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瓜分大蛋糕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瓜分大蛋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一個沒有兼職公安局長的政法委書記,猶如被拔了牙的老虎,有啥好怵的。

更何況,萬富才仗著他哥哥萬有良這個省財政廳的常務副廳長,那也是同嶺市的牛逼人物之一。那些不帶常的副市長根本就不在萬富才的眼裡。

「姓包,言過太早了。這公安局是黨領導下的公安局,哪個敢言姓什麼?」遲浩強臉色一僵,冷冷哼了一聲,轉爾說道,「不過嘛,有的時候,機會一旦失去,可就難找回了。」

遲浩強這話中的興哉樂禍現場所有同志都能聽出來。

「哼,我這局長,當得也不比某位書記差。這年月,口袋裡沒錢有啥好活頭的。」萬富才意指遲浩強掛名無權無錢了。

「國家的錢敢揣自己腰包嗎……」遲浩強剛講到這裡,孔端皺了下眉頭,說道,「好了好了,來來,兩位,喝口鴨b湯泄泄火。」

自然,孔端在和稀泥了。

見孔端出頭了,兩人自然也就沒再暗譏對方免得自討沒趣了。

喝了一小碗湯後,孔端伸手拿起毛巾擦巴了一下嘴巴。抽出只煙點上了,看了大家一眼才講道:「今天把大家找來主要是有兩個新情況。

葉書記說是從省里聽說國家遠東電力集團最近有個大的火電項目正在找投資處,他們原本打算去南方那幾個省轉悠一下。

因為那邊電力緊缺。不過。葉書記說是想把這個項目爭取到咱們同嶺來。

而明天的常委會上要討論這個問題。而且,葉書記提前有暗示。這個項目估計落戶在章河市,你們聽了有什麼想法?」

「多大的項目?」畢雲理一聽,頓時坐直了身子。

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也差不多狀況。就是新入門的羅副市長也春些蠢蠢欲動了。對於『大蛋糕」大家自然都想分上一塊了。

「聽說涉及款項達到50個億。」孔端一邊伸出五根指頭,那話講得平靜。不過,講完後還是在隱晦的觀察著幾位同志的表現。

果然有些震憾。畢雲理那身子挺得更直了,任信天那拿湯匙的手居然輕輕的顫了一下。

而羅副市長城府還不夠深一些,所以,表現得更突出了一些。那夾在筷子上的肉塊居然給掉在了碗里。

孔端直想笑,不由得在心裡暗嘆了一句: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無利不起早這句話講得太有哲理性了。

「這事的真實性有多高?」畢雲理問道。

「絕對屬實,你想,葉書記會無地無矢嗎?既然都要拿到常委會上討論了。說明這是全市的大事。不過,這事,我是擔心葉書記已經安排好了來去之處,沒咱們多大事了。咱們啊,只是在常委會上舉手表示同意一下。他無非是要一個正式的名頭罷了。」孔端說道。

「嗯,既然他暗示要讓火電廠落戶章河市。這個,路人皆知啊。」遲浩強哼了一聲,對於這個項目。他是沒什麼希望了。老遲不由得有些鬱悶。眼見著一個大蛋糕,居然沒自己什麼事了?

「章河的那條狗王龍東罷了。」畢雲理冷哼了一聲,看了孔端一眼,說道,「這事。咱們絕不能讓那條小王狗給拿去了。落戶章河可以,但是,這是咱們市政府的事,何時輪到王小狗來主持大局了?那葉凡把咱們市政府擱什麼地方了?」

「對,這個項目,咱們要拿回市政府來。這主持大局除了孔市長以外還有誰?咱們就是配合孔市長把這個項目弄好就是了。王龍東嘛,給點湯喝就是了。畢竟,這火電廠是落戶章河是不是?而且,由市政府出面天經地義。你葉凡管帽子可以,但手也不能伸得太長。」任信天講道。

「主持大局,呵呵,按理講是我們市政府的事了。我想,葉凡也應該明白這個理兒。

你總不能市委政府一把抓了,那還要我孔端來幹什麼?所以,明天早上,咱們務必先把項目擱到市政府再說。

至於具體的分配工作,到時咱們自個兒先商量著辦了。干具體工作嘛,還非得畢市長出馬了。

我孔端只是出出嘴皮子了。而信天也可以從旁協助。到時,這麼大的火電項目,肯定是要跟政法公安一塊掛勾的。

到時,老遲同志可得出把力了。」這事還沒著落,孔端這早就在開始許諾成績了。就連遲浩強好像都能分上一小勺湯。

「這事,恐怕不容易弄下來。既然是葉凡先發現的,這個,他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只是,如果要投票表決的話,咱們有沒可能反將葉凡一軍?」畢雲理並沒有多少樂觀,反倒是眉頭緊鎖著了。

「就靠咱們四個,肯定不夠。李韋那傢伙出嘴無常,有時講這個有時講哪個,沒有個準頭。

而此人是干紀委工作的,脾氣臭得像茅坑裡的石頭疙瘩,以前咱們也去跟他試著接觸過。

不過,此人不接招,一直在裝傻。所以,想得到他的支持估計不可能。

不過,我們如此,葉凡估計也會遭冷遇的。鳳水玲現在高成倒了,這娘們如驚弓之鳥,估計會選擇棄權。

倒是車軍這傢伙那天被葉凡駁盡了面子,肯定會懷恨在心。倒是可以接觸一下,他相助我們的可能性很大。」孔端分析道。

「車軍好拿下,只不過想拉他入伙是不可能,只能講是臨時頭結盟罷了。這次他能相助咱們,年一過後他不是要搞幹部思想培訓,咱們也可以儘早的促成此事,算是還他一人情了。」任信天講道。

「嗯,這事應該能套住他。只是還有個陳大海,此人剛來不久,也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