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層層解開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層層解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一闕』過後就是『雙弄』了,既然這圖案認可了葉老大,估計是當初葉老大服食過當年盧定宗留在石棺中的太歲的緣故。使得這圖案在設定之後認為葉老大就是盧家人了。

所以才有親近感覺,對於盧家人,盧定宗的設置當然是幫助了。

這『門』顯出來就是預兆。下邊就是『雙弄』了,盧定宗肯定是個風流才子。

從他在唐朝古墓中的畫上表現,以及留的『火龍翔天』來看都能表現出這一點來。

『雙弄』,莫非就是伸手弄兩下,不過,這門是出來了,從哪裡弄起呢?」王仁磅說道。

「盧定宗是風流人物,肯定喜歡男女之事。」張隱豪講道。

「會不會是指男女雙弄,你摸我來我摸你,正好了。」王仁磅這二貨在這種環境下居然還會色色的笑道。

「可是惜哪裡去找女子。」張隱豪說道。

「男人爆菊不算吧。」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你們倆個二貨,現在咱們生死未知,居然還有心情在這裡開玩笑。」葉凡給了這二個傢伙一個『腦栗子』。覺得這兩個傢伙也太操蛋了。

「講不來滴葉老大,對於風流人物來講,什麼怪事不會發生。咱們可以試試嘛。」王仁磅貌似一臉正經。

「那中,你們倆個試試。」葉凡乾笑了一聲。

「no!我不是玻璃。」王仁磅直搖手指頭。

「女子倒有一個,只不過她不是人。」葉凡乾笑了一聲,「仁磅同志,犧牲一下色相怎麼樣?」

「少來,那是你的『貨』。」王仁磅直翻白眼,嘴一張,差點把剛吃下的東西都給吐了出來。

「雙弄雙弄,雙不是二嗎?二弄。會不會是『二龍』,兩條龍?」葉凡突然悟到了什麼似的叫了起來,爾後六隻眼都盯在圖案上尋找了起來。

「剛才咱們拼上去的可是石膠蠍子,哪來的龍?」王仁磅看了半天沒發現什麼,不由得有點喪氣。

「蠍子也有點像龍嘛。」張隱豪說道。

「就是它了,看,是不是,有點像龍。」葉凡突然指著最後拼湊上去的三隻蠍子。

「還真有點像啊,難道咱們搞對了?」王仁磅叫了起來伸手指頭點向了兩條『龍』。

不過,這門沒動靜。

張隱豪也試了試。還是沒動靜。

「還得葉大來,因為咱們不是盧定宗認可的人。」王仁磅搖頭。

葉凡伸手指頭點了進去,滋地一聲怪響。

「有動靜了。」張隱豪說著,三人退到了幾米開外。

不久,門上的石膠蠍子開始脫落,再下去,完全脫落之後就露出一個門洞來,剛好可以容納一個人鑽進去。

葉凡往裡掃描了一下,黑洞洞的沒發現什麼。爾後扔了根冷光棒進去。發現真是個過道。

裡面應該是開鑿出來的,洞壁上凹凸不平顯得相當的粗糙。

「反正一個死,進去。」葉凡講道,三人鑽了進去。當然也在時刻預防著有什麼暗箭暗鏢之類彈出來。

「既然是盧定宗指示的道路。應該沒有危險。」葉凡說道。當然,這話只能安慰一下自己,三人都不敢放鬆警惕。

就在這時候,旁邊一道風刮過。葉凡趕緊閃到一邊,當地一聲,一條手臂砸在岩石上。頓時砸下一塊粗達一米的巨石來。

而王仁磅早就拿出柔極刀跟一道麻黃身影戰成了一團,張隱豪也差不多。

而葉凡發現,有兩道麻黃身影沖自己合擊了過來。

一標紅施展開來,咔嚓一聲擊中一道黃影的手臂。卟地一聲,傳來一道悶響。

身影上的手劈應聲斷裂開掉地下,葉凡余光中描了一眼,發現是只人手,不過,直覺這東西跟人手又有些不同。

只不過暫時沒時間了,葉凡跟兩道黃影戰在了一起。

張隱豪功力太低,處處挨打,在過道里像只過街老鼠就剩下閃躲的份頭了。

「到我這邊來。」葉凡叫道,一扯就把張隱豪扯了過來。這邊趕緊放出了血僵嬋媚來。

有嬋媚相助,張隱豪儘管震驚得差點掉了眼球,但發現這血僵對自己並無惡意,也就鬆了口氣。

「她是葉老大的玩物,不要怕。」王仁磅一邊狂刺著一邊說道。

「去死吧。」葉老大一聲吼叫,一拳砸在黃人身上,黃人叭嚓一聲撞在石壁上,頓時斷了兩隻手。

感覺黃人也不怎麼樣,葉老大如法炮製,不久,四個黃人都給葉凡幹得支離破碎。

王仁磅直想吐,因為滿地都是黃人的鮮血跟內臟,肝啊肺啊心臟啊腸子流滿了一地都是。

「別怕,這是假人,只是古代高手製作的四個黃色玩偶罷了。」葉凡笑道。

「不會吧,這麼真,簡直跟真的沒有兩樣?」王仁磅跟張隱豪儼然不信。

「你們細看看,是不是有些不同。」葉凡神秘一笑,王張兩人蹲下身子仔細觀察了起來。

良久,兩人才點了點頭,讚歎道:「它娘的,太真了,比用現代科技搞出來的高科技模擬人還要像得多。」

「沒什麼奇怪,昌背山就出現過一隻。哪一個更大。這四個是模擬人製作的。功力估計達到12段頂階左右。可惜咱們不會這套,不然的話整出幾個半先天來,咱們a組還愁什麼沒有高手。」葉凡說道。

「玩偶畢竟不能代替人,他們的攻擊的靈活性就差了不少。而且,一些拳招都是事先通過製作者預設的。只能臨時頭用用,長期那是不可能代替隊員的。」王仁磅講道。

「難道這就是四摸?」張隱豪突然悟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