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香焦要陞官啦

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香焦要陞官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再沒空也得去啊,十三青衣的寶藏,想想都心動啊。哥哥我最近是窮得叮噹的響,這小金庫全空了,再不充實一點就得斷糧啦。」王仁磅說道。

「我不是不讓你去,關鍵是你所處的位置,你怎麼能離開。至少,如果能找個副手幫襯著你一點的話離開幾天還行。長時間可是不行。」葉凡說道。

「講起這個我還怪你呢,前次不是跟你講過了。最近那邊人手緊,我想找個得力的副手。你丫的到現在也沒給我找到一個合適的。還當什麼老大,你啥時為兄弟們著想個?」王仁磅這貨差點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這個我其實早就有一個人選了,只是一時還沒考慮好。」葉凡說道。

「誰?」王仁磅問道。

「香焦啊。」葉凡笑道。

「那傢伙,就是倒斗的那傢伙,在國資工作,叫啥的張隱豪?」王仁磅笑道,轉爾搖了搖頭,說,「他好像功底子差了點吧,我需要一個實力能幫襯著我的幫手,以後也能擠出時間去辦一些別的事。比如,去樓蘭這事是不是?所以,此人是要能暫時挑大樑才行。」

「是不是祖上都在干倒斗的那傢伙,好像是科能組的吧。五段頂階身手。」張雄插話問道。

「嗯,功底子是差了點。不過,他也到了可以突破的時候了。」葉凡說道。

「突破,有屁用。再給他突破的話最多六段,難道還能一蹦就到七段了。功力太次了。沒大用啊。」王仁磅直搖頭,顯然不滿意。

「你這傢伙,我推薦的人還會差嗎?放心,不就是七段嗎?想想輒就能到了。我檢查過他的身體,發現他內氣容量相當的大。如果有好的蛇寶的話,也許一舉就能突破到七段了。」葉凡講道。

「那好吧,你葉大講了我還有什麼話說。不過,這事兒你跟龔老頭講講。我這邊也提提。咱們雙管齊下怎麼樣?」王仁磅講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乾脆直接打了電話給龔開河,談了張隱豪的事。

「王仁磅同志負責的可是中園海保鏢團,名義是掛中辦警衛局局長一職。

如果張隱豪同志要上去的話就是警衛局副局長了。這事,還需經得田主任同意才行。

而功力高低是最關鍵的了,當然,如果你能相助他突破到七段。這事我這邊可以點頭了。

如果不能達到七段,那只能另選人了。而且,組裡也正在考慮你建議的提高a組准入門檻的事兒。

現在執行任務越來越複雜了,環境也越來越糟糕。四段身手作為a組最低的准入門檻已經不能適應形勢的發展了。

各國的特勤組都在大力提高隊員層次,咱們也不能落後了。五段作為準入門檻我看也合適。

而且,最近經你介紹又新招了好幾名隊員。而且。這些隊員的身手都達到六段以上,我很高興。

前次向上頭彙報時唐有問起組裡的情況,我也向他彙報過你的事了。

他很高興,叫我帶個話給你。以前他送你的那幅畫可以拿回來再把剩下的字給蓋上了。」龔開河笑道。

「那敢情好,我等下子叫張雄送過來。拜託你什麼時候彙報工作時給帶上。」葉凡笑道。

「嗯。那小問題。」龔開河說道。

於是葉凡打了電話給張隱豪,笑道:「怎麼樣香焦同志。晚上我可是沒點心吃。」

「那容易嘛,葉大想吃點心交待我一聲就是了。地點由你定,去哪?」張隱豪笑問道。

「去旺角公館。」葉凡笑道。

「我說葉大,這個我可是沒辦法。」張隱豪說道。

「我倒是給忘了,你估計是沒會員卡是不是?」葉凡問道。

「不好意思,能去那地兒的非富即貴,按體制來講,至少副省部才有這資格。我這小副廳的,不夠看。」張隱豪有些鬱悶。

「呵呵,沒事,卡我以前有一張,不過後來給別人了,不過沒關係,我叫個有卡的一起。」葉凡笑道,以前費一度給了張卡,後來給了別人。

「別看我,我也沒有。」王仁磅搖了搖頭。

「還真是古怪啊,就你王仁磅這身份旺角公館的老闆豈不是眼瞎了,居然連卡都不送給。」葉凡笑道。

「送是送了,我沒要。」王仁磅搖了搖頭,「老頭子家風嚴,不許我向任何地方伸手。

說是我的特殊身份,不要造成不良的影響。咱們老王家幾代都是愛國之家,而且,咱們面子在,不能亂伸手要錢,那太庸俗了。

當然,我想也是,咱們只要賺夠了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管他旺解不旺角,去湊那份子屁熱鬧幹什麼?」

葉凡笑著打了電話把唐城叫了進來。

「不好意思,我也沒有。」唐城一愣,說道。

「你居然沒有,不會吧咱們的唐太子?」王仁磅有些訝然的看著唐城。

「真沒有,家風嚴。我敢亂伸手的話老頭子還不打斷我腿兒。兩位哥哥,你們看我什麼時候高調過。

沒辦法啊,身在唐家就這命了。當然,葉大你如果真要我去搞一張就是了。

麻煩啊。」唐城苦瓜著臉,葉凡看了直想發笑。

「算啦,我叫一度想辦法吧。」想了想打了電話給費一度,這傢伙居然也沒有了。不過,答應給弄一張先對付一下。

其實,像這種卡那些相當有名氣的巨富們都辦得有。至少身家要達到好幾個億及以上者才有這資格。

一個個聽說有飯吃跑得比兔子還快。

不久就全到了。

「你就是張兄弟,晚上是你請客是不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