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六十六章破開它

第三千二百六十六章破開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請法師來,我們武當派就有專門去邪的道士。」張天霖說道。

「你那些都是騙人的,就不必叫過來了。這個,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葉凡說道。

「嗯,的確如此。」張天霖不得不承認,看著葉凡,「那怎麼辦?」

「昨天去影樓,我發現影樓前三化大師的雕像很有威勢。這麼多年下來再加上香火,還有武當派子孫們的參拜,他一身充滿正氣,不如把這尊雕像搬過來,也許能鎮住這裡的邪氣。」葉凡講道。

「這個怎麼行,那可是祖宗的雕像。雖說只是一尊雕像,可是不能隨亂挪的。那可是犯了門派大忌的。」趙青青說道。

「是啊,要搬動非同小可。要經得長老會同意,還得舉行個隆重的儀式才行。不然,即便是掌門也沒這個權力動他的。」劉長老點頭說道。

「你們同意搬嗎?」葉凡盯著劉長老跟趙長老,不過,他們不吭聲,葉凡哼道,「這都是為了張掌門治病。

如果你們這些長老連這點心都沒用,何來維護門派久遠?有些事,可以變通的嘛。

只是搬來用用,借大師之光鎮邪罷了。一旦用完後就請回去,照樣子供著的有什麼不便?

如果掌門病倒了,現在無塵師兄不在,而你們的大師兄四師兄都進了黑牢,這武當派由誰來主持?

說白點,你們的這些頑固不化思想會害了武當派的。」

「那……悄悄的搬搬就是了。」劉長老被葉凡盯得緊,只好點頭道,趙青青也點頭了。

「你們呢?」葉凡問周通幾個長老,幾個長老在葉凡那灼灼的眼神下,想到這傢伙三拳兩腿兒就把12段位的宋成山像玩皮球一樣甩得很遠,連半先天的大師兄也經不起人家幾拳。

真惹毛了這傢伙的話人家來硬的,那自己幾人就得變成人肉沙袋子了。

再說了,這傢伙還有張無塵給的太上掌門令牌,就是硬來也得服從。到時,真被打了連個申訴的地兒都沒有。

武當派誰能奈何他,無塵師兄肯定不會管這個的。所以,好漢不吃眼前虧,這些傢伙能當上長老的,那個都是老油子。

最後,全都點頭了。

張天霖帶人回去了,幸好三化大師的雕像只是按真人比例雕的。

重雖說有一萬多斤重,但這點重量相對於這些11段位的長老們來講也不算什麼。

為了防止落人口食,這幾個長老還真有辦法。居然搞了塊布把整個鐵鏈橋都給遮了,爾說扯謊說是影樓要維修。

就這樣,三化大師的雕像被神不知鬼不覺的搬出了武當。當然,是趁著月黑風高之夜搬的。當地嘛,就剩下帆布遮著的空地兒了。

「這群不孝子孫,唉……掌門不像掌門,長老不像長老,武當派,難道……」趙青青沒聽見,藏書閣里發出了一聲嘆息。

供上香之後擺正了三化大師的雕像。

葉凡這才細看了看摸了一下雕像,發現好像並不光是銅製或什麼打制的。應該有些特別的東西在裡面。

不然,三化大師的一點魂氣不可能藏身的。這銅並不是魂氣藏身的好地方,像烏雲洛基果之類的東西才是好的材質的。

「你小子在玩什麼?」三化大師的聲音沒好氣的傳來了,問道,「不早跟你講過,別來打擾我,這樣給你折騰得幾次,我的那點殘存的魂氣就快用完了。」

「大師看看前面,是不是有人在此處施展了類似你們太極封界之類的法技?」葉凡問道。

「不可能吧,即便是在我們那個年代這門法技都是相當難搞的,更何況現代社會,到哪去找脫神境高手?」三化這傢伙還真有些不信。

不過,僅僅一分鐘過後,三化相當訝然了,說道:「還真是類似的封界法門。誰搞的?」

「我哪知道,我連封界層都看不清楚。只是感覺好像有一團雲狀的東西『團』在亂石坡前面的。

而且很模糊,基本上就是一種感覺。要不是學了封界術,我根本就不敢相信有這種東西。」葉凡說道,「不然,也不會打擾您老人家了是不是?」

「封界術沒錯,如果你功力高能用眼看見的話就是一團雲狀了。

不過,表現形式也是多種多樣的。不過嘛,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這種封界術並不高明。而且,並不是現代人搞出來的,估計也是古代高手弄的。」三化說道。

「古代高手弄的,怎麼能保存到現在?」葉凡吃驚了。

「你還不是一點的笨,你說,我死了三千年了,怎麼還能有內氣魂靈保存到現在。

既然我現在還能跟你講話,為什麼用內氣施展開來的封界術就不能保存到現在。

肯定是有一定的特殊物質能保存這些。而且,有開啟之法。一開啟,外邊的人可以進去,也可以出來。

難道使得天霖中毒的東西就在這裡面不成?」三化也好像來了興趣。

「這封界術還真是好,居然能保存幾千年。這個好像有點像是把一個帳蓬罩在外邊罷了,只是人家看不見這頂帳蓬。

而高手才能感覺到。至於說那隻大蚯蚓,也許在裡面罷。這只是我們發現的疑點罷了。

對了,前輩,那種大蚯蚓還真是蚯蚓嗎?好像跟蚯蚓有些不同,蚯蚓身上是不會長出毛須的。

而那種大蚯蚓身上有著像蜈蚣一樣的毛須。難道是變種了的蚯蚓不成?」葉凡問道。

「當然不是蚯蚓了,但又是蚯蚓。」三化笑道。

「大師,我可是給你弄得不清不楚了,怎麼是又不是?」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