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發餿的常委會

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發餿的常委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涉及款項太大了,七八個億,恕周某真是無法幫你了。如果是一個億範圍內,周某會全力相助的。

而且,這次的投資方是『神路集團』。他們占的股份相當的大。而交通部這邊代表政府,股份反倒沒有他們多。

神路集團是一個私營集團,跟國字型大小企業根本就掛不勾。他們肯定會讓利益最大化的。他們一旦不同意,就是我們交通部也無能為力。」周進峰講道。

不過,他講的話葉凡根本就不信。交通部真要卡住『神路集團』的脖子,這條路根本就審批不下來。當然,也不排除周進峰也在試探葉凡的意思。

因為,幾年前,葉凡跟狼破天的關係周進峰已經從其弟周衛國嘴裡打聽到了一些。

現在葉凡問起這個,周進峰也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估計是這傢伙想跟自己做笑交易。

「周哥,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也沒必要再繞彎子了。你也曉得我是個直性人。

狼破天跟我的關係不錯,但是,如果衛國兄沒有達到四段位,即便是狼破天也沒辦法給他爭取什麼。

這是內衛團的鐵的紀律,一切以領導的安全為重,任何後門或說情都是沒有用的。

因為,其中牽扯的責任太大了。功底了不好怎麼保護國家領導人?所以,要讓衛國兄的軍銜的職務都得到提升,肯定得先解決他的功底子問題。

這樣。你如果相信我,在三個月內我幫他解決掉這個問題。而京銀高速卻是不能等,你講過了,最晚到三月初就要拍板。所以。這就是一個信任的問題了。

如果周哥相信我,就把同嶺市納入到京銀高速之中。當然,『神路集團』這邊希望周哥能盡量說合。

而我們也不會坐視不管,我們也可以找些人出馬跟『神路集團』聯繫一下。

但主要的促成力量還在周哥你的身。當然,如果周哥覺得小弟我沒把握的話那這事就不必再聊了。

即便是這次合作不成,小弟我還是當周哥是最值得信籟的朋。」葉凡一臉莊重,講道。

「如果你們自己能把神路集團活動一部分下來,我盡全力。至於講到信任。我相信葉記的人品。」周進峰提了點小要求,雙方也算是攤牌完畢了。

這邊的事了了後,葉凡跟風清錄打了聲招呼,交待司機連夜趕回同嶺。只好在車裡斜著躺一覺了。

第二天早六點,因為是大冬天,天還相當的黑。可是同嶺市委市政府工作人員全到了。葉凡要抓緊時間開個簡短的常委會。

市委十三個常委中除了呂司令沒必要來也就沒來之外,其它十二個都到了。

「今天早這麼早把大家招集過來,那是因為昨天我去省里彙報工作時偶爾間聽到一個大好消息。

估計你們都曉得了。財政部的風清錄副部長帶領的巡視組將在下午抵達我們市。

他們去的地點昨晚我已經給孔市長說過了,是由孔市長安排選出來。這次面對於基本農田的改造方面增補了二十幾個億。

這是國家對農民的關心,加大護農支農的表現。飯後,省委羅記有直接對我下了命令。一定要從財政部掏出一些錢來留在咱們晉嶺省。」

不過,講到這裡葉凡轉頭問孔市長道。「地點確定了沒有?」

「確定了,就是老麻坑縣的牛河鄉的二道溝子。」孔端講道。

「嗯。同志們,時間緊,就剩下幾個小時的時候了,任務卻是很艱巨。咱們要把老麻坑縣那些低產田,劣質田,破田爛田展現在風部長一行人面前。

本來風部長一行是不會到咱們同嶺市的,他們在晉嶺走的是風州地區。這個機會也是我們花了大力氣爭取下來的,很難得。

知道羅記為什麼會下這種命令嗎?那是因為在飯桌大家從風部長口氣中聽得出來,好像是風州那邊天風渠沒什麼希望了。

既然風州沒多大戲唱了我們如果能從財政部的碗里分出一勺飯來,羅記當然也高興。至少,咱們晉嶺省沒有掛空。這錢,咱們晉嶺省還爭取回了一部分。

同志們,咱們一定要把這項任務當成一項光榮的政治任務去抓,不能輕視。

如果掏不出錢來,到時,拍子打在我葉凡身,各位在坐的同志沒一個能推得掉。

關於安排方面孔市長昨天晚應該有具體的安排了。我想問問,老麻坑縣準備好了沒有?是怎麼安排的?」葉凡一臉嚴肅的掃了大家一眼,講道。

「葉記,昨天傍晚一接到你的電話,我馬把大家招集起來開了個簡會。並且,已經安排了農業局以及水利局等相關部門的同志連夜去老麻坑縣現場指導工作。具體怎麼樣操作的,今天一大早大林同志從老麻坑縣趕了回來,我們聽聽他的彙報。」孔端說道。

馬大林是老麻坑縣的縣委記。

「葉記,昨天一接到孔市長的通知後我們全縣馬就行動了起來。縣裡當即成立了一個改造基本農田指揮小組。

由我親自挂帥指揮,候斌縣長主抓具體的工作。縣裡各個部門以及鄉鎮一二把手全都到了。

我們安排他們馬交流,一定要在幾個小時內找到咱們縣最差的基本農田。

並且,範圍還不能小了。規模太小的話就怕財政部來的領導看不。畢竟這次下來的是部里的領導,針對的是全國,總得拿出一些能拿得出手的『好東西』展示出來才行。

而且,就是從要錢一塊來講也是規模大些才好向級提出。」馬大林一臉慎重的講道。

「具體的地點找到沒有?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