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三十章血里紅

第三千二百三十章血里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嘭嘭嘭……

吳俊等人一邊拚殺一邊覺得震驚,怎麼沙堆里好像有人似的。軒爾一想,一個個都以為是葉老大用的是隔山打牛之法打在沙堆上的結果,實際上根本就不是哪碼子事。

僅僅10分鐘,戰鬥結束。

滿天雲帶來的二十號人死了一大半,剩下七個被活捉了。

而滿天雲卻是剩下一隻手一條腿兒,血淋淋的被從沙堆里噴到了外邊,葉凡是淡定自若的收回了血僵。

張隱豪嘆了口氣,只好無奈的當起了臨時頭的臨床醫生,組織人手給這些傢伙包紮。

不然,滿天雲熬不過十分鐘。

天漸漸的晚了下來。

車天組織人手搭起了帳蓬,大家吃了晚飯,滿天雲也醒了被抬了進來。

葉凡細看下,才發現這傢伙長相還真是粗豪,鬍子拉碴的。

「雜種!」滿天雲還呸了一口痰朝葉老大而去,不過,換來的是水母那一頓拳腳。

這貨抽嘴巴抽得過癮了,連抽了十來下,直到滿天雲的腦袋都快成豬頭還想繼續。

「好了,別打死了。」葉凡擺了擺手。

「就不讓人打得過癮。」水母還嘀咕了一聲有些不滿的收手了。

不過,這娘們又撲上去又咬又抓了一陣子。爾後又故伎重演往滿天雲的胯下狠踹了二腳。

「葉凡,叫這女子住手,滿天雲留著有用。」這時,盧定宗的聲音傳來。「如果他真是滿天雲,看在唇珠面上,饒他不死吧,唉……」

「你還認識我嗎滿老賊。」水母惡狠狠的罵道。

「下去水母。」葉凡臉一板哼道。水母一看,還真有點發怵,退了回來。

「你……你是……顧豐的女兒。」滿天雲艱難的抬起頭來,看著水母。瞳孔突然睜大,一臉的不信。

「滿老賊,我狠不得食你肉挖你心。你個混蛋東西,你殺了我全家。你個混蛋……」水母一邊哭著又想上前,不過,被車天冷冰冰的抓住了手動彈不得。

「再亂來的話老子不客氣了。」車天冷哼道,在車天眼裡,只有葉老大,其他人全是屁。

「唉。我滿天雲縱橫沙漠幾十年。今天載了。」滿天雲痛苦的低下了頭。

「把你的那幾份。份拿出來吧。」葉凡淡淡的問道。

「什麼幾份,我不明白你講什麼?」滿天雲還想裝糊塗。

「你應該有孩子妻兒,即便是他們躲得再隱秘。但是,既然我們能拿下你。一查也能找到他們的。滿天雲,大家都是聰明人。就沒必要再繞彎子了。」葉凡冷哼道。

「是顧影告訴你們的?」滿天雲惡狠狠的瞪了水母一眼。

「她用這個交換我們幫她,你要活命的話就老實點。不然的話,你們全家都有些危險了。憑我們的實力,你們即便是還有幾個高手,有用嗎?」葉凡冷哼道。

「唉,我明白了。天機坪,就在哪裡。」滿天雲一臉死灰之色,轉爾說道,「我希望你講信用放過我的家人。不然,我滿天雲作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十三青衣都在這裡嗎?」葉凡問道。

「早沒有了十三青衣,自從顧豐出逃之後,十三青衣死的死藏的藏,現在就剩下我跟老七老八了。不過,剛才老七老八都死在你們手中了。我滿天雲已經沒有了兄弟。就這些可憐的手下,你們放過他們吧。我用我的命換他們。」滿天雲還有點骨氣。

「先把圖拿出來。」葉凡哼道。

「就在天機坪。」滿天雲說道。

「你還好意思講,都是你不則手段。害得十三青衣死的死藏的藏。滿天雲,你個混蛋東西。你對得起青王嗎?你對得起一衣帶水如兄弟般的十三青衣這些兄弟們嗎?」水母激動的罵道。

「我也是沒辦法,現代社會,誰還願意一直呆在沙漠里鬼混著。

這批財寶絕大部分都是我們滿天雲家族帶頭奪來的。而十三青衣名頭好聽,我們滿天雲家族出了最大力氣。

我們的武功也是最高的。為什麼這批財寶要分給十三個人。至少,我們滿天雲家族要佔大頭才對。

時下不是講究按勞領報酬,就是按現代理論來講,我們出了大力氣,當然得拿大頭了。」滿天雲嘶啞的吼道,「而且,這批財寶一直藏著有什麼用。

不如早日挖出來讓咱們十三青衣都能過上好日子。老祖宗的想法在現在已經過時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想重建精絕王國。華夏國政府會允許嗎?這話講來容易,根本上就是不可能的。就憑著咱們這點小力量,人家派出一個整編師來就能滅了咱們。有好日了不過為什麼要過這種生活。重建精絕王國的夢想早就破滅了,總是還有一些人在痴心夢想。

明明不可能的東西為什麼不去改變。這都過去幾千年了,青王的夢想,只能代表他那個時代。

即便是在他那個時代,精絕國也只是漢朝的臣國,也算不上獨立。

最後居然還給樓蘭吞併了。這是自然趨勢,這是大時代的結果。

哪個王朝能永遠頂在沙漠里,即便是當初強大的樓蘭國也不是消散在茫茫黃沙這中了。」

「你這想法可以跟各位兄弟勾通嘛,即便是要挖掘出來,哪也是大家一起動手是不是?

現代社會,大家都是現代人,都接受過現代理論。誰也不是老古董,哪像你這種人,根本上就是你想獨吞這批財寶。

這邊還講得好聽,冠冕堂皇罷了。鬼也不會相信你這說詞的。」水母吼道。

「廢話少講,滿天雲,那都是過去了。不過,你們這舊的屯兵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