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三十四章殺得過癮

第三千二百三十四章殺得過癮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沒錯,我剛才也想到了用炸藥,現在想想還真不行。一炸之下,什麼都沒了。而且,大量炸藥同時炸開威力很大,搞出來的動靜也很大,到時無法收場了。」葉凡說道。

「先用少量的炸藥炸,不要一次性炸,而是連續著小炸。這樣持續開來,這半成品的煉物產品會逐漸鬆動的。

到時,以你的內勁強悍大力之下估計能挖開了。不過,在挖後要注意安全。

天曉得裡面還藏著什麼。既然搞得如此的完備,肯定有一些反擊挖開者的設置的。

別小看這些,會要人命的。」盧定宗講道。

葉凡於是交待張隱豪干起這事來,不久,不斷的小炸聲從坑裡傳來。

「他們好像開始炸了。」一個蒙面的黑衣人說道。

「嗯,讓他們先炸開,等下子咱們去撿現成的。」另一個體態較胖的黑衣人說道。

「你摸清他們的真正實力沒有?」瘦子黑衣人問道。

「實力相當的強,不過,咱們現在人馬多。他們就十來個人,而且,經過與十三青衣的戰鬥之下,肯定有一半都將受傷了。

而咱們有三十來號人,這次你帶來了好東西,這種俄制的步槍威力很大。

只要戰術得當,那裡,就是他們的墳墓。」胖子黑衣人冷冷哼道。

「呵呵,這次我可是出了大價錢才搞到這些的。這些手雷,衝鋒槍,還有一挺輕機槍。

到時,全搞死他們不成問題,高手又怎麼樣。在咱們這些大功率槍械面前只有死路一條。

就是先天強者也能滅了。更何況,咱們也不是低手。對於沙漠來講,咱們比他們更熟悉。」瘦子黑衣人笑道。

「那個葉凡是個強勁的對手,別看那小子年輕,厲害著。在十三青衣的陷坑裡居然還能活著出來。簡直是個奇蹟。」胖子說道。

「奇蹟將不再屬於葉凡了。」瘦子的話特別的冰冷,好像一道寒冰般的冷。

「差不多了,可以用大力打開了。」盧定宗說道。

「先不打開,明天再開。休息一晚上,太累了。」葉凡講道。

夜悄悄來臨了。

「那些傢伙肯定會趁黑行動的,不然。白天他們就沒機會了。晚上咱們能見度有限。」王仁磅說道。

「告訴大家,把好東西全拿出來。先前沒亮出來的現在全亮出來。只要發現異動,殺了。」葉凡手一豎刀,霸氣十足。

「呵呵,晚上來咱們也不怕。咱們最新的夜視裝備清晰度也不錯。不過,如果從沙子里挖過來咱們就有些抓瞎了。」費一度說道。

「挖沙總會有響動的。這個不用擔心。叫張隱豪用特殊設備隨時開著,用聲納探測應該能探測到地底下的動靜。」葉凡講道,大家吃飽後休息了一陣子,夜越來越黑了。

葉凡的人全都散開了,對坑道中央形成一個保護圈樣。而且,範圍很開,防備範圍達到二里之地。

而葉凡早就跑到三里之外了。風沙沙的響著。

「***,來了。」葉凡冷哼了一聲,發現兩道黑影鬼鬼崇崇的往自己的住地靠近。

滋啦……

「怎麼?」一個傢伙轉頭一看,一顆腦袋旋轉著砸了過來,那傢伙嚇破了膽,大叫著『救命啊』。

不過,只叫出三個字,腦袋也給血滴子抓著飛向了幾十米開外。就剩下身子噴著鮮血倒在了沙堆里。

叭叭的槍聲響起,葉凡貼在沙子里觀察著。

發現剛才好像觸發了似的,那邊突然響起幾十道火舌。

而葉凡那邊也開火反擊開了。

在黑夜中這火舌特別的刺眼。葉凡遊走過去,反手一刀,噴著火舌的一個傢伙倒下了。

發現好像有道火舌很賣力,應該是機槍之流了。

葉凡冷哼一聲,一標紅遠隔半里之地一閃而過。機槍。頓時就啞火了。

「老六,怎麼回事?」有人問道,那人只問了半句,葉老大的刀無情的收割走了他的生命。

轟……

不明人已經接近了葉凡的住地,剛才誰挨了紅邪一掌,頓時腦袋就開花了。

這老傢伙由牛霸背著,見人就出掌,基本上就是一掌就解決一個。而且,有他相助,牛霸跑起來也特別的快。

葉凡像一台收割生命的機器,一圈環下來倒在葉老大刀下亡魂已經有了七八個。

滋嚓……

一道劍光淡淡的隔空扎來,葉凡伸手一彈,一指點在劍光上。啪地一聲,被震得退了一步。心裡一動,知道這傢伙實力不弱。

鷹眼之下,發現有個瘦子正貼在一顆枯樹底下抬起了槍。

「***還想開槍。」葉凡心裡罵著,一動,血僵一雙剛硬的手已經箍在那瘦子脖頸之上,瘦子趕緊往上一彈想轉開。

咔嚓一聲,瘦子噴著血倒下了。

「紅爺!」有人慘叫著,幾梭子彈射了過來。

「還紅爺,現在成死爺了。」王仁磅的聲音傳來,卟地一聲,叫『紅爺』的傢伙不甘心的倒下了。

幾道火舌傳來,王仁磅一個飛撲到了沙子里,葉凡柳葉飛刀出手,滋啦幾聲,三條性命入手了。

不久,發現一個胖子在沙堆里滾著跑。那人慌裡慌張的不成樣子。

「嗯,好像是七爺那傢伙。」王仁磅說道。

「活捉了他。」葉凡的冰冷聲音傳來,蝙蝠飛了出去,渣地一聲,七爺那胖乎乎的身子被什麼割了一刀,頓時,大腿一片鮮血,七爺慘叫一聲,抬起槍來亂掃。

不過,一抬頭,差點嚇死了。

因為,先前見過的血僵那有些瓦綠的臉正湊在自己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