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七十二章大戰準備

第三千一百七十二章大戰準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官術_官術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千一百七十二章大戰準備雖說輩份不如張無塵權天,但也不低官術。而且,功境已達半先天。

吃過飯後眾人重新坐在了大廳。

「先說說對方高手情況。」一個光頭和尚問道,此人是個野和尚,費青山的朋友,叫知足。

其實,這傢伙並不是真的和尚,不過,此人又喜歡整個光頭,並且,還不忘給自帶上了幾個戒疤。搞得像真的一樣,純粹的假和尚。

「高手方面他們也很保密,咱們並沒能打聽出多少消息來。不過,前次一戰之後橫斷家輸得很慘。

所以,這次他們整整準備了好幾年,聽說,這幾年下來都在到處邀請高手。

就連國際上著名殺手『黑巴』也給他們花重金請來了。還有日隱刀流高手米子。」費青山說道。

「黑巴,此人不是國際刑警還在通輯他嗎?他也敢來,豈不是自投羅網?」少林的智野大師有些不理解的問道。

「呵呵呵,人家來參加比試。作為東道主的費家連他都不能護住,豈不是丟臉丟盡了?」一個中年人講道。

「嗯,這次的事對外來講還是保密的。警察們應該不會來多事的。

至少要等比試完後離開了,刑警們想怎麼著就怎麼著了。這次我們費家是東道主。

至少在比試期間要讓來的人不能被外邊所干擾了。」費青山說道,「關於這次的事我們會給相關部門打聲招呼的。」

「米子此人聽說很神秘,基上沒露過臉,搞得連男女都不曉得官術。不過。此人的確可以稱之為隱刀流的權威。」智野講道。

「大師,日隱刀流到底有什麼特點?」葉凡忍不住問道。

「隱刀流,葉先生。你想想,既然稱之為『隱』。其門派的關鍵之處就在這個『隱』字上。

其實,說白點,就是忍術。忍術的最大特點就是出奇不易,在隱藏這方面特別的奇怪。而且是大反常規的。

比如,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隱藏在地下暴起攻擊。而且,也不曉得他們用了什麼法子,能在地下像老鼠一般竄行幾百米距離。

按我們的想法就是,地下即便是最松的土也能把我們給憋死是不是?

可是他們就能做到。不過,比試來講想要在大白天隱藏自身,那就難了。

我也在想,大白天的米子怎麼樣發揮出隱刀流的特點。」智野說道。

「會不會試先在鼻孔處有短時間的充氧設備,可以提供幾分鐘的氧氣。

而如果高手戴著這個。雙手像絞肉機一般往前絞動。不要講鬆土。就是岩石來講,對於先天強者來說估計都能絞開。

絞岩石如切豆腐是不是?」崆峒山的玉無修講道。

「呵呵,姑娘。人家隱刀流有著上千年的歷史。如果說現代人可以背著個氧氣瓶到水裡溜達還成,可是古代有這玩意兒嗎?」智野笑道。

其實。玉無修雖說人家稱她為姑娘,那只能講是老到快掉牙的姑娘了。

因為,玉無修一輩子沒結婚,沒準兒還是個處子。只不過人都五十來歲了。

其實,換個說法就是老處女了。不過,如果你叫他老太婆的話估計馬上就要吃巴掌了。

「大師,這個也說不準。咱們現代人有現代人的法子,古代人有古代人的辦法。

現代人用的是現代高科技,而古代人沒這玩意兒,但是,他們有比我們現代人厲害得多的高手。

比如,連他們死後的精神跟思想都可以通過內氣的方式貯存、轉化、還原。

這貯存點氧氣我看也不難。比如,通過內氣方式貯存氧氣。當然,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不過,偏偏就是人家的特點了。這是人家門派最大的殺手鐧是不是?」葉凡講道。

「精神思相也能轉化成內氣,這是什麼道理,這個,絕對不可能。葉先生,我可別忽悠人。」峨嵋的一葉大師根就不信這個。

葉凡一看,現場除了費家人聽自己講過相信外。就是權天跟張無塵都盯著自己,貌似絕對不信樣了。

「師弟,我相信你不會信口開河。不過,這個,也太匪夷所思了。

咱們可是現代人,根就不信鬼神之說。而且,這個世界也不可能有鬼神。

人的一死,精神思想都將隨著的消亡而煙消雲散。」張無塵問道。

「呵呵,師兄,這是真事。我曾經遇上過。」葉凡笑道,滿堂震驚,一時,嘰嘰喳喳了起來,全是不信的言論。

「說來聽聽。」權天冷哼了一聲。

葉凡也就把古河井中遇上的事講了出來。

「你就編吧,如果世上有此奇術,豈不是那些高手基都不用死了。

快死前找個適合自己轉換思想內氣的人就行了。只是皮囊換了,其人還存在著。

這根就是繆論。葉凡,你要嘩眾取寵的話也不用編出這種連鬼都不可能相信的故事出來,簡直是荒唐,太荒唐了。」權天冷哼道。

「信不信由你,那只能講你,呵呵,見識不廣罷了。」葉凡譏諷著笑道。

「你說誰目光短淺了?」權天臉一板,惱了。

「誰要承認那我也沒法說了。」葉凡哼道。

「呵呵,師叔,有些事葉凡講得也有點道理。這世界如此的大,什麼奇事沒有。

當然,是否有古代高手利用此法轉身下來咱們就不清楚了。畢竟,這事的確太詭異了,詭異到令人無法相信的地步。

也許是咱們功境太低,層次太次的緣故吧?」費棟出來和稀泥了。

「嗯,這事雖說令人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