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一十一章魚老進了趙家

第三千二百一十一章魚老進了趙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小陳,你什麼時候也學會在我面前扯謊了?」魚老哼聲道,儼然有些不高興了。

「魚老。什麼時候小陳我也不敢在您老面前扯謊的。既然魚老才問起,我實話實說了。最多再添上五千萬,再上去絕對不行了。這已經是最高上限了。」陳熱火說道。

「你直接跟葉凡講3.5個億,他會怎麼講?」魚老問道。

「不頂事兒,我們試探過了。這小子就是茅坑裡的一塊臭石頭疙瘩,死活不鬆口。

而且,我懷疑這傢伙想藉此事整我們陳家。我不想鑽進他圈套中讓他如願,真那樣子下去的話我們陳家在京城還混什麼。

這個,也敗壞了你魚老的名聲是不是?」陳熱火很鬼,把這事往魚老身上扯去。

「扯上我幹什麼,你小子在我面前耍猾頭是不是?」魚老哼了一聲,擺了擺手,說,「這事我來處理,我倒要看看這小兔崽子還真能翻起多大的風浪?」

晚上八點,魚老進了西園別墅群中的趙家。

「哈哈哈,老朋友,好久不見你來認輸了,怪相念你的。」趙寶剛一臉熱乎勁兒,見到魚老就笑開了。兩人是同時期的人,關係處理相當的不錯,也算是老朋友了。

「那可不一定,前次輸了,這次未必你會贏。」魚老翻了下眼睛,笑道。

「噢,有備而來啊。」趙寶剛一愣,笑道。

「這次來不跟你下棋了,有事找你。」魚老很直白的說道。

「噢。你好像從沒因事來找過我吧?我這半支腳都入土的退休老傢伙了,還能幫你幹什麼?再說了,你魚國章同志都擺不平的事,我趙寶剛能頂事兒嗎?」趙寶剛倒是真有點愣神了。

「滇南省那位葉凡同志你應該認識。」魚老也不矯情。

「當然認識,我跟你談起過他。過幾天收的干孫女就是他的寶貝女兒。」趙寶剛點了點頭,轉爾問道,「他犯著你啦,不過。這傢伙脾氣的確有些沖。」

「倒是跟我沒關係,是陳根旺的兒子跟他有些糾葛。老陳死了多年了,當年咱們還並肩戰鬥過。

臨死前託付我照顧著他兒子。老朋友雖說撂下我們到地下快活去了。

不過,人家託付的事我也不忍心不管。」魚老講道,打起了感情牌。因為,陳根旺跟魚老都曾經跟著趙寶剛一起戰鬥過。

而陳熱火是陳根旺的兒子。

「唉……」趙寶剛嘆了口氣。良久問道,「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

魚老也沒添任何的『油』加任何的醋,實話實說了。

「你的意思就是3.5個億叫葉凡同意下來?」趙寶剛皺了下眉頭。

「沒錯,這是封頂數了。不然,還得我這老頭子出面跟這小猴子談什麼,那掉份不掉份是不是?這事整的,煩啊。」魚老講道。

「就怕這小猴子嘎蹦著不答應啊。」趙寶剛眉頭緊皺,有些為難。

「不會吧。這小猴子再怎麼嘎蹦難道還能不聽你的話?雖說退了,但你寶剛大叔的話可是相當有份量的嘛。」魚老一愣,看出趙寶剛的為難並不是假的,心裡也是十分的疑惑。

「唉,你不曉得他的性格。以前在職的時候還跟我頂過嘴,就更別講現在了。

我也是欣賞他這性格所以才收下干孫女的。當然,我也著實的喜歡青蓮這孩子。

而且,當年他剛畢業時就鎮政府下派的一個駐村組組長,屁點大的一個官。

居然敢違抗當時的省委常委齊振濤同志的命令。」趙寶剛說道。

「這麼牛?」魚老愕然了。轉爾說道。「齊振濤好像是在江都省擔任省長職位的那位老齊家的孩子吧?省委常委奈何不了一個駐村小組組長,他那職位。算級別的話好像提不上級了。」

「當時就是股級嘛,共和國官員層次中最低層階級了。不過,他是被人整到那村裡的。」趙寶剛說道。

「會被人整成那樣子,說明他本身並沒有什麼背景是不是?」魚老更為愕然。

「嗯,出身普通。父親好像是古川縣勞動局辦公室主任,母親教書的。家裡祖宗八代都沒出過官員。真真正正的無底子家族出來的。」趙寶剛說道。

「厲害,難怪敢打壓得老陳的兒子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魚老嘆息道。

「這樣吧,再提一點,四個億我可以給他說說這事。相信我趙寶剛的面子他還是會給一些的。大家都退一步是不是?」趙寶剛說道。

「行,就這麼定了。小陳那邊我勸勸他。唉……這事整的,煩啊。」魚老嘆了口氣。

「不要煩了,咱們下棋。對老陳的孩子來講只是賺多賺少的問題罷了。相信對於他們一個資產達二三十個億的大集團來講,五千萬也壓不圬他們的。」趙寶剛笑道。

「也是,咱們下棋。」魚老點了點頭,轉爾說道,「不過,有機會的時候我還真要看看這位特能嘎蹦的小猴子是不是真長著三頭六臂了。」

「老朋友,聽口氣好像你頗為不服氣啊。」趙寶剛開玩笑道。

「是有點,我已經把他劃入難纏的對手之列。這麼多年沒跟人斗過,倒是玩一回也蠻有興趣的。就當是老了找回樂子吧。」魚老笑道。

「玩歸玩嘛,別玩得過火就是了。我想提醒你一下老朋友,他不光有喬家的。

聽說費家跟他的關係跟喬家也差不多。而且,這小猴子自己很有能量的。

就是唐主席也送了一幅字給他。你看,你我好像都沒能有機會得到主席的字嘛。」趙寶剛當然得保護著點葉凡了,真遇上魚老出手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