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二十一章這傢伙是真是假

第三千二百二十一章這傢伙是真是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鐵齒樹可不是開玩笑的,面對赤身裸體的滿天雲那是老實不客氣的在往他身上招呼著。

鐵齒樹中不斷的傳來滿天雲的慘叫,水母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在發泄著。不久,滿天雲全身是血,身上扎滿了鐵齒樹的長刺。

「差不多了,收手吧。」葉凡說道。

「啊……」

滿天雲最後一聲慘叫聲傳來,胯下那根小玩意兒被水母抓起一把刺狠狠的刺了上去小說章節。

滿天雲的小弟弟上布滿了血刺。王仁磅跟葉老大等人看得那是脊背發涼。

王龍東身子一囉嗦,嚇得條件反躲般的退後了幾大步。趕緊閃到葉凡背的了,好像水母這女人突然變成了妖魔鬼怪了。

「爸,媽,女兒給你們報仇了。」水母凄慘的大叫著,往下一抓,那帶著毛的滿天雲的小弟弟到了水母手中。這女人凶啊,把那小弟弟往岩石上一甩又撲了過去。

抬起她的腳往上面狠狠的踩著,直到把那根小玩意兒踩成了餃子餡才停下了腳步。

最後,這娘們居然把那根血乎乎的肉醬玩意兒粘巴著拿起衝到滿天雲面前,愣是把這東東塞進了滿天雲嘴裡當餃子餡給吃了進去。

這下子就連七爺都皺了下眉頭,熊胖子等人額角都冒大汗了。一個個都不敢瞧水母的臉了。

王龍東跟王仁磅兩貨還條件反射般的摸了摸自己的胯下,感覺這玩意兒還在並沒碎了才鬆了口氣。

葉老大也難澀的咂巴了一下嘴巴,總感覺是否有股怪味兒似的。

現場的同志們在心裡警告自己『女人,是不能惹滴』。

「趕緊制止,不然得玩死這傢伙了。」葉凡叫道,一扯就把水母給扯開了。

「嗎滴,真是衰氣,還得給這衰貨制血包紮。」張隱豪罵著打開了急救箱。滿天雲早暈了過去,而他的手下就剩下五個了,全被人打暈了,連繩子都可以省了。

「葉先生,你看出什麼了嗎?」七爺走過來說道。

「七爺是懷疑這夥人不是十三青衣,這滿天雲也是假的?」葉凡說道。

「的確如此,十三青衣縱橫沙漠的歷史已經有了幾千年。怎麼身手底子如此的弱,咱們這邊沒一個傷亡,而他們那邊全擱這地兒了。

如果十三青衣真是當時的精絕王弟弟的後代,不可能如此的弱的。

即便是現代社會了。但祖傳的玩意兒總有極少數人會繼承下來。

就拿當今的許多門派來講,少林武當峨嵋崆峒等,雖說跟千年前沒法比了。

但是,他們還是有一定的實力的。這叫傳承。十三青衣也差不多,應該不會沒落到如此的地步的。」七爺說道。

「嗯,我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等滿天雲蘇醒過後咱們問問。不過,這裡不能久呆,先撤出去找個安全地方再說。不過。現在沒了嚮導,對咱們來講,這沙漠里更危險了。」葉凡說道。

「嗯,憑感覺吧。」七爺說道。葉凡招呼大家退出了鐵齒樹林。爾後憑感覺找了個背風的山丘駐紮了下來。車天帶著虎齒等人擔任警戒任務。

本來虎齒是不怎麼服氣的,不過,七爺點頭了虎齒也不敢反對。

二個小時後滿天雲醒了過來。

「你是滿天雲?」葉凡冷哼道。

「你們想幹什麼?」滿天雲惡狠狠的說道,他知道自己完了。

「你們十三青衣每人都保存得有一張圖。把它都拿出來。我們只要圖,其它的我們沒有興趣。」葉凡說道。

「我們不曉得你講什麼,還有什麼圖。全是屁話。」滿天雲說道。

「如果你再不講。你這兩條腿可就保不住了。好死不如賴活,你自個兒想好了,我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葉凡哼道。

「來吧,痛苦著給一刀,我滿天雲十八年後還是一條好漢。」滿天雲吼道。

「車天,給他點厲害瞧瞧。」葉凡示意道,車天上前,隔空揉拿了起來,這分筋錯骨手在他的手中施展開來還是相當的嫻熟的了。

七爺等人都是一臉疑惑看著車天耍寶。

不久,滿天雲的嘶叫聲由低到高,整個身子打擺子一樣的顫慄了起來,到後頭變成了抖瑟。

「我……我說……」滿天雲終於沒扛住。

車天過去,咔嚓幾下又給接上了。

「我藏在一個秘密地方了,離這裡有五十來里距離。那個地方沒有地名,只有我知道。」滿天雲說道,「不過,我希望你們拿圖走人,放過我跟我的手下。」

「呵呵,圖我們拿到手後自然要檢驗。如果能拿到那批東西我們自然會放你們走。對於你們的命,我們不感興趣。」葉凡笑道。

「水母,你看他是滿天雲嗎?」葉凡問道。

「不能肯定,我那個時候太小,記不清楚了。不過,滿天雲今天快六十了,此人是不是年青了一點。」水母講道。

「恩,此人很可能是假的。不過,這個是假的,真的在哪?而且,如果此人是假的,那他手中肯定沒有藏寶圖。而他指的地方很可能就是一個陷井。」王仁磅講道。

「不過,我有些奇怪。滿天云為什麼要搞個假的。真的出來豈不更頂事兒。一舉就可以滅了我們。滿天雲如此的干到底是為了什麼?」七爺說道。

「是啊,這樣子干他們差點全軍覆滅。」熊胖子點頭道。

「其中是不是在預示著一個什麼大的陰謀,我想,滿天雲布下了一個大局,只等著咱們上鉤。

而且,滿天雲一時沒摸清我們的底細,當然想一網打盡我們。他們如此干,還不是為了我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