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玩神秘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玩神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又搞神秘,我覺得你們古代人就是喜歡玩神秘。你們的住處,你們練功的地方,你們搞的一些設置等等,一切都充滿著神秘。」葉凡譏諷道。

「那對你來講神秘,對我們來講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一切源自於你的功力太低層次太次的緣故罷了。等你功力達到時一切都顯得淺顯了。打個比方,小學生對大學的文章是不是覺得特深奧難懂。而大學生看小學生的作風覺得狗屁不是。這就是層次跟境界的問題。」三化哈笑著居然也學會了爆粗。

「對了,張天霖現在中了一種怪毒,前輩有檢查出來嗎?」葉凡問道。

「你還真把我當活人了是不是?告訴你,我沒那麼精力天天看著你們的。

剛才能感覺到,那是因為你在撞影樓。這影樓都幾十年沒有開啟了,自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至於說毒,這個我不懂。即便是懂,我也不會為一個才八段位的低階位者解毒的。

要知道,我跟你交流一次就要消耗掉我現有貯存魂氣的十之一。再加上剛才給你填充了一個丹田,我現在就剩下原來的十之五六了。像這種大量的消耗,幾次下來我這寄存在雕像中的一點魂氣也該耗盡了。」三化冷冷的哼道。

「對不起前輩。不過,張天霖是你們的後人,而且,是現任掌門。他可是你們的繼承者的代表。」葉凡打起了感情牌

「那又怎麼樣,一個不成器的掌門。不如早給別人滅了,免得給我們這些老傢伙丟臉。

這世道。弱肉強食。你承擔不了武當掌門的責任那就早點滾下去。別占著茅坑不拉屎。

武當派為什麼在幾千年之後沒落到如今這地步,就是因為這些無能的掌門造成的。

生存,自然淘汰。武當派真的再沒高手之時就該是它自然滅亡之時。

三千多年前,地球上有多少的門派。可是三千年後的今天,地球上又剩下多少門派。」三化哼道,葉凡感覺有些寒餿餿的。覺得這些高人還真是沒有多少感情在。

晚上。

「葉師叔,明天要不要多叫些人一起過去?」張天霖問道。

「不必了。你帶幾個高手過去就是了。我這邊有安排幾個人一起過去。」葉凡說道。

「天霖,我走後,你師傅又去了遠地兒,估計一時是回不來了。你現在功力的確太弱了。不過,我希望你經常去藏書閣坐坐。」葉凡神秘一笑。

「那裡我當然回去,有空時會去看看書的。不過,我的事的確太多了。

派中幾百口子人要吃飯要穿衣。咱們派中又沒人經商,這一大攤子人光靠點香火線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

在下邊山腳下雖說有設個武館,但收入也頂不上開支的。畢竟。我們許多的房舍都老化了。都要修復。

這些都需要大筆的錢。」張天霖眉頭皺得老緊的。

「可以爭取政府支持嘛。」葉凡說道。

「唉。咱們外院分管的那些寺廟雖說是咱們的人在住。但是,其財產權屬相當的混亂。

咱們只能收些香火錢,還有些捐贈。但遊客從山下就買了門票。那些觀光的錢全給旅遊開發公司給拿走了。

我們是一文錢都分不到的。最多是有時一直申請,什麼地方的確破損得不行了他們才會拔些款子給我們修繕。

但我們門派駐地就沒有這種待遇了。因為。我們門派駐地是不向遊人開放的。

對外人來講這裡還是一個秘。自然,這裡的一切都得靠我們自己想辦法撈錢了。

也有人提出開放門派駐地,但是,這是絕不可能的。因為,讓門派大露於天下,太危險了。」張天霖講出了現實問題。

「可惜你們的影樓設置太可怕了,不然,開放出來讓一些喜歡尋找刺激的驢友們進來玩玩倒是一個賺錢的不二法門。」葉凡嘆了口氣。

「那是要命的玩法。」張天霖笑了起來。

第二天黃昏時終於到了鬼哭坡。

這地兒的確荒涼,周圍幾十里之地沒有人家居住。而且,顯然就在一深山之中。

整個山坡在晚上給人的感覺就是滲人得很,一股莫名的氣息籠罩著,就是牛霸這大膽的傢伙也感覺有頭皮發麻。

「這鬼地方,還真是的。」牛霸罵道。

「這裡頭至少有著上萬的白骨,能是什麼好地方。」車天冷笑道。

不久,十幾個人悄悄到了張天霖遇上那可怕的棺材人的地方。葉凡施展開鷹眼開始掃描了起來。

良久,皺了下眉頭。

「你們在這地兒挖進去過二十來米深度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繞著這周圍一百米之地都挖下去過。後來師傅還帶著人覺得有懷疑的地方都挖下去過。不過,除了白骨還是白骨,沒有什麼收穫。」張天霖搖了搖頭。

「估計他們的老巢並不在此地,你們挖了也白挖。」葉凡說道。

眾人隨地找了個墳堆就坐了下來休息。

車天始終是站著的,他就像是一個盡職盡責的保鏢。並且隨時注意著自己的身份。牛霸這傢伙就懶散得多了,能坐時絕對不會站著的。

「你們退後二百米,我一個人檢查一下。」葉凡想了想說道,眾人退到二百米開外。

葉凡把血僵放了出來,既然棺材中有大蚯蚓出現,葉凡在想血僵會不會聞到同類的味道。因為,血僵也服下了蚯蚓的。

血僵貼地好久。

「有沒發現跟你吞服的蚯蚓有類似氣味的東西?」葉凡問道。

「跟……我……來。」血僵點了點頭,現在已經能拉長聲音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