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操底子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操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操底子不過,當葉凡把這個意思跟孔端電話中勾通時。想不到孔端卻是不同意這種作法。

孔端的意思是還是再等等,等想到好的輒子時再說了。

「等等,要等到什麼時候?紅谷寨的群眾們盼水連眼都望穿了。咱們總得讓他們過個好年,一個沒水年,他們心裡會痛快嗎?

再說了,基本農田改造方面專家組也提出了用水問題。不然,沒有水農田改造只能講是空話一團。

更何況,那天的事你又不是沒看見。咱們不及時的解決這個問題,估計,他們會對咱們同嶺市委市政府失去信心。

這個,要不得。言必行,既然那天當作大家面咱們都作了承諾,就得去實現。」葉凡口氣嚴厲的說道,自然有批評孔端的意思了。

「可是咱們這樣子干可是有強搶的意味,法制社會很可能讓會咱們市委市政府落人口失。

萬勝集團並不是個軟柿子,在咱們晉嶺省也是有一定實力的。人家總部又在省城,到時一折騰就能傳到省委領導耳里。

這對咱們同嶺來講,並不是件好事。我的意思並不是講不要水,水肯定是要。

但是,得等咱們想出辦法時再去要。到時,他們也必得放水是不是?」孔端解釋道。

葉老大曉得,這傢伙根本就不同意自己的主張。只是不好明說罷了。

如果紅谷電站的事真跟孔家有關係的話,估計,當初建電站以及賤賣電站的事孔端估計應該是曉得這事的。只是這傢伙在裝傻罷了。

「來不及了,先弄三成的水量讓紅谷寨民過個好年再說了。」葉凡非常霸道的說道。

「那好,你決定就是了。」孔端無奈的說道,不過,葉老大還是從他的口氣中聽到了些許的不滿。

孔端也沒辦法,如果不同意到時傳出去,那豈不是自己這個市長不顧老百姓死活了。這頂大帽子孔端是無論如何也是不肯戴上的。

散會後,米月找到了葉凡。

「葉〖書〗記。這個,也不是長久的辦法。要徹底解決紅谷寨民生活及生產用水問題,那就得找出一條合理的要求,最好是跟電站簽定個協議書他們就不能故意推拖或停水了。」米月講道。

「這事,直接找他們沒用。咱們現在也沒時間去找到辦法。我是想,要徹底解決紅谷電站跟紅谷寨子的問題。那就得釜底抽薪才行。」葉凡講道。

「釜底抽薪,怎麼抽法?」米月眨巴了一下好看的鳳眼,問道。

「查。查出電站賤賣的真正原因。這裡頭。貓膩肯定有。只要查出貓膩,到時,沒準兒還可以收回電站。到那個時候。電站是我們政府的,還不得由我們講了算。」葉凡說道。

「葉〖書〗記,這樣一來可是會牽扯出許多同志的。在剛經過政務院督查組一行的事件後。會不會引起下邊同志們的強烈反彈?」米月有些擔心,看了看葉凡,說道「而且,我有些擔心。

葉〖書〗記你是個一心為百姓的好乾部。但是,樹敵太多,恐怕今後的工作更難開展。

更何況,電站的事複雜。到底怎麼樣誰也不清楚。也許,當初賣掉電站個中有許多不得已的原因。並不如那個記者所講的那樣。

估計這個中真正的原因他也不是很清楚的。有些事,表面上是這樣,其實並不是這樣。」

「有啥辦法,不干事者為為官者之中庸之道,這種人只要有關係,遲早會得到提拔。

而幹事者必遭人忌恨,因為你要幹事就得觸及某些人的利益。不干事這不是我葉凡的性格。這事,顧慮太多的話那就沒得幹了。

所以,我暫時不想考慮這潭水到底有多深,會觸及誰的利益,誰惹怒到誰。

目前來講。解決紅谷寨民的緊逼問題就得先解決掉。」葉凡表情平靜的講道。

「嗯!」米月沒再講話,雖說答的聲音很輕。但這是米月在表態,不管怎麼樣,她跟著葉老在一起上。

省城龍江市,萬勝集團總部大樓一間豪華辦公室內。

轉角處放著幾個獨人沙發,此刻一個沙發上正坐著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頭髮梳得根根醒目的中年人。

此人就是萬勝集團大當家,省政協委員,省大代表,龍江商會副會長柳西河。是晉嶺省排名前10的大富翁之一。

他的對面坐著萬勝集團分管電力一塊的經理郭陽「柳董,雖說紅谷電站只是個小電站。一年也不過幾千萬的收入。但是,紅谷電站掛的是萬勝的牌子。

同嶺那葉凡小兒如此的干,明擺著欺負咱們萬勝。這事,已經到了再也無法忍受的地步。

你沒看見,那天他是多囂張,根本就沒把省城萬勝擱眼中。柳董,我跟著你也有幾十年了。

從萬勝創業到現在成為晉嶺商界的霸頭之一。我還從沒見過如此囂張的官員。

如果他是省委一把手如此囂張還有囂張的資本。可是他不是,不就是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憑什麼如此的囂張。

你要囂張也行,但也不能拿我們萬勝當猴殺!他找錯了東家。」郭陽一臉憤怒,講道。

其實,郭陽不但是他的下屬,而且兩人還有親戚。

「聽你們講了,我不得不佩服此人。」想不到柳董講出這話來,郭陽一聽,頓時愣住了,看著柳董不曉得下邊該怎麼講了。人家柳董還佩服葉凡,你還怎麼告狀,那不是自討沒趣。

柳董把茶杯往桌上輕輕一擱,轉爾說道:「但是,佩服歸佩服,不過,此人這樣子干到底想為的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