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三十五章心要狠手要辣

第三千二百三十五章心要狠手要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六千萬就六千萬,行,你放了我們,我回去拿。」七爺像是被人殺了一刀,沉重的點頭。

「現在銀行都可以轉賬,不必要這麼麻煩。」葉凡哼道。

七爺沒辦法,只好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六千萬就轉進了葉凡的賬頭上。

「慢走啊七爺,我就不送你了。」葉凡說道,七爺一伙人騎在駱駝上,一夥殘兵敗將們終於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葉大,你太善良了。」吳俊說道。

「呵呵,他善良。」王仁磅譏諷著笑道。

「不是嗎?還給七爺留下了五千萬的房產。不過,就怕這傢伙心裡不服氣。後頭又會整出什麼妖蛾子來。此人混跡道上幾十年,結交的人不少。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所以,不如昨天晚上會滅了,往這沙漠里一埋,鬼也難知道。這種人打不死後患無窮啊。」吳俊說道。

「呵呵,他沒機會了。」葉凡神秘一笑。

「沒機會?」吳俊一愣,轉爾若有所思。

「全部舉起手來。」七爺的人剛走出百里,突然從沙堆里跳出幾十號人馬來。個個手中都是衝鋒槍。看穿著,好像還是野戰部隊似的。

「解放軍同志,我們是來旅遊的。後來遇上了劫匪總算是逃了出來。

謝謝你們了,我們現在急需要藥品跟食物。你們能不能供應一些。

到時,我絕對到你們部隊送錦旗。」七爺一臉淡定,轉爾指著後邊說道,「劫匪就在百里之地,他們正干盜墓的活。你們如果現在去正好來得及。」

「賊啊抓賊了,蘭旭天,我們盯著你好久了。你被捕了。」一個少校上來亮出了逮捕證。

七爺這真名好多年沒人叫了,頓時,這傢伙臉上露出震驚。說道:「你們搞錯了吧。」

「沒錯,抓的就是你們一夥。你們乾的事自己清楚,就不用我在這裡說了。自有法律跟你們對話的。」少校手一揮,幾十個兵蛋子如狼似虎上前銬上了。

凡是不服氣的先來一槍托,再不服氣就給一槍,頓時,七爺的人全老實了。

「葉凡。全解決了。」龔開河說道。

「龔組,你們收穫可是不小啊。七爺的三處房產,五千萬啊。所以,我們這邊拿到的六千萬現金是不是可以不用提成了?按這比例的話咱們差不多五五分成了。」葉凡笑道。

「少來,還是按規矩辦,我們提三成半。這是針對這次活動的。

而且。抓捕七爺的活可是我們的人乾的。這大老遠的把外圍部隊調過來,同志們也很辛苦。

這補貼總得發一些是不是?」龔開河哼道,「而且,這樣一來,你們可以一勞永逸了。

我們幫你解決了後顧之憂。當然,七爺這種人早該抓了。只不過以前我們不想管這事,他正好撞槍眼上了。」

「你狠。不過,七爺的人馬中也還有二三個可用之材的。比如虎齒,可惜的是熊胖子殘了,沒用了。還有狼霸也可以用,組裡完全可以考慮收進來就是了。組裡這次也是豐收,既得錢又得人是不是?」葉凡講道。

「這個當然會考慮的,慢慢來。不過,你們該交的跟這是兩碼事。咱們一是一二是二要分清楚。」龔開河說道。「對了,那批財寶要挖出來。不過,安全第一,你千萬別傷著了。你葉凡同志可是組裡的台柱子,損不起。」

「貓哭老鼠罷了,既然要『劫錢』又假惺惺的。龔組,你可是當今最『高尚』的人。」葉凡譏諷道。

「呵呵。都是為了國家嘛。高尚不高尚無所謂了。」龔開河笑道。

「為個屁!」葉老大氣得掛了電話。

「收穫不錯嘛,五千萬進賬,六千萬提三成半也有接近兩千萬,葉凡這次行動不錯。還沒開挖已經為組裡弄回來了七千萬。這小子還真有些手段,如果去財政部的話豈不是更合適?」計永遠開心的笑了。

「下邊如果能挖出來估計會晃花了老計你的眼,我對這批財寶很有興趣。聽說幾百年沒開啟了,估計還不止這個年代。既然用特殊黃泥蓋著的,裡面肯定有好東西。我希望能出土一些珍貴藥材。對於錢,我倒是看得淡了一些。」龔開河說道。

「呵呵,老龔你偉大啊。」計永遠的話里居然也有譏諷味道。

「咱們,彼此彼此罷了。你的腰包也將鼓起來了。這對你來講更為重要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查,一窩子全端了。就讓七爺成為京城的歷史吧。」龔開河眉頭一緊,正義十足。

「七爺還能出來嗎?完全可以在鐵山監獄養老了。」計永遠冷哼道。

「可惜的是那種特殊的黃泥土咱們無法複製,不過,得叫張隱豪多整些回來研究一下。」龔開河說道。

「吳組長早帶人去了,他可是比咱們還心急,一聽說了這種硬過鋼材的黃泥土就來了興趣。這位同志就這樣子,對於未知的東西永遠充滿好奇。」計永遠笑道。

「你我不一樣嗎?期待著葉凡能挖出什麼來。」龔開河笑道。

「葉凡還真是聰明,這種連槍彈都難以打進去的黃泥巴,他居然想出了連續爆炸法來。不錯,腦子夠靈的。」計永遠贊道。

「這次完成任務回來,張隱豪可以提少將了。先提銜爾後去中辦任職。

居葉凡說還可以為張隱豪提上一級功力。他現在是八段,如果能到九段的話,倒也不會辱沒了咱們中園海保鏢團的威名。

不然,身手太低,難以服眾。」龔開河講道。

「是啊,那些個保鏢們平時戴著大墨鏡,個個都是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