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七十七章又有新的人事調整

第二千三百七十七章又有新的人事調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2更到,感謝『盟主哥cbchen』和『王憬賢』兩位大俠打賞,狗哥謝啦!】

「我乾死你老娘的!」楊霸頭還真是不怕死,一下了爆發了,居然從地下挺了上來,一把就抱住了包毅的腰往河裡摔去想來個鴛鴦浴。全文字首發..cm

不過,包毅可是四段位高手,哪能讓他如願。

「去吧,洗個涼水澡先清醒清醒!」包毅一聲乾笑,隨著聲音,卟嗵一聲楊順牛被踢進了貯水湖裡。幸好此刻沒放水,不然,這傢伙就得飛流直下三千尺了。

自然,他不是銀河,也落不了九天了,到地府去落一下還是有的。

「二狗,三愣!」楊順牛果然有些慌了,大叫著,不過,這貨當老大當習慣了,也不好在手下這些混們面前顯得太膽,所以,不好意思叫救命。這貨緊緊的抓住壩旁的一塊露出來的鋼筋撲騰著。

不過,二狗跟三愣早給幹警們給干翻在地了。

當然,不久楊順牛也給撈了上來。這傢伙冷得直打囉嗦。早就抖成一團,不要耍狠,就是講話都講不出來了。

「崔站長,你放不放水?」葉凡走到了崔站長面前,一雙眼逼視著他。

「我不能放,這是我的職責!」崔站長明顯的低氣不足,眼睛往兩邊泛散著,嘴裡道。

「不放水是不是,崔站長,下邊的水可是不錯的。」這時。包毅一聲乾笑著走了過來,老鷹抓雞樣的一把就拎起了早被酒色掏空,瘦弱得弱不禁風的崔站長同志還在護攔處晃了晃。意思是這意思你懂的。

「你敢!」崔站長口氣還相當的硬。

「我偶爾也會失手的。」包毅又乾笑了一聲,拎起崔站長全部懸空在了護攔之外。

「放……放水……。你嗎的陳動還不給老打開閘門。」崔站長雙腿亂蹬著,那聲音是喊出來的。

不過,怎麼聽好像都像在哭似的。只是沒有眼淚罷了。

不久,閘門咂咂響著終於打開了。

「就是嘛。這大冬天的游泳雖拉風,但也得心感冒了是不是。像楊順牛同志現在估計得打針吃藥了。」包毅乾笑著拎回了楊順牛,這傢伙那臉早嚇成了白紙顏色。

因為,剛才打開閘門時那水嘩啦著就噴了同去,要是包毅一鬆手,那自己還真得順流直下三千尺了。

「包毅,既然這夥人是假保安,而且基本上都有案底。..cm我你全給銬進來。我給他們按摩一下。要抓緊時間全部審理出來。到時,鐵證如山,既然幹了,那咱們順便著就為紅嶺人民除去幾個垃圾貨吧。」葉凡交待道。

不久,包毅把楊局長叫來,把有懷疑的全給擱進了一個房間。然後葉老大自然是出手了。

現在葉同志的施展分筋錯骨手相當的嫻熟。伸指在這些傢伙身上敲敲打打幾下就夠了。不久,屋裡痛叫一遍。

自然,不到二個時。全竹筒里倒豆——招了。

就在這時候,葉凡接到了三叔公那略帶著哭音的聲音在電話裡頭大喊道:「謝謝您葉書記,你是大青天。我們見到水了,見到水了。很大的水。謝謝……我們紅谷寨的老百姓都要給你立像,好多阿婆都要把你供著天天點香……」

也不曉得三叔公在電話裡頭囉嗦了多少個『謝謝』了。反正足足講了兩分鐘。而且,九成的字都是『謝謝』。

「這是我應該乾的,千萬別搞這些。你們不必謝我,要謝就謝黨和政府吧。」葉凡也有些激動,講道。

轉爾講道,「當然,目前每天只能有原本三成的水量放出來。等過段時間我們徹底解決了這個問題時才能出現大水了。」

「有這我們先知足了,至少,我們能過一個好年了。」三叔公抖瑟著講道。

「包毅,留幾個人守著,一直到這事解決為止。給同志們講清楚,要注意安全。這些人既然能搬來楊順牛等人,也能搬來別的人。」葉凡交待完後先回市裡了。

第二天上午10點,省委組織部的柳欣副部長帶著一行人到了同嶺市。

柳副部長剪著短髮,青色的羽絨服,人顯得精神,幹練。聽她年齡並不大,還不到40歲。

對於她的到來,葉凡心知肚明。因為,喬河的事有著落了。今天她下來就是落實同嶺市兩個副市長位置的。

一個就是喬河了。

另一個副市長位置被一位叫風升的中年人拿去了。此人聽還是來自京城文明辦公室的。具體底細,誰也不清楚。

而市財政局的萬富才跟交通局的宣明堂折騰了這麼久居然都沒撈到位置。

兩貨自然是鬱悶得要死了。所以,在迎接會上兩人是焉頭耷腦的全提不起勁頭。估計事先也是聽到了什麼風聲了曉得沒戲唱。

午餐過後柳部長到葉凡的辦公室坐著喝茶。

「葉書記,上頭督查組的事已經處理好了。雖在其中也出現過一點問題,但同嶺的同志們還是挺住了。這明,同嶺的大部分同志還是能經受得住考驗的。幹部們還是好樣的。」柳欣道。

「唉,慚愧啊。我這個當家人沒當好家,致使得出現這麼大的問題。最近,全市幹部們都在悶心自省自我檢討。」葉凡講道,心裡一震,心柳部長問這話肯定有目的。

「這事跟你沒有什麼直接聯繫,你也不必過於牽掛於心。只是,在幹部思想工作上還是不能鬆懈,要進一步加強幹部思想教育。常抓不懈,只有這樣。時刻在幹部的心裡敲響警鐘才不會讓他們在無意中犯下錯誤。」柳欣道。

「這個我清楚,這都快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