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正合心意

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正合心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好端端的你嘆啥子氣嘛友全?晚上張師長來咱們高興才對。不然,張師長來還會以為咱們小家之氣,一餐飯都嘆氣來著是不是?」戰一剛開玩笑似笑道。

「是啊老楊,軍分區經費再緊張一餐飯錢還是能付得起的。更何況張將軍遠道而來的客人。就是咱們自個兒掏腰包也得好好樂一樂。」旁邊一個上校笑道。

張強心裡好笑,知道這幾位同志在演雙簧了。不過,為了什麼張強可是不清楚,也就裝傻等著他們揭題了。

「唉,老李,不擔心都不行了啊。你是管軍訓的,而我管的卻是後勤。沒有錢,難搞啊。這都是錢惹的禍。」楊友全居然苦著臉了。

「是不是遇上什麼困難了?」張強趕緊插了一句,心說正好了,老子機會到了。

「還不小的困難,我是在替戰司令擔心啊。」楊友全還要賣一下關子。

「老楊,今天酒桌上高興,別提那掃興的事兒。」戰司令員眉頭一皺,彼為有點不滿意了。

「戰司令,今天張將軍過來。摩步師可是咱們天府軍區寵兒。軍區一年拔下的經費相當於普通三個師的總和。這事跟張師長透透又有何不可。沒準兒張師長一高興,見到軍區首長時也給提提,到時,弄個一二千萬還是不成問題是不是?」楊副司令員說道。

「我可沒那本事,就我們摩步師也是經費緊張。最近又添置了相當多的訓練器械。」張強故意說著,不過。轉爾卻是問道,「不過,你們到底遇上什麼麻煩了。這事,如果真是經費問題,完全可以問地方政府要一些嘛。雖說『伸手』的事較尷尬。但總比苦著臉要好得多。」

「唉,戰司令這次是遇上大麻煩了。不是一二千萬就能解決的事了。」楊司令又嘆了口氣。

「到底什麼事兒嘛,咱們都是軍人,婆婆麻麻的快成娘們了?」張強故意臉一板。

「是這麼回事兒,早上剛招開了地委黨委會議,戰司令被安排……」楊友全把早上的事講了一遍。

「這事是相當麻煩了。戰司令負責搬遷過去的一個片區建設。如果按你們現在到位的10個委員算。

對了,還得除去葉書記跟周專員。就剩下八個委員了。把凌河縣分成8片區,每個片區建設一平均,沒有四五個億是拿不下來。

如果運氣不好分到要建設項目較多的部門的片區,估計還得六七個億。

就算是折衷一下五個億來講吧。除去省里給的一半,地區再給一些。

估計戰司令也得去跑出一個多億吧。咱們是軍人。是軍隊系統。

跑路要錢只能問上級了。上級真同情你的話給你一到二千萬頂天了。

要一個億,如果說是軍事工程或者說是用于軍隊一塊上,上級還可以考慮,不過難度也十分的大。

可是你們的用途不在軍事而是民用。那是絕不可能了。」張強說道。

「可不是嘛,我是七算八估的,省軍區求領導,大軍區求領導。再往下各縣市武裝部逼一點,最多能湊到三千來萬。

一個億,根本就不可能。我戰一剛雖說手下有兵,但也不可能去搶銀行。

他娘滴,這一個地委委員掛著,好處沒得到什麼,這麻煩事倒是一茬拉一茬的。

這市政建設是地委行署的事,怎麼能攤派在我戰一剛頭上。攤一點還好講,好歹我還掛著這『委員』頭銜。

攤這麼多,超量了。」戰一剛終於開口了。這貨皺緊了眉頭,這悲情牌打得還真是逼真。

「沒錯,我看江華地委如此的干不地道。你要求我們幹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沒意見。

可是叫我們到處去弄錢,這個,是不是太過份了。咱們是軍人又不是叫花子部隊。

這事。戰司令,要不向省軍區首長們反應一下。不能搞這種硬攤派是不是?」楊友全略顯憤怒了。

「這事不用提了,他們在黨委會上逼我,我戰一剛也是爹媽生的,他們能行老子也能行。就是滿地打滾兒也得湊到錢。而且,我看有些委員同志好像並不比我好到哪裡去嘛。」戰一剛又來了雄風。

「那當然,比如,組織部的杜子凱,宣傳部的玉青青也不好湊錢吧。

組織部更是清水得很,而宣傳部就更不用講了。跟他們相比,好像軍分區的湊錢路子還要寬一些。」楊友全說道,「不過,戰司令,也得早作準備。

既然咱們要站起來,就不能讓人看笑話了。所以,得趕緊招開軍分區班子會議。

班子成員全都出力,總得弄到一些。不過,張師長過來了,他見到軍區首長的機會多。

這事,是不是拜託張師長見到首長時把我們的實際困難給上級先提提。」

「這事不好吧。」戰雲剛貌似還要客氣一下。

嗎滴,你丫的是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張強在心裡罵了一句,故意的猶豫了一下,說,「這事我見到軍區首長可以提一下,不過,八成是不管用了。」

「管不管用先提提總好,而且,張師長這面子可是比咱們軍分區面子大得多。」楊友全粘上張強了,那是馬屁拍得一溜一溜的。

張強也明白了,戰一剛請自己來估計目的在此。也可以解釋剛才為什麼擺開迎接首長的架勢迎接自己。無非還不是想讓自己為他出把子力氣。

不過,張強在暗地裡也偷笑。因為,葉大老闆也正好交待他會會戰一剛。

把此人拉入葉老闆陣營中來。到時,在黨委會上又可以動用一票了。

「對了,我怎麼把他給忘了。」就在這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