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不放水也得放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不放水也得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法!」柳董哼聲著看著郭陽。

「告上法庭,即便是咱們自己能贏可也是拖不起啊柳董。現在的法院,像這種案件,而且還涉及到同嶺市政府。沒有個一年兩年的肯定判不下來。他能拖得起咱們可是拖不起。到時,電站一直被拖著運轉不了可不行。」郭陽有些急了,大聲的說道。

「拖什麼,雖說到年底了,但是,咱們還是可以辦些事嘛。人言說,人大舉舉手,政協喝喝酒,那是講我們政協沒什麼作用。其實不然。這個也太片面了一些。

所以,咱們要做到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侵權要賠償、違法要追究。

葉凡不依法,直接以行政手段來制衡甚至威逼紅谷電站一個私營企業,這其實就是權力的濫用。

紅谷電站並不是市政府下屬部門,一切要用法律手段去解決。所以,郭陽,你忘了,我還掛著個省政協常委的頭銜嘛!

你申訴報告理好沒有,拿過來,我馬上就過去一趟。」柳西河講得很輕鬆。

又過去了一天,專家組對紅谷寨的全面考察也已完成。準備第二天早上全部撤回去了。

不過。黃昏時玉春風副市長才匆匆趕了回來。

「坐坐,先喝口茶再談情況。」葉凡招玉春風坐下。

「喝不下了,真是氣人。」玉春風臉色不好看,連茶都不喝了直接受講道。

「他們不肯放水是不是?」葉凡的臉也陰沉了下來。看了玉春風一眼講道,「我們只是要求他們先放三成的水量,連這點要求都不肯嗎?」

「別說三成水量。那個姓崔的站長今天口氣突然全變了,硬得像茅坑裡的臭石頭。

說是這紅谷電站是萬勝集團的。今天下午,也不曉得他從什麼地方找來了幾十個保安守在紅谷大壩的上,就是不讓人進去。

後來我進去後表明了態度,那傢伙囂張得很。說這水也是他們萬勝集團用錢買來的。

要借他的水可以,叫我們出錢買。他們一道閘門放水一個小時要求我們給他們200萬。這不是搶錢是什麼?

那傢伙還振振有詞說是已經是最低價了。還說他們一個小時這水量能發300萬塊的電量,純粹是在扯蛋嘛。

按他們這個計算,他們一個紅谷電站一年不得賺了五六個億。」玉春風一臉憤怒的講道。

「我不是講了嗎,不行的話強行放水。」葉凡**的講道。

「今天肯定不行。因為包局長他們正聯手人在下游清理。剛接到彙報,說是已經清理完畢,明天可以放水了。而且,通知什麼都叫人傳達下去了。」玉春風講道。

「既然這樣,明天早上我們就從紅谷電站拐個彎再回市裡。」葉凡也是臉臭臭的。

夜晚來臨了,而葉凡跟天通張強三人又忙活了一個晚上才把字的事搞定了下來。

當然,對於復古掩人耳目方面弄虛作假這些材料的方法a組科能組的專家絕對是高手。因為,某些時候也需要作假。

噴好了藥水。又弄來水洗乾淨,一切擺平後三人收拾完那些碎石垃圾離開了玉葉庵。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都撤回去了。而三叔公帶著紅谷寨的群眾們一直把專家們送到了去電站的分岔路口。

「葉書記,全寨人都盼著了。」三叔公眼圈有點溫濕,用長滿老繭的雙手緊緊的握住葉凡的手久久不願意鬆開。葉凡曉得,三叔公這是把全寨人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了。葉凡感覺肩上的擔子空前的沉重。這是老百姓的希望。

「放心。年底前肯定有水。沒水的話過年我到紅谷寨來跟你們一起過年。我葉凡背水給你們過年!」葉凡再次堅決的表了態。

不久到了紅谷電站谷溪的攔水壩處。

「打開門!」葉凡下命令道,僅僅幾秒鐘,裡頭就衝出來了三十來個身著保安服裝,個個拿著棒子電棒的兇悍年青人。

「葉書記,這夥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正宗的保安。樣子不像。」包毅一看,立即湊近葉凡耳旁說道。

這邊,包毅把紅嶺縣公安局局長楊紅軍叫了過來,指了指這些保安。

「葉書記,這裡頭至少有十幾個都是我們紅嶺縣的混子。像那個臉上還有塊疤痕的傢伙號稱紅嶺二虎之一,叫李順牛。

此人平時就是一霸。也進過多回號子了。他身側那個把保安帽子戴得歪歪的傢伙就是他手下的大將之一,叫二狗子,還有三愣子。

這些傢伙平時在縣城也囂張得很。本來局裡早就注意到他們了,只是一直在搜集證據。

此人也很狡猾,往往自己不動手,都是支使人去干。而且,他手下那幾些個骨幹傢伙一個個還蠻講義氣的。

偶爾被抓了幾個那嘴還鋼著呢,居然橇不開。」楊紅軍局長說道。

「幾個混子都對付不了,你這局長是怎麼乾的?」包毅冷冷的訓叱道。

「包局,幹警們都是有家有口的。總是有一定的顧慮是不是?再說了,天天在縣城轉悠著。

不過,只要證據一拿下,我們絕不會手軟的。平時這個崔站長跟這夥人稱兄道弟吃喝玩樂著,有他們罩著,這紅谷電站沒人敢來鬧騰。

聽說紅谷寨子好多群眾以前到電站論理就是被他們給打怕的。這些人下手狠哪,輕者棍棒相架,重者拔刀扎了人就跑路。

到現在扎人的也有好幾個了,還在通輯之中。」楊局長臉漲得有點紅,一臉慚愧的講道。

「恐怕還有其它什麼原因吧?」葉凡掃了楊局長一眼,淡淡的問道。

「唉,這事,人家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