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有刺客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有刺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7更到,還有一點跟各位兄弟講一聲,因為2勁章是重發的,所以要過幾個小時內容才能換掉口各位兄弟晚上去看,因為起點網路運行是這樣的。

葉老大在心裡大呼過癮,因為,三叔公這件事千得太值了。墊定了讓這群官員們心甘情願掏錢的基礎。人嘛,都是有感情的動物。

下午三點,終於到了紅谷寨子。

同志們都有些震撼了,第一個印象就是這地兒太美了。

「風部長,因為土層不是很厚,再加上鹽鹼地等多方面的緣故,因此樹木長得並不是很高大。

不過,結合縣裡專家們的建議。三叔公帶頭帶著大家種可以種的樹。

堅持種樹,年年種,月月種。十顆樹只能存活二顆,但我們寨中人從來沒有間斷過。

而且,寨子里有寨規規定。哪個敢亂砍樹要受寨規嚴懲口寨子里砍樹都要經過寨民委員會通過才行。

而鹽鹼地是越靠近谷河的地方反倒是越嚴重。而越往上走反倒是越輕。

而且,這樹也呈由下到上越來越旺盛的情況。這麼多年下來,倒也長成了許多的樹。

不然,你們到來,只能是看到低矮如茶樹般的樹以及灰黃的土了。」馬校長介紹道。

「雖說你們在生態方面作得相當的不錯。不過,不砍樹你們燒什麼?」風部長有些訝然的問道。

「全是靠這馬和人從外邊托煤碳進來燒,凡是能燒的,比如稻竿玉米竿等我們都節約著用。而像草這些野生的我們倒是很注意控制。除了喂馬喂牛外基本上不讓亂割。聽說草也可以貯存水份,保持水土。也有利於改善鹽鹼土質。」馬校長講道。

「唉,為了自身的最基本的發展,你們都快成生態專家了。」葉凡嘆了口氣,感覺眼圈有些濕潤。

稍微休息過後,專家們就分頭展開了活動。而葉凡卻是陪著風部長田省長一行人在三叔公馬騰帶領下隨便的走著。而紅嶺縣縣委書記古良自然在後頭作陪了。

「這地方就缺了水要是谷溪能有大量的活水流過。再加上這峽長的山谷,古樸的山寨,那長滿青苔的石橋,倒真不失為一道好風景。」葉凡嘆了口氣,轉頭問古書記道,「為什麼沒有想到旅遊,這裡是回民寨子,可以搞少數民族特色旅遊。像這竹竿轎子就蠻不錯嘛。」

「想都想,一來是沒水。叫人家來看乾巴巴的寨子總缺了什麼。二來主要是交通不暢。即便是搞開發,又能迎來幾個客人。更何況找不到合作方。縣政府哪有錢來開發搞這個?」古良有些苦澀的講道。

「是啊,講起來容易作起來都難。搞旅遊開發沒有幾千萬砸進來估計是連個泡都不會冒。像這種狀況,砸下一個億也看不出多少來。光是這條路就得整去幾千萬。」常務副市長畢雲理同志嘆息道。

在走動著,米月原本準備的被子床單以及紅包都經風部長和田省長等人的手送了出去。

不過,當到了一戶姓李的漢族人家慰問時。風部長剛把紅包遞給那位的歲高齡的老人時,意外發生了。

突然從裡間衝出一個蓬頭散發身穿一身青衣婦人來。她嘴裡叫著『紅紅,紅紅……,搶了紅包轉身就跑並且,速度飛快。一轉眼間就從後門給溜了,現場眾多同志全都呆蒙了。

就是負責保衛工作的包毅同志也給蒙了。

「怎麼回事包局長,你這怎麼負責的?居然讓刺客跑了進來?」孔端冷著個臉厲聲質問道。

「孔市長,她不是刺客,我們寨子里人都知道她。」這時,三叔公趕緊講道。

「噢到底怎麼回事?」風部長從短暫的愕然中恢復了平靜,倒是來了興緻問道。

「這女子是個瘋子,叫什麼名字大家都不清楚。是外地來的來了快二十年了吧。

剛開始時全村人看見她就趕,還有小孩子向她扔磚頭石塊的口因為她肚餓會偷東西吃偷衣服穿。

後來,大家曉得她是個瘋子,也就再沒人欺負她了。往往看見她還會端出剩菜剩飯給她。

不久,我們這裡玉葉庵堂的青蓮師太見她可憐,就把她給接到庵里了。

這麼多年下來了,這女子整天就是依依呀呀的亂叫亂跳著。不過,自從到玉葉庵後倒是沒再來偷過東西了。

寨子里人也習慣了她的存在,今天倒是奇怪了,怎麼會搶紅包。沒關係,等下我叫人去玉葉庵把紅包拿回來就是了。

反正這紅包她拿去估計是覺得好玩,也沒什麼用處。」三叔公說道。

「唉……」風清錄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她那瘋病一直沒好嗎?」

「青蓮師太說是這病好像是相思病,治不好。不過,二十年過去了,她的病況也好了不少。只是還是不清楚,以前的事好像都忘了。平時沒事時就發獃。」三叔公一臉悲憫,說道。

「那婦人臉上好像有很多刀疤?剛才人跑得太快,我只是瞅了一眼,是不是真的?」葉凡回過神來問道,因為,剛才那女子葉凡總覺得有點印象,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嗯,臉上橫七豎八的被劃拉了許多刀。也不曉得是什麼人乾的,居默欺負一個瘋子。也許是以前去偷東西被人劃的,這些人也太可惡了,一個瘋子,你跟她計較什麼?」馬校長有些氣憤的講道。

晚上的晚餐倒是不錯,風部長他們吃得很滿意口因為,桌上全是平時他們都沒見過的野菜野味以及菜乾等。

對於這些平時吃慣了油膩海鮮的幹部們來講,能吃一頓這種山野粗實,倒是比吃海味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