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朱家

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朱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也幸好有了你這幾手毒功才不致於讓你們餓死。」葉凡笑道。

「天意,剛才估計你是看見了我們捕捉烏鴉的過程。所以才發現了我們住的地方。」厲無崖嘆了口氣。

「可以講是如此吧,不過,最早卻是你們鬧鬼的方法把採石場的工人嚇走這個引起了我的懷疑。所以,即便是沒看見你們捕捉烏鴉的事,只要給我幾天時間,我照樣子能發現你們小說章節。」葉凡說道。

「來吧,把葯拿來。」紅邪倒是很乾脆,伸出了手。

「不必藥丸,讓我檢查一下你們經絡就行了。」葉凡笑道,伸手按在紅邪右手上,不久,毒內氣循著經絡就進去了。

「好了,可以收手了。」葉凡笑道。

「想不到,年青人,你身上讓人吃驚的東西太多了。」紅邪居然略顯佩服的一邊看著自己的手一邊說道。

「怎麼,你這樣子就下毒完了?」厲無崖相當吃驚。

「完了。」葉凡含笑說道,「你也伸出手來。」

「老厲,他是個毒人。」紅邪苦笑道。

「毒人,豈不是?」厲無崖猛地瞪大了眼。

「呵呵,沒你們想的那麼糟糕。我只能講是半毒人。不過,放心,我下在你們身上的毒內氣一年解一次。

並且,只要解開對你們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當然,如果你們違背了協定那就得受到處罰。

甚至可以危及到你們的生命。」葉凡說道。

如法炮製,葉凡又給厲無崖下了毒。這種用內氣下的毒除非下毒者本人,或者是功境比自己高許多者,不然,很難解開。

因為,內氣是一種無形之氣,你也不曉得人家把毒下在身體的哪個地方。像骨頭皮肌內臟毛髮都可以成為毒質的貯存之地。

「兩位,現在可以給我蓬萊一水尺了。」葉凡說道。

「這個你要問老厲。我的那枚在打鬥中失落了。它的那隻還在。」紅邪說道。

「蓬萊一水尺並不在我身邊,不過,當年,我寄存在好友『朱真真』手中。

她住在千島湖中萬丘島上。我把這信物給你,她會把東西給你的。」厲無崖說道從脖頸上取下一玉件,居然是一朵像蓮花樣的小玉佩,小指頭粗大,作工非常的精緻。

「年青人,別看這個東西表面上很普通。不過嘛,如果你擁有了厲無崖的使用方法。

這東西會發揮出可怕的攻擊力度。其實它主是厲無崖最拿手的兵器『鬼蓮燈』。

而這鬼蓮燈是一對的。厲無崖的這枚有微微的凸起,算是雄蓮。

而另一枚雌蓮就在朱真真手中。雙件兵器合一之後威力更大。當然,如果能合一,朱真真才會相信你。」紅邪有些怪怪的笑道。

「厲前輩跟朱真真估計是好朋友吧?」葉凡一邊接過觀察著一邊笑道。

「本來就是一對,只不過還沒舉辦宴喜。當時他跟我一直打鬥,從北打到南,從東打到西,最後滾落到這裡當然就回不去了。不過,昔日的美嬌娘現在也應該是雞皮鶴顏了吧。歲月不饒人啊。」紅邪嘆了口氣。

「那可不一定。當年真真比我小二十歲,現在不過50歲左右。如果修身之術練得好的話,容顏會保養得很好的。」厲無崖略顯得瑟,說道。

「50歲也是老太婆了。」紅邪鬥嘴道。

「前輩。能不能表演一下這鬼蓮燈的攻擊狀況?」葉凡問道。

「算啦,我拿來也沒用了,送給你吧。」厲無崖嘆了口氣,接過鬼蓮燈後一使力。

不久。那小指頭粗的鬼蓮燈居然詭異的亮了起來,再不久,居然漲大到了巴掌大小。

真像是在蓮花中置了一盞小燈。燈影迷離,感覺有些玄。

「年輕人,發現什麼了嗎?」紅邪笑問道為。

「這燈好像有迷幻人的心智的功效,那光發出來有些奇怪。一不小心就會著了道。不過,難道它就這點功能?」葉凡講道。

「當然不止,看。」厲無崖手一動,鬼蓮燈旋轉著到了堅硬的岩壁處,滋溜溜幾聲,洞壁上被旋轉出一塊直徑達二米多的石塊下來。而厚達一米左右。

「怎麼樣,厲害不?」紅邪笑道。

「當然厲害,這要是旋轉在人身上立馬就是五馬分屍了。而且,在打群架時旋轉出去,估計在旋轉過程中就像是一台收割機一樣。只不過它收割的是人的命。」葉凡說道。

「這是使用方法,給你了。好好練吧。如果真真肯把她的鬼蓮燈給你雙燈合一,那威力將成10倍增長。

功力足夠的話,遠距離幾百米可以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因為,這鬼蓮燈是采自幾百米海底生長著的海幽蓮經過幾十年的泡製成形打磨等幾百套關卡才能製作而成的。

很不容易,我的鬼蓮燈也是千年前的師門打制出來的。就是我自己也沒辦法製作了。」厲無崖講起自己的拿手兵器還是相當的得意的。

「謝啦。」葉凡雙手抱拳,不過,轉頭又看著紅邪了。

「哈哈哈,紅老邪,剛才你暴出了我的鬼蓮燈,現在是不是該輪到你的『一標紅』了?」厲無崖一臉幸哉樂禍的笑開了。

「一標紅?」葉凡念叨了一句,眼神火灼般的盯著紅邪了。反正這兵器可是不嫌多的,多多益善嘛。

「唉,你個陰人。自己要讓人拿一水尺是必須出示鬼蓮燈,可是你還要把我的『一標紅』賠上,真是餿。」紅邪無奈的苦笑了一聲,往手腕間一動,一截紅色兩根毛線粗的長僅半指的東西來。

「一標紅就這截毛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