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老領導的心思

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老領導的心思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官術_官術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老領導的心思

「而這一攤子事都要擱在行署那邊,腰包不鼓自然行署那邊相當多的同志都發出了反對的聲音是不是?」葉凡意有所指,點名行署,自然矛盾直指周家生這個行署專員了。

「這是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錢的問題,這也是一個現實問題擱在我們面前。

不過,除了這個最主要的原因之外。當然還有一些其它原因。比如,一旦搬遷,那搞得就相當的亂了。

就是想正兒八經的辦公都有難度。而且,時間較長,完成整個地區首府搬遷的話用最快的速度建設至少也得兩年吧。

如果在資金不到位的情況下,拖上七八年也正常。有些同志當然就怕苦了,而有的同志再幹上一二年估計就要挪wèizhi了。

當然不想在這種混亂拮据的情況下渡過幾年時間。而有的同志也有了一定的幹事業的基礎,而搬遷很可能造成他剛剛打好的基礎一下子成了泡影。

因為,他們的基礎是在江華市而不是現在的凌河縣。

反正,各種利益糾葛在一起,變形成了多種想法了。我想,如果要讓搬遷順利開工,首先還得先統一一下同志們的思想才是。

不然的話,如果某些同志有抵觸情緒,干起工作來自然就有些消極,從而使得在搬遷過程中出現諸多變數官術。」姜月一打開話頭乾脆全擱出來了,反正也沒指名道姓的。

姜月走後不久秘書杜衛國進來了,說道:「葉書記,剛才我那老領導又打來電話了。」「老領導?」葉凡一愣,看著杜衛國。

「就是武東山,以前的安新市市委書記,後來撩下我後去了省民政廳的那個傢伙。」杜衛國言語中頗多怨氣。

「早知當初,何必今日。這種人,你還理他幹什麼?」葉凡哼道。

「我當然也不想理他。不過。葉書記剛到這邊,我就隨口跟他扯了起來。後來在聊到江華地區首府搬遷的事上時倒是扯出了一些事來。」杜衛國說道。

「噢,說來聽聽?」葉凡問道。

「武東山講江華地區首府要搬遷其中涉及到的利益糾葛相當的大,而且,有著傳統人文以及金錢方面。

而且,武東山還講。你現在的這位領導是不是到江華地區不怎麼招人待見,我當然也不會承認了。

就說好像江華地區領導層有些冷漠。武東山一聽哈哈笑道。說這是必然的。

我當即一聽就追問這到底怎麼回事。」杜衛國講到這裡停了下來。

「沒有下文啦?」葉凡皺頭一眉,問道。

「嗯,武東山講一時電話里講不清楚。」杜衛國講道。

「呵呵,你說武東山為何如此?」葉凡淡然一笑。

「肯定是想藉此弄點什麼了,電話里哪有講不清楚的。難道他是想借葉書記您的手辦什麼事?」杜衛國有些氣憤,講道。「原本我還以為他真的心裡愧疚,現在想想,這全都是幌子。

他話講得好聽,以前因為特殊環境下無能力照顧到我,現在想想心裡很過意不去。

不過,能看到我現在混得不錯,他作為我的老領導,心裡高興著。

他還有臉又扯出老領導這三個字來。當初把我推出去頂缸。我算是看透這個人了。

這種人。眼裡只有利益跟權力,根本就沒有交情。葉書記。您放心,我從此不再理此人了。」

「呵呵,怎麼能講不理呢?」葉凡突然神秘一笑。

「葉書記,您這話?」杜衛國一愣,有些迷糊了。

「呵呵,要理,當然要理。既然武東山想借我之手,我就讓他借借也無妨。這樣吧,你馬上給他回個電話。說是邀請他到江華來,咱們一起坐坐。」葉凡笑道。

「這種人還請他喝酒,葉書記,那太便宜他了。」杜衛國有些憤然。

「沒事,他借我們的手,咱們也借他之嘴嘛。我剛來江華,而又沒有過多的時間去捋順各方面關係。

我要快刀斬亂麻,所以,對於一些必要的情況的了解就相當的關鍵了。

比如,為什麼省委組織部的白部長對我不假言詞,為什麼周家生如此的冷漠,他擺明了不歡迎我葉凡嘛。

難道是我葉凡搶了他的wèizhi讓他心生忌恨。但官場之中即便是對某人有意見也甚少直接就表現出來的。

台上握手台下踢腿才是官場中各種關係的真實顯現。像周專員如此表現,難道是他作官不成熟。

那肯定不會是,周家生也是老黨員老幹部了,在官場摸爬打滾了幾十年了,能坐到地區二號wèizhi也是深諳官場之道的。

我在想,他是在故意表現出來給我看的。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不能儲蓄一點,這些,都需要我去了解清楚。

可是衛國,你看我有時間嗎?橫空還一大攤子事擱著的,我不可能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所以,搬遷的事要雷厲風行的拍板下來。而且,不能讓某些同志有著太強烈的抵觸意識才行。

不然的話,一旦我不在江華,那這邊干成什麼樣了豈不全亂套了。

而滇南省委省政府如此的看重首府搬遷,這事我一定要干成,而且要順利完成才行。」葉凡講著看了杜衛國一眼,說道,「衛國,官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有的只是其中涉及到的利益。在這裡腦子要開闊一些,不要把一些事一直糾葛在心中。

比如,對於武東山此人,咱們沒必要對他擺臉子。他想利用咱們,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