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章唐太子出手了

第三千二百章唐太子出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個正常,水東遊樂城建成後,那能為德山區區政府提供多少的就業崗位,賺取多少的利潤。

而咱們駐京辦呆這裡他們可是沒什麼收益的。在利益面前,什麼都得讓道。

不過,你們別急,我馬上過來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怎麼樣把咱們都給捆起來。」葉凡冷哼道。

「你不能過來葉助理,太危險了小說章節。這些傢伙中我看不光是干拆遷的。

絕大部分人好像都是牛氓地痞之流。估計是水東集團找來的打手。

他們手中拿著鐵鍬鐵棍,一個個凶神惡煞的。估計真不搬的話他們就要進來打砸了。

還是趕緊想辦法報警,葉助理你在京里如果有熟人的話,乾脆往市公安局整算啦。

這德山區分局肯定是不管咱們的事。只能往市公安局整了。」戰一剛說道,「要不,聽說包毅同志是從部里下來掛職的,由他出面跟燕京市公安局打個招呼沒準兒還有些用。」

「不要急,我過來。這光天化日之下難道他們還真敢把我這個滇南省的省長助理給怎麼樣了不成?」葉凡哼了一聲掛了電話,爾後直接叫唐城開車直奔駐京辦而去。

半個小時後到了江華地區駐京辦,葉老大還是第一次過來。在遠處看了看,發現範圍還真不小。這傢伙心裡一動,頓時喜上眉梢。

這地皮現在京里可就是錢。

「蠻熱鬧的葉大,好像要打架,有看頭,哈哈哈……」唐城吱嘎一聲把車子停在了百米開外,笑開了。

「你這傢伙,別人要撤我的窩了,你居然還笑得出來。」葉凡笑道。

「哪個敢,我唐城揍扁他。」唐城突然板起了臉。一幅要吃人樣子。

「對了,把車子直接開進去。」葉凡笑道。

「這不好吧,這些傢伙我看都不是什麼好路數。真要胡起來把咱這車子砸了可就可惜了。

咱這車子可是進口的吉普,而且是組裡特別訂製的,加強了安全性和……

在交車的時候組裡分管領導可是有反覆交待過。這車子可是花了組裡五十萬的,有著相當強悍的越野能力。

而且,我才開了二個月,新車。」唐城貌似一臉正經,說道。

「呵呵呵,想不到咱們的唐城同志現在居然如此的膽小了起來。不過嘛。你說這車子才二個月,貌似有些出入吧?」葉凡笑道。

「嘿嘿,講錯了一個數,應該是三年了吧。」唐城笑道。

「二手貨?」葉凡笑道。

「有啥辦法,咱進組裡時間不長。資歷太短級別太低,就咱這小上校只能撿你們這些大領導用過的垃圾貨了。能分到這輛車子已經不錯了。」唐城苦瓜著臉了。

「謙虛了不是,不過,小唐同志,想不想換輛新的。」葉凡似笑非笑看著唐城。

「你是說叫『水東集團』給咱們買單?」唐城看了看那邊。意會過來了。

「想的話就開過去,估計你這破吉普人家水東集團的『高手』們還不屑於砸呢?」葉凡笑道。

「高明,高明啊。葉老大,我算是重新認識到了。什麼叫手段。就這車子往門裡一停,絕對被砸。

好啊,砸得好啊。」唐城豎起了大拇指,轉爾笑道。「要不這樣,葉大把你家那輛剛買不久的大奔給開來。

雖說剛買的,但也開了半年了。咱們換輛新的豈不更好。」

「你這啥餿主意來著,那可是咱家圓圓的坐騎,你小子沒犯暈吧,要是給砸得半壞不壞的到時修修補補老子豈不是要打地鋪了?」葉凡抬手就給了這傢伙一個『栗子』吃吃。

「呵呵,包準讓水東集團賠新的。沒準兒還能換輛更高檔的,你這只是入門級,最低配置。換輛的話怎麼也得來輛最高配置版本的。這可是咱們葉大夫人的坐駕是不是?這事,我來處理怎麼樣?不賠車,老子砸他們公司,看他們賠不賠。」唐城取樂道。

「算啦,他們又動手了,開過去吧。」葉凡抬眼看了看,唐城一踩油門,車子愣是擠進了人堆里。這傢伙的車技還真不是蓋的,聽說在組裡玩飄車很厲害。

「讓開讓開,我們主任說不準砸我們院子。」唐城這貨一邊開車一邊還叫著,把葉老大變成了駐京辦主任。

人群剛閃一點,唐城的車了就串了進去。從挖掘機的旁邊擠了進去,吱嘎一聲停在了挖掘機面前。爾後這貨一臉瀟洒的從車裡出來給葉凡開了車門。

兩人沒二話,直往辦公大樓而去。這辦公樓說是辦公樓,其實就二層,據說是六幾年建的,還是磚木結構的。

駐京辦主任張志德跟戰一剛匆匆出來迎接。

「你們這樓好像很舊了,估計都快劃入危樓行列了。」唐城說道。

「是很舊了,六六年建的,到現在整整四十年了。」張主任看了唐城一眼,雖說不認識,但並沒把這傢伙劃入了葉助理的司機之列了。

因為,人家唐城的穿著很得體。其人的氣質根本就不是司機之流所能表現出來的。

「張主任,這樓的房間還是相當多。而這外邊的範圍也不小,當時江華地區怎麼有錢購下這麼大的地盤?這可是在京城之地,而且,駐京辦就幾個工作人員,也太浪費了。」葉凡問道。

「要說起這個還得感謝省委白部長的父親,當時白老不是在京里工作嗎?

而這地盤以前是一個廠子,後來廠子倒了,而當時可是沒有拍賣一說的。

而江華地區要設立駐京辦,剛好遇上白老回來,當時的地區領導就跟白老講了這事。

說是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