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七十一章哼,好笑嗎

第二千三百七十一章哼,好笑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對不起葉書記,你們是領導,可以進來指導工作。他們嘛,就不行了。本電站謝絕任何形式的參觀。這電站大壩可是關係著下游幾十萬老百姓的生活,安全第一嘛。要是給壞蛋份子混進來發生了什麼那就不得了啦。」崔新遠有些陰陽怪氣的講道。

「這些群眾都是紅谷寨的寨民,離你們這電站也不遠。他們都是陪領導一起來的,怎麼成壞份子了?」包毅有些惱了,問道。

「我只是打個比方,警察同志,不要生氣。電站有電站的規章制度,不能亂,我是要負責任的。這是公司章程規定的。」崔站長的態度相當的強硬。

「是嗎?」葉凡哼了一聲,曉得這貨是故意找茬,於是沖包毅說道,「包局長,你們今天不是跟安監一塊的同志下來檢查安全工作的嗎?該幹嘛幹嘛吧。」

包毅一聽,頓時明白了,馬上就來了精神頭,沖崔站長說道:「崔站長,我們同嶺市公安局局長包毅,今天下來還有一個任務。

就是檢查水庫以及電站的安全一塊。最近一段時間我市也發生了幾起小安全事故,為了響應市委市政府號召,加強安全檢查。

而這些群眾因為熟悉你們電站的一些情況,都是協助我們檢查安全的。把門打開,迎接檢查。」

「你們這什麼意思?」崔站長那臉差點綠了,哼聲道。不過。沒有開門的意思。

「崔站長,你們想暴力抗法是不是?」包毅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眼睛看了看大門。

雙方僵持了分把鍾,崔站長無奈的一揮手,說道:「開門。放他們進來!不過,包局長,我希望你們要注意安全。要是給我們電站帶來了一些不安全因素。就是到省廳去,崔新遠也要討個公道。」

「同志們。聽到沒有,要注意安全。給我嚴格檢查,不行的話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包毅沖十幾個幹警吼道,這貨生氣了。來勁頭了。

「是!包局,我們一定認真檢查,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造成安全隱患的漏洞。」幾十個幹警當然也窩火,回答時聲音特別的響亮。

至於崔站長,那臉又呈顯菜乾色了。

「崔站長。這『清早八神』的在電站吵吵嚷嚷的幹什麼?不曉得電站管理條例嗎?亂七八糟嘛!」這時,從二樓一個房間傳出一道訓叱樣的聲音來。隨著訓叱聲從鄰近的房間里走出幾個人來。

還真是奇巧,出來的幾個人中居然有幾個是警察。其中一個居然還是個三級警監,看來,來頭還不小。

葉凡似乎明白了什麼……

「郭總,這位同志他說他是同嶺市公安局的包毅局長。說要對我們電站展開全面的檢查。

連紅谷寨的寨民都給他們叫來說什麼協助檢查。為了安全著想,本來我是不放他們進來的,可是人家說是協助檢查。有啥辦法。

人家公安有槍有拳頭的,咱們電站這幾保安哪能扛過他們。再不放他們進來估計就得砸門了。

到時,就怕損失更大。再說了,公安都是地老虎,哪是咱們電站惹得起的。」崔站長仰起頭來。指著包毅一臉委屈的講道。

「砸門,他敢!」想不到板著個驢臉的郭總還真是囂張,出嘴很快,眼中盡露不屑神情。

「如果崔站長剛才執意阻攔的話,砸門只是小事,關閉停產接受檢查都有可能。」包毅冷冷的哼道,口氣也是沖沖的看了那驢臉郭總一眼,講道,「你估計是那個萬勝集團的什麼總吧,要不,這電站也是你的下屬單位,要不就試試怎麼樣?看我包毅今天有沒膽子砸了你們紅谷電站的大門?」

「你砸一下給老子看看?」郭總大怒了,指著包毅吼道。

「你先關上門試試?」包毅還是鎮定的冷冷哼道。

「包毅,你就是那個被省廳趕去站崗亭的被處罰的同志吧?」就在這時候,那個三級警監指著包毅問道。而且,一句話亮出來直擊包毅而去。

「你是?」包毅問道。

「包毅同志,你這可是蔑視省廳領導。難道你連省廳警務督查室劉益宏主任都不曉得?你這是什麼態度?你這簡直就是蔑視領導。」劉益宏旁邊一個警察一臉得瑟的說道。

「沒聽說過,我只聽說過主任姓龐,什麼時候換人了,沒接到通知啊?」包毅裝得一臉的訝然樣子看著樓上走廊上的幾警察。

因為,這貨早曉得此人就是劉益宏,是剛從外省調過來任省廳警務督查室副主任的。所以,自然先陰了這傢伙一把。

轉爾,包毅馬上顯得有些恭敬樣子一個立正行了個軍禮,說道:「劉主任好,同嶺市公安局包毅向你問好。不過,不曉得龐主任高升到哪裡了?」

「龐主任還在,我是副主任。」被包毅這麼一逼,如果不申明一下傳到龐主任耳里,那絕對夠劉益宏同志喝一壺的。

自然,這貨被逼得講出了『副』字,那臉漲得有點黑了。這個,丟臉可是丟大發了。往往副職們都不願意在人前提起自己是副的。

「噢,還在就好。劉副主任好,對不起,我們要開展工作了。」包毅又用重音叫了一次,轉身就要招呼大家展開檢查工作。

「包毅同志,你馬上跑步到樓上向我彙報一下今天到底怎麼回事。這好端端的檢查什麼?

電站需要安靜,這裡不是菜市場。如果今天你不能講清楚的話,我這個警督室的副主任是要向省廳領導建議停了你的職!

亂彈琴嘛!都什麼事,這山溝溝里難道就不**遵法了。」劉益宏為了掙回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