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繼續合作

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繼續合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只是較模糊罷了,這令牌莫非就是精絕國君殺人時出示的信物。」張隱豪拿著放大鏡看著,一邊說道,「而且,我懷疑這周圍的花邊有著特殊的含義。

是不是代表古精絕國君的王權。抑或是什盧文的一種變體。比如,咱們漢文中不是也有柳體顏體楷體什麼。

只是大致方向沒變罷了。」

「嗯,也有些道理。」王龍東講道。

「不是馬,是鳥。」葉凡突然說道。

「鳥,怎麼像鳥?這鳥的身子怎麼這麼胖,而且像一盤子?應該是馬的腹部的變體。」王仁磅搖頭道。

「對了,不正是屍鰲鳥嗎?你們看,這像盤子樣的身子不是屍鰲是什麼?

而兩邊的長得像馬腿樣的東西細看就是屍鰲鳥的翅膀,只是被精絕國的雕工們拉長了出去,看上去有點像馬腿。

據說精絕國皇后喜歡養這種屍鰲鳥。難道這殺人令牌就是女皇下的命令。

而且,這裡的棺材達到一百多口,是不是同時殺死了這麼多人?」張隱豪說道。

「我想,當年精絕國君的弟弟『達摩吉成斯』被封為青王。後來造反不成被滅了

是不是這棺材中躺著的骨頭就是青王的手下。而達摩吉成斯的後代逃命去了,後來殘餘的青王族人組成了十三青衣。

而這裡,估計跟十三青衣也有著莫大的關係。不過,也許現在的十三青衣也不清楚這個地方了。」葉凡分析道。

「這個相當的不通,比如,既然是十三青衣祖先們的墓地,為什麼他們不來祭祀。

而且。那個神秘的影子人跟這棺材中的人又是什麼關係?難道是他們的守護神,哪他守著這些亡靈幹什麼?

為什麼二三千年過去了,這些棺材保存得如此的完好。難道是影子在守護的緣故。

這奇怪的棺材陣,這神秘的影子,還有這殺人金牌又在預示著什麼。

這一切。是秘中之謎。」王仁磅講道。

「這謎太多了,咱們現在想破腦袋都難以想清楚。我看就不必要去探了,咱們不是考古學家。咱們這次來的任務就是拿下十三青衣。」牛霸說道。

「算啦,咱們先出去。這鬼林再不能呆了,再呆下去就怕又出現個什麼咱們就更麻煩了。七爺那邊已經死了兩個,咱們這邊還能不死人已經運氣了。」葉凡擺了擺手。眾人也點頭,跟著葉凡出去了。

好像這棺材陣就是魔林的魔眼一般,走出來天已經大亮了。白天視線好,那些乾枯的樹木還在擺著。走了不久,發現七爺的人全坐在樹下。

「孬種!」一見到七爺,王仁磅就忍不住譏諷道。大家臉上的神情都差不多。

不過,見葉凡等人出來,七爺的人全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葉先生,希望你的手下客氣些。咱們只是合作,你們沒有權力要求我們替你們去死。

剛才那種狀況大家都清楚,不走的話就是死,我們還想多活幾年。

我們是合作夥伴。要論交情的話,連朋友都算不上。當然,你們能活著出來,我們也很高興。

如果葉先生肯繼續合作,咱們繼續。如果葉先生認為我們有違合作的條件,我們現在就散夥。」七爺也是**的說道。

「繼續合作。」葉凡沒講二話,說道。

「嗯,葉先生是個明白人。其實,我們已經死了兩個人,你們現在都還完好。算起來我們虧得多了。」七爺說道。

「那是你們活該。」王仁磅哼道。

「王先生。現在不要把話講得太滿。真拿到財寶時誰還能活著那才是英雄。現在嘴硬也沒屁用,到時,你王仁磅如果遇上危險,我熊胖子絕對不會伸手拉一把的。」熊胖子哼道。

「老子現在就作了你。」王仁磅怒了,一把拔出了柔極刀。

哐當。七爺那邊人也全都拔出了刀槍對峙開了。

「干吧,乾死了正好。財寶無人分,我一個人扛回家去。」葉凡冷哼了一聲。

「都擱下。」七爺吼道,他那邊人先縮回了刀槍,葉凡一擺手,王仁磅等人也收起了兵器。

「咱們還是合作,所以,我希望不要內亂。如果內亂一起,咱們自個兒被自個兒消滅了,還何談去找十三青衣的財寶。」七爺說道。

雙方暫時好像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自從棺材陣消失後,一切都很順利,順利的走出了魔林。

不過,在走出魔林之後葉凡發現了二張新面孔。一男一女。

「葉先生,這是我請來的。他是梭魚,她叫雪凌。你也知道,我們這邊死了影子跟刀八,人手不夠。梭魚的魚鏢很快,雪凌的刀像是雪一般的令人膽寒。」七爺介紹著這一男一女。

葉凡上前打了招呼。

不過,葉凡發現,他們倆個好像不像是華夏人。

「七爺,他們不是咱華夏人吧?」葉凡問道。

「不是,他們來自越南。」七爺說道,「不過,葉先生放心,他們跟我合作過多次了。他們只管拿錢,別的事都不管。」

第二天中午,十幾號人終於到了青王坡範圍。

「十三青衣的臨時代辦點離這裡有多遠?」葉凡問鐵窮道。

「還有十來里左右,那邊有水草,有一小塊綠洲。不然,臨時代辦點很難生存下去。當然,這個臨時代辦點僅有道上人知道。」鐵窮講道。

「我就不明白了,臨時代辦點完全可以設在鎮上,為什麼要設在這鳥都不願意來拉屎的地方?這種不毛之地,哪能攬來生意?」王仁磅問道。

「呵呵,道上有道上的規矩。越是危險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