凡,另一個就是蓋紹中。

桌上一盤雞屁股炒辣椒,一盤爆炒花生,一盤牛蛙干鍋,還有一碗紅燒酸魚湯,再配上幾瓶二兩半裝的遼東燒刀子,全是吃了上火的東西。

不過,葉蓋兩人卻是吃得熱火朝天,汗流浹背。

「滿上滿上。」蓋紹中一邊伸縮著舌頭,一邊給葉凡倒上了。

「老蓋,晚上這菜真是過癮!」葉凡一邊掏紙巾擦汗一邊笑道。

「小葉平時很少這樣子吃吧?」蓋紹中笑道。

「哪裡,我也喜歡這種調調。」葉凡夾了一塊牛蛙肉入嘴,再配上半口的燒刀子,嘴巴嚼得嘎吱作響。

「唉,我知道你晚上是特地來陪我的。這些菜並不合你的口味兒,你吃得如此的帶勁頭全是為了我,謝謝了。」蓋紹中嘆了口氣,乾脆撇開杯子,抓起瓶子一口就干進去了半瓶。

「慢點老蓋,你如果早醉了咱還不盡興呢?」葉凡一把奪過蓋紹中手中的酒瓶。

「你就讓我晚上喝個暢快,我就是來買醉的。」蓋紹中一把又來奪酒瓶,葉凡本想閃開,不過,想想乾脆把酒瓶遞了過去。

咕嚕,蓋紹中把剩下的一兩六白酒給幹了進去。叭地一聲,瓶子被他扔到了角落處。

「想不到我蓋紹中英雄一世,居然倒在了兩顆門牙上。這世道,好多事,真是講不清楚。」蓋紹中大聲說道。

「沒啥,三年河東三年河西,我相信蓋書記有東山再起的時候。」葉凡勸道。

「那個倒無所謂了,唯一可氣的就是讓鍾旭得意了,讓大家看笑話了。」蓋紹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