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五十九章玩不死你老傢伙

第三千二百五十九章玩不死你老傢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有些事,不清楚時覺得神秘,一旦解開根由就會覺得原來不過如此罷了。

不過,八個內凝聚體一起攻擊過來,葉老大一時還真給它們搞得有些手忙腳亂了起來。

因為,這些東西既不像人又不像什麼,只像山洞。而這些不規則的山洞內聚體攻擊方式也是多種多樣。

或者以圓環狀旋轉著過來,因為不規則,所以,在旋轉過程中好像有許多的鋸齒一般,要是給挨上一下也是不得了。

而有的是以加勒環的形式套過來,有的還會收縮擴張。不過,雖說一時手忙腳亂,但,也讓葉凡的蝠功在這些內聚體的攻擊之中得到了嫻熟的進展。

『大般若轉息法』。葉凡頭腦中突然冒出寒潭中寶志禪師的功法來,可以通過此功把藏於骨頭等物內的內氣給吸收過來再煉化為自己所用。

跟傳說中的乾坤大挪移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既然這些像門洞樣的玩偶是內氣凝聚成的,而且,這些內聚體全是由內氣凝聚而成,都一千多年過去了保存得如此的完好。

那說明這種內氣的質量很高,那何不用此功法把這些內氣給吸收為煉化為自己所用。

當然,在吸收過程中也有著相當的危險。就怕這些內氣的質量過高反倒是爆了葉老大了。

只是,現在也是騎虎難下,不吸收的話一直打著累也得把自個兒給累死了。

葉老大一咬牙「大般若轉息法』施展開來,一道吸力打在了天門的凝聚體上。

滋……

那道門居然抖了抖,看來有戲,葉老大加大了力度,第二次用了八成力勁打在天門凝聚體上。

嚓……

不過,啵地一聲,葉老大的力勁被反彈了回來反倒把自己給震得摔倒在地。

三化大師就是聰明,估計也想到了有人會吸這些內氣玩偶的內氣。所以,還有一定的保護跟反擊的措施,葉老大有些喪氣。

不過,一轉爾,這傢伙不死心,把內氣蝙蝠逼了出來直奔天門洞而去。

這次還真是順利,蝙蝠很順利的往天門洞里一紮就進去了。頓時,葉老大感覺自己好像置身於一個全部被液化了的內氣裝成的池子里。

那濃烈得像是漿糊樣的內氣浸潤著葉凡,不斷的往蝙蝠全身鑽了進去。蝙蝠伸開翅膀,在這內氣液體中暢快的上下波動著,吸噬著。

三化大師絕對沒想到,葉凡居然有這種古怪的蝙蝠。而自己設計師的內氣玩偶居然不排斥這種蝙蝠。因為,兩者都是由內氣組成的。

最後,那個門洞大的內氣玩偶被吸食煉化過後就剩下黃豆大的一粒液體進入了葉凡的丹田之中。

據蝠王講,先天強者的內氣還沒能完全液化。只能講是半液化狀態。

而念氣階段的強者的內氣就完全液化了。這就是把內氣收縮壓制的結果罷了。

天門被吸轉爾葉凡的蝙蝠扎進了地門,又是一般照做。地門玩偶又消失,變成了葉老大丹田裡的一滴內氣液體。

如法炮製,葉老大解決了生門跟死門。

不過,這時也感覺丹田中充滿了爆炸性的能量,如果還要再塞點的話就有爆體的危險了。

這貨心裡嘆了一聲正想鑽天門而進之時。

一支長標不曉得從什麼地方飛刺而來,葉凡一個轉身內氣一扯就把長標給扯開了。

不過,長標拐了個彎後又轉扎了過來。

葉凡曉得,這長標並不是內氣凝聚成的,而且是真正的現代合金製成的。這三化大師是一千多年前的人物,怎麼可能出現這種合金。

葉凡心裡冷笑了一聲,知道昨天晚上張天霖講的話應念了。於是,鷹眼張開,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

爾後猛地往跳動著的貧富兩門給狠狠的攻擊了一下,內氣被觸化了。貧富兩門也是狠狠的撲向了葉凡。

而葉凡一個轉身,突然以極限的速度一下子抓往飛過來的長標往來處撲去。

啪啪啪……

一連竄的拳腳聲響起,葉凡早就閃到壁旁看起了熱鬧。因為,貧門跟富門兩道內氣玩偶正跟一道黑影斗在了一起。

而葉凡心裡一動,把陰陽之門兩道玩偶也給吸引到了黑影旁邊。

這樣一來,四個內氣玩偶跟黑衣人打成了一團。

戰鬥是jī烈的,儘管黑衣人功力高,葉凡觀察了一陣子認為這傢伙有著半先天實力。

但是,四個內氣玩偶也不是蓋的。個個有著半先天實力,雖說單對單因為是玩偶而打不過黑衣人,但四個打一個還是遊刃有餘的。

一樣合擊起來。

不久,在四個玩偶的攻擊之下。黑衣人節節敗退。再爾後,黑衣人被死門一框框到地下。

而另外三門中的陰門一下子收縮,像孫猴頭上的緊箍環一般箍住了黑衣人的頭,而且,越縮越緊。

而旁邊三門還在攻擊著,黑衣人多方受制。

滾落於地被打得慘叫連聲。

不久,鮮血冒了出來。黑衣人已經全身是傷,眼看快不行了,這貨居然叫道:「葉師弟,我是武當派的人,你幫助我一下。」

「你是武當派的人,怪了,你是誰?」葉凡故意問道。

「我叫張有塵,早就進後山隱修了。所以,你不知道。」張有塵在地下翻滾著大叫道。

「張有塵,沒聽說過。我就聽說過張無塵,他是我師兄。你這盜賊,什麼時候偷偷溜進這影樓想幹什麼,居然還想假冒武當的長老,活不耐煩了是不是?」葉凡冷哼道,一腳隔空下去踢得張有塵殺豬般的叫了起來。

「我真是無塵師弟的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