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棺槨中居然是

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棺槨中居然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沒錯沒錯,葉大,你是不是到先天了?」張隱豪問這話時聲音好像都有些顫慄。這貨一臉的興奮外加激動。

「你們倆個,趕緊把這吃了。」葉凡心裡一動,拿出那截盧定宗稱之為廢物的烏雲洛基木來一把截成兩截。

一截收起,一截用手一搓去成了粉末狀,王仁磅跟張隱豪來不及多想,馬上張嘴猛吸。

不久,那烏雲洛基木粉末進入了兩人嘴裡。兩人身體不久就劇烈的顫慄了起來。

葉凡雙手往下一按,一朝彩柱之氣從手中冒出直往兩人天頂蓋而去。這是葉凡在用內氣直接消化灌輸營養物質刺激著兩人衝擊新的境界。

這被盧定宗稱之為廢物的烏雲洛基木其實質上比百年的老山參王還要大補。那只是因為人家盧大佬的眼光太高的緣故。對於現代人來講,那可是不得了的寶貝了。

半個小時,兩人停止了顫慄。

而墓上的紅邪跟車天等人都有些扛不住了,不過,葉凡三人沒上來,而也沒發出什麼求救的信號,大家都不敢松下手來,都在拚著命的往那屍魅攻擊著。

不過,自從葉老大吸完了那隻屍氣之掌過後,屍魅的威力好像小了一些。

「多謝葉大相助,老子到達11段頂階了。」王仁磅很認真,很恭敬的朝著葉凡居然半膝下跪來了一個武士禮節。

「謝謝葉大,隱豪我現在到九段開源了。我作夢也不敢想。現在,終於實現了。」張隱豪也一樣的動作,而且是雙膝下跪的,連眼眶都有些濕潤了。

對於武者來說,最再乎的就是功力境界的提高了。

葉凡也沒攔著,硬生生受了兩人一拜。因為,葉老大認為自己可以居功,可以受這兩拜。

「開!」葉凡這次沒用橇棍,直接豎掌為刀往上一扯,一股大力吸扯而去。

頓時,在墓室上空形成一道風旋之力,大力狂扯之下,棺槨蓋子咔嚓一聲。

終於頂不住葉凡這先天強者的吸扯而飛旋轉著到了空中,葉凡往旁邊一拉,棺槨蓋子飛到了地板上。

三人往棺槨中一看,頓時陷入了獃痴之狀。

裡面哪有屍體?

沒有屍體是什麼?

瓊鼻瑤目,彎眉,一個端莊清麗到了極點的女子正鮮活的躺在棺槨裡頭。

該女子跟活人沒有兩樣,要不是沒有呼吸之聲的話,葉凡還以為是活人。

女子全身罩在一些如玉般的流光物質之中,不過,在女子胸脯上卻是掛著一把黑色的猙獰大鎖。

這把大鎖有兩隻巴掌大,其掛鎖的鏈子有兒臂粗大。而且,看上去一點都不精緻。並且,顯得相當的詭異。

「怎麼戴這麼大把鎖,倒是怪事,也不感覺到累。」王仁磅嘀咕道。

「不對,好像這把大鎖就是拿來鎖這女子的,而它並不是裝飾物品。如果是裝飾品的話應該很精緻。而且,絕不可能像鐵鏈一般。」張隱豪細看了幾下。

「怎麼說?死了還鎖著,這人有毛病啊?」王仁磅不服氣的哼道。

「古代有人的霸佔**特別的高,死了後會把寵信的人給活葬了。

主人怕寵女跑掉,所以,特製了大鎖給鎮壓著。就是一輩子,直到地府也要跟著他了。」張隱豪講道,「比如王室來講,還有在地底下建冥殿供陪葬的寵女所用的。

而陪葬的女子先前還沒死,直到後來老死或病死,或嚇死在地下了。

這是一種非常不人道非常殘酷的陪葬之法。」

「難怪會從棺槨中冒出黑青之氣形成屍魅,看來,此女心中充滿了極度的怨氣。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屍魅。」葉凡點頭講道。

「不如咱們把大鎖給解開怎麼樣,爾後火化了這女子。這樣子也算是做了一件功德之事。」王仁磅說道。

「可惜她死了,不然仁磅同志你這情聖會不會動心都難說。漂亮的古代美妹啊。」張隱豪笑道。

「食色姓也,這沒什麼奇怪。這女子的確高貴,估計是古代王室中人。而這女子眼珠子居然是藍色的,估計有著古歐洲人跟華夏人雜交的血統。會不會是傳說中神秘的精絕國王后?」王仁磅興趣得很。

「完全有這種可能,從這墓室的規模以及陪葬品來看,都是很上檔次的。只不過,這裡沒有任何的文字說明,倒是頗為令人費解了。」張隱豪點了點頭。

「先解鎖。」葉凡說道,伸手往鎖上吸去。哐哐幾聲怪響聲傳來過後。

大鎖中突然的就冒騰出一股黑氣,瞬間就瀰漫了整個棺槨。三人一看覺得有危險,所以,馬上想退出去。

不過,這時都感覺一暈,身子居然被硬生生被吸進棺槨之中。在飄渺的紅花綠葉之中似乎還看見了三具屍體。

三人走了過去,「怎麼回事,不是咱們的身體嗎?」王仁磅叫了起來。

「的確是咱們啊。怪了,我們難道死了不成?」張隱豪點頭道,這時,場景又變了,天空一片灰濛濛的。不斷的有鬼嚎聲傳來。

王仁磅是姓情中人,一聽,悲從心起,居然大哭了起來,張隱豪挺了挺,也一屁股坐地下哭叫了起來。

「唉,死了咱們還能幹什麼。十三,你成寡婦了。」王仁磅哭叫道。

「唉,老子還沒老婆,就這樣子去了,我不服氣啊。我將軍還沒提啊。都是該死的資歷給害的。這它娘的,搞什麼,誰把老子搞死了。」張隱豪叫著瘋狂的跳了起來。

「唉,圓圓,還有咱們的孩子,咱們還沒正式辦婚事呢……」葉老大也是悲從心起就想哭,沒忍住,葉老大也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