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真它娘的是這個

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真它娘的是這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洛易……」就在葉老大快堅持不住要暈倒時,傳來一道相當凄婉的聲音,梅千雪穿著綉有朵朵梅花的衣衫站在了兩人中間的旁側。

「你……你是誰?」老瘋子看著梅千雪,獃痴的看著,一會兒又抓抓頭髮,叫道,「我是誰,你是,梅千雪,這個名字好熟。」

「洛易,我是千雪,你的千雪。」梅千雪再也忍不住了,撲了過去。

「前輩,別過去,他現在有些糊塗,要是傷了你怎麼辦?」葉凡趕緊叫道小說章節。

「他是洛易,洛易是不會傷我的。」梅千雪不聽,撲了過去。

啪地一聲脆響,梅千雪被老瘋子一巴掌拍得摔倒在十幾米開外。

「不要過來,我要殺了他們三個。」老瘋子尖叫道。

「你忘了,洛易,我們曾經在……那個時候你們家裡人不同意,罵我是妖精,你……」梅千雪開始講他們的故事了。

老瘋子很專註的聽著,開始恢復平靜下來。梅千雪講著,含著淚走了過去。

「來,乖!讓你最心愛的女人抱抱,洛易,咱們有女兒了,她叫洛雪飄梅,咱們倆的女兒,站你對面的這個是你的女婿,你不能傷了他……「梅千雪到了洛易面前,伸手輕輕把洛易的頭抱進了懷裡。

「啊……嗚……」老瘋子居然像個孩子般的哭了起來。

「乖!乖!」梅千雪輕輕拍著洛易的肩膀,像是慈愛的母親在哄一個正在哭的嬰兒。

不久,老瘋子居然躺在梅千雪懷裡睡著了。那呼嚕聲是震天動地,葉老大看了直想笑,不過不敢。

「梅姨,他真是洛易的嗎?」葉凡問道。

「謝謝你了葉凡,他真是洛易,他受過很多苦,你看,臉上刀疤有七八條。他破相了。現在。居然連神智都這樣子。洛易……洛易……」梅千雪心疼直掉眼淚。

「這個,你們,今後……」葉凡有些尷尬,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他是我梅千雪在這個世上唯一的男人,我會慢慢讓他恢復的。放心,我帶他回巫山宮。那裡他較熟悉。今後相當長的時間你們不要來打擾我們。這段時間我不在,你多去洛雪那邊。」梅千雪說道。

「對了,老瘋子,不,是洛易前輩在地下墓室里種了一塊地,種著許多長得像紅薯一樣的東西。

我懷疑它應該不是紅薯。因為,洛易寶貝得不行。不讓人動一下,如果真是像幾百年老山參那種好東西,我想拔些回去。

因為,我跟這位木月兒姑娘有交易……」葉凡把生命潛力丸的事講了一遍。

「你們陪我下去看看。」梅千雪一聽,愣了一下點醒了車天三人,抱著洛易下去了。當看見那片地時,頓時瞪大了雙眼。突然洛洛大笑了起來。

「笑。笑啥?」葉凡有些丈二和尚樣子。

「你們想左了,這的確就是紅薯。正正宗宗的安東省移來的紅薯。」梅千雪拔出一個地瓜,咬了一口,笑了起來,又丟了一個給葉凡,葉凡咬了咬,憤憤然了,「還真是紅薯,就這玩意兒,市面上要多少有多少,幾毛錢一斤,還真是的,他還當寶,為此差點要了我們小命。」

「唉,這是我跟他的故事。」梅千雪婉爾一笑,神秘得很,葉凡不好意思問,向木月兒眨巴了一下眼睛。

「前輩,能不能講講這紅薯的故事,我們後輩們太好奇了。」木月兒純純的問道。

「葉凡,又要禍害一個清純姑娘啦是不是?」想不到梅千雪居然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葉凡跟木月兒。

「哪裡,前輩想左了,我跟她是兄妹。剛認的乾妹妹。」葉凡臉一紅,趕緊辯解道。

這話要是傳到洛雪耳里,那豈不是自找麻煩。洛雪雖說不管自己的事,但擱在明眼上的東西總不能視而不見。

「誰是你乾妹妹了,我可是沒答應過。」想不到木月兒當即就翻臉了,一點面子不給。

「看到沒,人家都不承認了。」梅千雪笑了笑,說,「不是乾妹子那就當情妹子了是不是姑娘?」

「天下男人死光我也不會當他的那個,官員的情婦,想起來都噁心。」木月兒憤憤然說道。

「咯咯咯,官員的情婦,講得好。姑娘,你可是要拿捏住了。葉凡功力高,身邊的美人可是不少的。

他的情婦啊,都可以排得上一個加強連囉,所以,你要注意,別被騙了,到時後悔莫及。

如果你真喜歡他,那只能是情婦第n多號了。」梅千雪居然打趣了起來,估計是見到洛易心情不錯,笑開了。

「前輩你還沒講紅薯的故事呢?」牛霸忍不住插了一句。

「呵呵,以前年青時我跟洛易相識了,也相愛了。我從小愛吃紅薯,特別是烤紅薯很好吃。可是洛易最討厭紅薯,我們倆個經常為此鬧彆扭。他一見我吃紅薯就說想吐會走開,想不到因為一些事咱們分開了,他現在倒是喜歡上紅薯了,唉……」梅千雪嘆氣道。

「唉,失去了才知道紅薯也是這麼可愛。」木月兒嘆了口氣。

葉老大四人一臉有些失落的離開了燕角山。

「木月兒,回去後我希望就能簽約了,你就別再折騰了。而且,咱們的承諾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這次的事也是你誤導的,我們已經出過力了,而且,差點因此丟了小命。」葉凡講道。

「不行,生命潛力丸沒有著落之前都不行。」木月兒耍賴了。

「講話要算數,人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葉凡生氣了。

「我可不是君子,咱木月兒就一正宗的小女子。你沒聽說過嗎,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