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零五章魚老

第三千二百零五章魚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陳董,做事總得有個道理是不是?你不是不知道我們政府辦事都要遵循一定的章程的。

沒有章程了那豈不全亂套了。雖說前期是我錢明天在爭取你們過來投資。

但是,我們這裡讓你們心動才是你們肯來投資的最主要原因。而關於建遊樂場征地的事,你我心知肚明。

合不合理,合不合法大家都是明眼人,心裡都有一個算盤。我們政府給了你們『招牌』,這已經是最大的照顧了。

可是你們自己辦成如今這個樣子,這還能賴我們頭上不成。比如說,你們現在就卡在江華地區駐京辦這一處地方了。

如果當初你們能溫柔一些,有話好好說。有事好好談,人家也未必不肯轉讓給你們。

可是你們幹了什麼,說難聽點,就跟土匪搶地劫財也差不多。人家面積達三千多平方米的這麼大片地兒,你們就給了人家三套房子,真以為天下人都是傻瓜是不是?

你們這是什麼,強取豪奪是不是?而且,你們也下重手了,你們要強拆,我們區政府也派人跟著支持你們了。

你們還要我們怎麼干,真要我們區政府叫公安局出面砸了人家駐京辦。

這世上還有法律,還有規矩,還有制度。我們區政府跟江華地區也不過同級別罷了。

我們能讓你們打出我們的招牌已經算是最大的優惠了。這事結果是你們沒辦好,遇上一些麻煩了。

你們反倒賴我們頭上了。陳董,將心比心,你也好好想想,是不是全是我錢明天的錯。」錢明天也火了,口氣也犀利了起來。

「好。好你個錢明天,我算是真正的認識到了你們為官者的手段。這是不是就是典型的當面一套背後一槍。錢明天,咱們的事沒完。」啪地一聲,電話被陳熱火掛掉了。

錢明天站在辦公桌前發愣了好幾分鐘,結果是一聲嘆息,吶吶道:「要怎麼招你們出手就是了,我錢明天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叫我去撞唐澤喜這堵大牆,我錢明天還想多當上幾年官。」

錢明天想了想還是不放心,拿起公文包往外走去。

「葉助理。事變得還真是快啊。」吳正風估計一臉笑嘻嘻的打來電話。

「變得快,怎麼快了吳市長?」葉凡也是笑問道。

「不過幾個小時嘛,蔡明水那傢伙就到我辦公室來了。那檢討寫了整整四頁,而且,態度非常的誠懇。認錯心很誠。

而且,主動向我『請戰』,說是想把調查江華地區駐京辦被砸被毀工作人員被打的事攬過來親自督戰。

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什麼人等等。」吳正風笑道。

「他是在向你表態嘛。」葉凡笑道。

「這倒是怪了,以前這傢伙還是相當的硬朗的。你也看見了,說句難堪的話。

以前這傢伙還不怎麼鳥我的。無非是他姐夫寧全水同志嘛。現在好像變性了,而且就是在幾個小時之內就變了。」吳正風相當的得瑟。估計覺得是唄兒有面子。

「呵呵呵,這說明他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嘛。當然,你吳大市長的人格魅力也在影響著他。工作嘛,就應該這樣子。」葉凡笑道。

「別笑我了老闆。我可沒這魅力。我明白,這一切,估計都是老闆你在影響著他吧?

起先的時候他沒摸你的底細,後來估計是寧全水有摸你的底子了。

這一摸。當然就是態度大變的主要原因了。而且,在蔡明水到來之時。寧全水居然也到了我辦公室。

坐下來跟我聊了聊,而且,當面狠狠的批評了自家那個小舅子。

葉老大,我是頂不住了。最後,這事就答應他了。我,這事還沒向你請示一下,是不是有些不妥當?」吳正風說道。

「沒有什麼不妥當,你處理得很好。當然,寧全水態度會轉變那也是有原因的。

不過,到底原因是什麼我們就沒必要去深究了。相信蔡明水同志是不會在這裡面耍什麼心眼的。

你倒是可以放心交給他去辦理了。畢竟,這事由市局出面還不如由他們本地公安機關出面比較妥當。

不然,會給人一種強出頭的感覺是不是?」葉凡說道。

「老闆不怪我我就放心了,這事你放心,我會時刻的盯著的。蔡明水膽敢耍詐的話,我絕饒不了他。只要犯了老闆者,我吳正風是不會賣任何面子給寧全水的。那怕他是市委常委也不行。」吳正風再次『加熱』表態。

「都他娘的是一群小人,小人!」陳熱火真滴甩杯子了,直到把茶几上那八個古董杯子全變成了碎花兒才停下了手。

當然,最後在他要把茶壺給掃地下時有些心疼才停下了手的。畢竟,這可是真正的古董茶壺,不是山寨版的。

黃氏來臨了,據張隱豪傳來消息。七爺今天居然沒去潘家園子。據說晚上會過去。

而陳熱火卻是一臉恭敬的進了一個四合院子,院子很普通。甚至可以講相當的老舊了。

斑駁的大門上寫滿了歲月留下的滄桑。就連那鐵包門上的鐵皮都脫得就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露出了裡面那黑麻色的木頭來。並且,木頭因為撞擊的原因坑坑窪窪的顯得很老舊。

黃昏的太陽照著這個普通的院子,此刻,一個頭髮全白的老人正在細心的蹲下整理著他的幾盆花兒。

院子中央一顆樹下擱著一躺椅子,旁邊一小茶几,上邊擱著一小茶壺兒。

「魚老,這花給你修理得真是精神頭十足啊。」陳熱火微彎著腰,一臉恭敬,笑道。

「熱火,你別看它只是花。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