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探底子

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探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啊,要解決紅谷寨的問題非得調查。一查就出問題來了。而且,今天你當眾表了態,非查不可了。

當然,調查也掌握在調查人手中,這有個度的問題。我看,這其中的水那是相當的『深』。

不如先拖一陣子,先讓電站還一部分的水,那樣也在電站的承受能力之內。

他們自已先理虧,自然同意。爾後你再想辦法,實在扛不住的,拍屁股走人就是了。

當然,紅谷寨的情況也有所改觀,不可能在你手中一點改觀都沒有。部里這邊我會想些辦法,盡量多給補助一些。

當然,你也不能期望太高,畢竟,我們是面向全國的。不可能都拿給紅谷寨了。

紅谷寨是困難,但全國各地像這種困難的地方還不少。像北邊有些地方老百姓連水都吃不上,全靠老天一點水活下來。

紅谷寨雖說用水缺了一些,但還能保證平時基本的做飯和人畜用水。遇天旱時才要去遠處馱水。

全國比這裡困難的地方還有。」風清錄的意思是折中,不要搞得太激烈,但也不能不搞。

其實就是一種中庸之道,不是不做事,而只是適可而止罷了。當然,那是因為他知道了孔家的影子在。

擔心葉凡冒然跟孔家掰的話會吃虧的。雖說葉凡有喬家大院,但是,縣官不如縣管。

不可能事事都等著喬家大院出馬。而在晉嶺省內的事就得葉凡自個兒擺平。

更何況。喬家大院的事也很多。喬家大院自個兒還忙不過來,能有多大的能量照顧在葉凡身上,風清錄這些年都看在眼中的。

像這種家族,遇上節骨眼上的大事時出手一次就不錯了。事事仰仗。你即便是喬遠山的兒子也不可能。

「風叔,這事我決定了。正如我在大堂上跟紅谷寨子的回民老百姓們講過的那樣。

一查到底。真涉及到孔家的話,真要掰就掰吧。這事。我想,孔部長未必知曉。

而孔東風只是扯起他的大旗罷了。而有些事的處理。我也會注意到的。這事要挖,只要挖到讓紅谷電站還水的地步。

把紅嶺縣損失的部分錢拿回來就是了。我是對事不對人,如果孔家真要硬拽住不放要跟我過不去了,那我也只能硬著頭皮頂上了。

至於說拍屁股走人,或者說是一直拖下去,這不是我葉凡的秉性。我做不到這點,也許,我這個人真的不適合官場。

但命運又讓我跟官場緊密的結合在了一起。我想啊。能走到哪一步就算是哪一步吧。

走不下去時被擱了就擱了。這輩子,今生無悔對得起自己良心,感覺一個爽義就是了。」葉凡態度空前的堅決。

「唉……」風清錄嘆了口氣,站起來輕輕的拍了拍葉凡肩膀,良久才說道,「看到你,我想起了年輕時的自己。

那個時候跟你差不多,不曉得天高地厚。總想著自己能改變這個世界。看到不平的事都想去插一手解決掉。

後來多次碰壁後才曉得。要改變這個世界太難了。世界有世界運行的規矩。

這個世界少了你我都能正常動轉下去。所以,改變不了這個世界,我只能改變自己了。

當然,在合理的情況下,我也會幹些合理的事。這事既然你決定了。我只能講是從錢款一項上盡量的支持你了。

到時,跟紅谷寨這邊搞個掛勾幫扶項目。這裡的寨民們的確太苦了,能為他們幹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心裡也安一些。

人嘛,人心都是肉長的。這世上,沒一個官員講自己不想為民幹些事。

只是,在觸及自身利益之時,他們往往把人民的利益擱在自身利益後邊。

而兩頭並進的官員還是占絕大多數的。既為人民幹了事,自己也得到應該有的。」

「紅谷寨的問題相當的大,即便是把水弄了下來,但要把村裡的低產劣質田改造好,那也是一個老大難問題。

即便是這個問題解決了,那也僅僅是保障了寨民們基本的吃飯生活問題。

而轉變思路,發展另一些產業,我想,這個才是致使紅谷寨真正富起來的必須要走的路。

我想到了搞旅遊,不過,投資太大。關鍵是合作方難找。而搞另一些產業,因為鹽鹼地的緣故,種植什麼很難選擇。如果走企業發展的路子,連路都不通怎麼發展。

更何況,紅谷寨子周遭也沒什麼有利的資源。比如礦石,採礦等。沒有這些,誰願意跑這偏僻貧窮落後的山溝溝里來辦廠子,那真是吃飽飯沒事幹了砸錢打水漂玩兒。」葉凡講著,眉頭皺得快成縫了。

「是啊,『致富』這個詞講起來很容易。實際上要講起來,千難萬難的。而致富主要還是要靠他們自身,而政府的作用只能是引導和有限度的扶持。

而紅谷寨的情況特別的糟糕,寨民們普通文化不高,而寨子里又沒有拿得出手的資源可供利用。

而致富的基礎錢款這一項更是緊缺。要致富,在這裡等於是白手起家。

所以,政府的扶持力度就得加大,這根本就不是你們同嶺市一個市所能承受得住的。

財政部可以給你們一些,但是,也是有限。靠這點錢想把紅谷寨的農田改造下來都難。」風清錄也嘆了口氣,喝了口茶,沉默了一會兒,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我看還得往上求支持,這事,找振濤了。一省之力跟一市之力相比,人家大得多。」

「唉,那條路不通。」葉老大苦澀的搖了搖頭。

「不能。什麼意思?」風清錄可是有些鬧騰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