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熱情

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熱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好走,幸好沒下雨。如果下雨天走到紅谷寨沒摔上幾跤是不可能。」陳發雄說道。

「還是沿沒開通的小公路走,慢慢走,估計晚上得住在紅谷寨了。」葉凡說道。

「葉記,這樣會不會累壞了領導專家們?」古良問道。

「慢慢走,累肯定是累,不過,我相信領導專家們都能行。」葉凡堅持著說道。

大家也就下了車子,徒步行走了。葉凡這樣子幹當然有目的。這樣一來,讓這些領導專家們真正的體驗一下紅谷寨寨民的辛勞。到時,沒準兒領導們同情心泛濫,到時嘴一大多溜些錢出來也正常。

「葉記,紅谷寨那邊有個馬幫,是寨子里集體養的,聽說有好幾十匹馬。專門是為了托東西到寨子的。要不把馬幫叫過來,領導們騎馬。」米月湊近葉凡身邊,邊走邊建議道。

「不用。」葉凡擺了擺手。見米月一臉疑惑樣子,不由得小聲說道:「越是辛苦越能掙到錢,不辛苦怎麼能掙到錢?這叫悲情牌嘛!大陸對面那個島上的某些同志經常打這牌。」

「噢!」米月頓然悟道。看葉老大的眼神有點怪異。不過,轉爾又說道,「這樣子會不會累壞了領導專家們,到時人家一肚皮的氣往咱們身上撒更慘了。」

「呵呵。領導就兩個。田省長是個好省長,風部長是個好部長。伱擔心什麼?他們不生氣誰敢饒舌?」葉凡小聲笑道。

米月總算放下了些心思。

「不過,必要的比如礦泉水,乾糧等伱還得準備齊全。」葉凡說道。

「這些我早準備了,就連被子床單洗臉用具等都給準備好了。紅谷寨的被子領導們肯定睡不習慣,我全給買的新被子。」米月略顯得有些許得意,說道。

「這些全都送回鄉里去,就吃的留下。」葉凡臉一板說道。

「這樣妥不妥?就怕領導晚上睡不好著涼感冒。還有農村那跳蚤虱子可不少?到時惹上這些給帶回去那他們還不得把咱們記掛上?」米月有些急了。講道。

「染上更好,不然他們早忘了怎麼行。這事就這麼定了,伱去辦就是了。」葉凡擺了擺手,米月沒再爭辯轉身準備去交待安排。不過,葉凡又說道,「等一下,對了,這些不用帶回去了。還是扛紅谷寨去。」

「行。」米月點頭道。

「記住,這些是準備來給領導們慰問寨子里的特困戶孤寡老人以及五保戶的。

比如軍烈屬等,不是給領導專家們蓋的用的。到時伱弄些紅綢掛上面。

注意,每個人一個小紅包是不能少了。包二百塊。」葉凡笑道。因為,這個拿回去顯然不合適。要是給領導們曉得了心裡不長疙瘩才怪。

米月雖說沒再講什麼。但是,眼中卻是寫滿了佩服神情。

今天天氣還不錯。十幾天前下了一場大雪。幸好到現在也沒下過雨。所以,雪都融化了。

不過,因為剛才雪洗過,再加上這一路過去都相當的偏僻,所以,空氣跟景緻倒也不錯。

只是那條公路開得還真是可以,這裡一截那裡一截。而不通的地方僅能容下二個人並排擠過去。

開始的時候見有這麼多人一起走,專家們都興緻彼高。一邊走還一邊指指點點著兩旁的山以及一些抗鹽性較好的植物,比如沙棗和白柳等。

不過,走了將近兩個小時後。那些專家們以及領導幹部們畢竟不是整天爬山的人。人開始漸漸的給累著不行了,當然,中途大家也休息了幾次。

「陳記,這路怎麼開了一截不開一截,不如集中一塊一直開下去。分兩截進行,這邊從伱們鄉政府分岔口直奔紅谷寨子。

那邊由紅谷寨子往鄉政府分岔路這邊開。這樣,從紅谷寨子或鄉政府出發時車了總能開上一段路。

伱這樣開一截不開一截的也不利於伱們平時車子運工具等過來。而且,不三不四的坑坑窪窪,到底開了多麼公里了誰也不清楚。

而且,這路開得很不規範。看上去東一鋃頭西一鋤頭的像是狗啃了一樣沒點規劃。這樣干要不得。」田省長指著小公路紅油鄉的黨委記陳發雄道。

「田省長,我們鄉政府也想那樣子開。只是,因為錢的原因。為什麼會開一截沒開一截。(最穩定,

田省長伱看,開通的一截往往都是因為這一截容易開。比如路上沒有巨大的石頭這攔路虎給攔著。

只要簡單的挖開或者小炸開就行的。您再看前面又不通了,那是因為有巨石山岩整體化攔著。

如果要開通,要花費許多的人工和炸藥等。所以,才搞得這樣不三不四的。」陳發雄一臉尷尬的講道。

「先前伱們沒有規劃嗎?」一個白頭髮的老專家問道。

「叫縣交通局的專家們來測過,只是紅谷寨和鄉政府都拿不出這筆昂貴的測量設計費。所以,只是簡單的測了一下,他們標出了個路線圖。」陳發雄講道,臉漲得有點紅了。

「亂彈琴,事先不規劃好,要是給挖出來或炸出來是多餘的路段,那不是白乾了。

而且。伱們這樣沒規劃的開路,到頭來得走多少彎路子。伱看看,明明可以這左邊稍微一側就過去了,伱們硬要繞了個大彎子。

這多浪費啊。這種,要不得要不得。」這些專家都是部里或省里來的,那是一點情面沒給陳發雄留的,老傢伙一臉通紅著,頭都快垂到胸脯上了。

「我們工作沒做到家,當初我們也跟省工程設計院的領導們說過了。只是,光是這路的勘測和設計費就高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