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這A組快變成葉

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這A組快變成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今天從總體來講咱們勝的場次多,不過,這些都沒多大用處。關鍵還要看後邊的格鬥了。只是,從行情來看,後邊的格鬥存在著相當多的變數。咱們這邊並不能穩操勝券。甚至,還是相當的危險。」費棟臉色也難得的陰沉著。

「嗯,雖說今天勝的場次多。但是,如果在後邊的比試中橫斷家一方出來個絕頂高手,比如橫斷天河那種。

他一個人就能橫掃咱們下邊所有的比賽小說章節。依血鞭是個強勁的對手,費大師雖說剛突破先天,但不是依血鞭的幾合之敵。

從他跟依血鞭的比賽來看,依血鞭強得太多。同樣是先天,我懷疑依血鞭是不是已經到了先天大圓滿頂峰。

如果在明天的比試中權天大師能拿下依血鞭還好辦一些。」智野和尚也是僵著個臉。

「哼,依血鞭只要沒有突破到『念氣』階段,我權天也不是軟蛋子。」權天冷哼了一聲,頗為有些不滿意智野的發言了。

「權天大師跟依血鞭有得一戰,不過,依血鞭還不是最可怕的。

可令人擔憂的是橫斷天河。從今天我跟權天大師一起跟他對了一掌的情況看,單個人而論,他比咱們倆個都要強一些。

就是權天大師拿下了依血鞭,但是,估計很難拿下橫斷天河。就是我也不行。

而比試最後階段,只要橫斷天河一出馬,咱們這邊基本上就是一邊倒的結局。」張無塵睜開眼說道。

「如果能兩人戰一個就好了,可是這是不可能的。不過,張大師。如果橫斷天河還沒能突破到『念氣』階段的話,咱們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

張大師跟權天大師都是大圓滿階段了。最多就是在內氣的質量跟貯存度方面要稍遜一點。

而切磋時存在著多種變數,比如兵器跟武技的應用也相當的關鍵。

而這次比試範圍擴大了,可以利用的攻擊手段更多了。」知足說道。

「兩個戰一個,這個。知足,你根本就不用想了。就是勝了也是大掉面子的事。

而且,對方也還有多位中層高手還沒出場。比如,米子還沒動手。

當然,這些也不是最令人擔憂的。只能看明天運氣了。」一葉大師嘆了口氣。

「哈哈哈,我看費家還能找到什麼人出來。咱們橫斷家洗血前恥的時機到了。」橫斷天河豪放的大笑著,看了依血鞭一眼,說,「這次多謝依血鞭大師肯來。不然,我今天最後就得頂上去了。」

「天河大師。也不能如此的看輕他們。那個權天跟張無塵就是兩個強勁對手。我們三個估計功力在持平的水平上。而要勝利,那就得全看臨場的發揮了。」依血鞭這個女人還要謙虛一下。

「權天是嶗山派最老的人了,而張無塵的名氣更大。是武當山的泰斗。

此人應該到了先天大圓滿階段,而武當山的陰陽太極之武技已經發展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如果功力相當的話,張無塵的勝算估計還要更大一些。」米子瞅了蒙著臉的依血鞭一眼,哼道。

「嗯,張三丰創立的太極陰陽武技的確相當的怵人。他不用任何兵器,只是一雙手掌,可以化剛為柔轉柔為剛。

剛柔相濟。可以隨時轉化。而我們在武學一塊上,不是過剛就是過柔,很難做到綜合平衡。

而內氣也是偏向於陰陽某一塊。而太極陰陽武技就很好的解決掉了這個難題。

陰陽達到調和,而張無塵浸淫太極武技幾十年了。其運用已經到了隨手拈來就能成形的地步。

就是他功力稍遜於依血鞭大師。但是,他在武技一塊上能很好的彌補這方面的缺失。

從而達到扯平的地步。」橫斷天河點評著,儼然這裡最大的『大師』風範。

「嗯,天河大師講得沒錯。在武技一塊上。我的確是不如張無塵一些。

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的在一起切磋過。對於跟張大師的碰面,我還是相當的期待的。

不過嘛。張無塵有太極陽陰之道,而我依血鞭也有我們大英帝國的擒手之法。

至於說其特點就在這裡不講了。」依血鞭勢氣又上來了,她看了橫斷天河一眼,說,「今天那個叫葉凡的年青人很出采,此人絕對年青。

雖說有人保養得好,像華夏還有一門武技叫易容術。但是,再好的易容術也遮蓋不了歲月的滄桑。

在細微之處絕對能發現此人已經不年輕了。我仔細觀察過此人,好像他的身體有些變動。」

「身體有變動,這話怎麼說依血鞭大師?」米子忍不住問道。

「會不會是應用過什麼秘術讓身體稍微有些改變,比如,華夏有名的縮骨功,就能把全身的骨頭有機的拆卸再裝起來。

從而使得人的身體可以縮小不少。當然,如果要改變面部特徵那是相當的有難度。

不過,這個年青人不簡單。同樣的半先天實力,他居然輕鬆的打敗了空澤本秀。

本秀大師也是老牌的半先天強者了,也到了突破到先天境界的最後一步了。

可是,他幾十年浸淫下來的精純內氣居然擺不平葉凡一個年青人。

此子以後如果能突破先天,那將是一強勁高手。」依血鞭講道。

「嗯,我也觀察過他。好像是有些變動似的,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他就是不想把真身顯示給大家了。

所以,此人還相當的神秘。而且,我探測過,估計此人不到30歲。一個如此年輕的高手,的確可怕。

所以,明天如果他能再次出場就好了。」橫斷天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