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玉市長來站隊了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玉市長來站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書記,今天的事還真是有些亂。這些人太糟糕了,這給田省長跟風部長看在眼裡,落下多壞的印象?」玉春風口氣中寫著些許的憤怒。

「唉,這事,肯定有原因的,一定要查一查。」葉凡兢道,看了玉春風一眼,問道,「你怎麼看今天的事玉市長?」

「一定要嚴查到底,到底是誰組織的?這事不查清楚,要是給外人看在眼中,一旦輻射開去,今天這個折騰,明天那個村鬧事,上行下效那市委還怎麼管理同嶺幾百萬的老百姓?」玉春風的態度很明白。

「查一定要查,就是調查估計也有難度。」葉凡故意的就道,「不過,我有些不明白。某些同志是不是真不曉得紅谷寨子的情況?」

「不可能不曉得,紅谷寨子是紅嶺縣的老大難問題。再加上他們又是回族寨子,從國家對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一塊來講也得大力扶持。

只是想徹底解決紅谷寒致富的這個問題就太難了。關鍵還是因為沒有錢。

而這次風部長一行人下來也是個契機,為什麼不把這機會讓給紅谷寨的老百姓?

這是真的不知情還是人為疏忽了?我想,後者的可能性最大。」玉春風講道。

「這次的事我交待孔市長安排下去的,即便是孔市長因為攤子太大不知曉真實情況,但是,一個班子如此的大,難道都不清楚?」葉凡開始試探玉春風了,把孔端很明白的搬了出來如果你玉春風有顧慮不敢對孔端發表什麼言論,那葉凡也得考慮是否接納玉春風進入圈子了。不然,一個立場不堅定的同志引進圈子反倒會壞事。

「班子里當然還有相當多的同志都知曉,比如我就知道。這件事我沒有及時向葉書記你彙報,心裡有愧啊。幸好還沒釀成大事,如果真釀成大事我玉春風這輩子良心都難安的。」玉春風講著,喝了口茶。

「呵呵,玉市長也沒必要過於自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嘛!」葉凡笑道。

「其實,當初在班子會議上我本想提出紅谷寨來。只是,看孔市長那麼堅決,就是這事來得突然,時間緊任務重,就不必要囉哩囉嗦下去了。

所以,畢市長等人一提出老麻坑的二道溝子。孔市長也就拍板了下來。

而且,還振振有詞的規是他對牛河鄉長熟悉。曉得二道溝子村的真實情況,田地的確很糟糕,到了非改造不可的地步。

這樣一來,市政府班子中他們倆個講了我還有什麼話講。

即便是講了也沒大用。

不過,這事,我沒有及時的向葉書記你彙報紅谷寨子的情況,這是我工作上的失誤。」玉春風講道。

「玉市長,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不要再提了。你能檢討自己,這一點已經是很不錯了。人嘛,都有個什麼疏忽的時候。」葉凡擺了擺手,心裡略略有些失望,這玉春風嘰哩哇啦講了一大通,也沒講出個所以然來。

「其實,葉書記,孔市長把地點會安排在二道溝子估計是不是跟這個有點關係,我一直在琢磨著。」玉春風想了想就道。

「噢,咱們閑扯閑扯。」葉凡盡量講得隨意些,好讓玉春風能不尷尬的把事講出來。估計玉春風要拋出什麼底牌了。

「老麻坑縣的的馬大林同志的老婆叫孔鳳玲,聽兢是孔市長的堂姐。這個,孔市長會照顧著點也正常。

畢竟,能把財政部的拔款拿到手也是一件很光榮的事。而且,拿到手後改造好田地後就是大功勞一件。

這對於馬大林同志經後的提拔升遷都是大有好處的。算起來,這個,也是人之常情。

當然,如果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兼顧一下也無話可就。關係是有的時候公私不分。

造成了今天這種不當的狀況,那就有些講不過去了。」玉春風這段話講出來相當的有力度,基本上就把自己擱在了跟孔端對立面上了。

葉凡曉得,最近這段時間玉春風被孔端壓榨得更慘,收縮得更緊。他分管的部門再次被調整。

孔端這樣子干也許是為了讓玉春風低頭,扎入他的圈子。想不到逼來逼去的倒是把玉春風逼得提前投入了葉凡的懷抱。

所以,有的時候,要壓榨人行,但也得注意給人適度的空間和時間。

「玉市長,最近市政府的工作還開展得順利吧口自從孔市長接手以來,相信在他的捋順下,市政府班子團結,使得市政府的工作更能上一個新台階。」葉凡決定再試探一下玉春風。

「順利,孔市長還真會埋汰人。本來我還有協助畢市長分管市裡財政一塊的。

現在全部還給了萬富才,萬富才這個財政局長比我這個常委副市長大得多。

我批個一千塊的條子還得畢市長那裡再批了才能拿到錢。不然,有批等於沒批。我玉春風這支筆就這麼不值錢。好歹我還掛著個常委頭銜,是誰給的萬富才如此的囂張權力?

還有,最近羅峰同志踉孔端同志配合得很默契。孔市長上任不久就調整了市政府班子分管的分工。

葉書記,你看看我都管些什麼部門。文化局、水產局,科技局。咱們市有什麼水產,一不靠海,二來河流也不多,根本就沒有什麼水產項目。

就幾個池塘水溝的搞啥的水產。還有,本來我還分管著煤碳局的。這下子倒好,把我分管的煤碳局劃拔給了羅峰。

孔市長私下裡還找我談話了,規是為了避嫌。」玉春風果然憋不住了,託了出來。這個,也是他表態站隊的意思了。

「避嫌,避啥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