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五十三章人臉

第三千二百五十三章人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當時我心裡憤怒得要死,可是,沒辦法,只能忍著,結果,不是裝傻就是推說有病或受傷什麼的。

這樣一來推了兩次過後,有人開始講閑話了。說我只是一紙老虎,中看不中用。

只是武當的牌頭響罷了,實際上估計根本就是一低能者什麼的話。」張天霖一臉的苦澀。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師叔,這話講起來就長了。是這麼一回事兒,五年前剛突破到八段頂階不久就發生了一件事。

那年我到五風嶺訪友,路過一個不知名的山,後來才知道它叫鬼哭坡。

據說經常有鬼在半夜啼哭,那地兒較偏僻。後來打聽出來才知道這鬼哭坡根本就是一個亂葬崗。

解放前死了不少的人,據說還有千人坑什麼。不過,一直以來那地兒就是亂葬死人的,估計要追溯上去往前推到千年前了。我當然不信這個邪,所以,大半夜的我照樣子從鬼哭坡而過。不過,剛到鬼哭坡時就聽到有人在哭。

我當時一愣,以為是不是聽錯了。於是循著聲音走去,當時看到的那個場景就是大膽的我也感覺腿根子有些發軟。

深更半夜的居然有一隊人在抬棺材,這個隊伍中有的人還戴著牛頭馬面什麼的面罩,一陣陣陰森森的風傳來,令人是毛骨悚然。

我嚇得趴在一塊石頭後邊不敢有動作了。發現這隊人好像在飄一般,而且,一個個似乎都有些扁扁的。不像是活人。

當時我還真懷疑莫非是遇上鬼了,可是這世上哪裡有鬼。而就在這時候,那支隊伍中的人全都張嘴一吐,每個人都吐出一隻長長的好像蚯蚓樣的東西來。

不過。很長,每條蚯蚓都接近一米左右,就那樣子從每個人的嘴裡慢慢的爬了出來。

而不久,那口抬著的棺材咔嚓一聲響。好像突然產生了巨大的吸力似的,一股青霧騰起,這些像蚯蚓樣的東西居然全都被棺材給吸了過去。

不久,棺材上堆滿了長蚯蚓。這些蚯蚓蠕動著全都像纏麻花一般的糾纏在棺材外邊。

一股股難聞的氣味兒籠罩著周圍上百米之地,就是我遠隔三四十米距離都想吐。不過,我不敢吐,獃獃的看著。

就在這時候,棺材又是嘭地一聲震響。整個棺材蓋子居然飛到了空中爾後被一個扁扁的人給接住了。

陣陣青色霧氣從棺材中冒出來,在青霧中。我看到一隻大蚯蚓冒出了頭。

這傢伙塊頭實在是粗大。足有小水桶粗大。那頭長得實在是難看,我簡單就形容不出來。

好像是在一個坑坑窪窪的拳頭上長出兩隻眼一張嘴外加一個鼻子就那樣子的東西。

而且,這東西全身長滿了像蜈蚣一樣的長須。只見它嘴一張。一吸,棺材外邊的小蚯蚓全給它吸到了空中。

而且。這些蚯蚓在空中打著轉兒,不久就抱成了一團,而且,詭異的是不斷在壓縮似的。

不久,這些蚯蚓給壓縮成了一個小排球大小。而那隻大蚯蚓一吸就把它給吸進了嘴裡。

而就在這時候,好像是哪只大蚯蚓的尾巴從棺材裡翹了出來。頓時,我驚訝得叫出聲來。

因為,大蚯蚓的尾巴處居然粘著一張人臉。這人臉而且還是以前我們武當派的叛徒寧天機。

他居然還朝著我笑了一笑,就在我嚇得想跑之時,大蚯蚓嘴一張,一股青霧中夾雜著它還沒吃完的小蚯蚓的殘貨直噴我而來。

我趕緊閃開,不過,剛才被寧天機一笑反應頓時慢了下來。而最後被青霧夾著蚯蚓殘皮給打在了臉上。

那蚯蚓殘皮在沾上我的臉頓時就化成了水似的直鑽了進來,我是趕緊跑走,這時也顧不及什麼了。

等我跑到幾十里外一個小鎮里才發現臉上已經沒有了任何東西。那蚯蚓殘皮好像就那樣子在我的臉上消失了。

不過,後來每隔一段時間臉上就會發癢,癢起來會要人命。而且,臉皮腫得很大,整張臉都呈紫黑色,跟傳說中的殭屍倒有點像。

而且,到後頭就越來越糟糕了。臉不但呈紫黑色,而且像是長了膿瘡一般漸漸的爛了進來。

那段時間我不敢見人,而派中人也去鬼哭坡查過,不過,沒發現任何的那天晚上的線索。

後來師傅回來了,他檢查過後給我抹了武當最好的九花玉露丸。而且用他那精純的內息為我重新洗了臉上皮膚等。

並且把內氣貯存了一些在我的臉上皮膚之中,雖說暫時來講癢起來時不會爛了,但是,從此後,我的功力就停止在了八段頂階境界。」張天霖相當憂鬱的說道。

「師兄怎麼診斷的?」葉凡問道。

「他說這是一種奇怪的毒,而那隻大蚯蚓應該不是蚯蚓。而是一種像蜈蚣樣的東西。只不過因為沒有樣品,他也不好揣測這個。他說暫時把毒給壓制在了我的皮膚之中,但治標不治本。一旦發作就不得了啦。」張天霖說道。

「師兄沒去過鬼哭坡嗎?」葉凡問道。

「去了,不過,也沒發現什麼。而且,當時帶的人多,把地皮都翻進去了二十來米,除了見到累累的白骨以外並沒有什麼收穫。

後來,師傅又搜索了周圍幾十里之地,但是都沒發現什麼那天怪異現象的痕迹。

那天那些人走過後就連一點痕迹都沒留下。不過,師傅講了,這事,估計跟武當那個叛徒寧天機有關係。」張天霖說道。

「對了,你詳細給我講講寧天機的事。不得有隱瞞,不然的話,我也找不到線索幫助你了。」葉凡一臉嚴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