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九十一章心動不如行動

第三千二百九十一章心動不如行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明白了,蓋助理,你給推薦我要個申請表怎麼樣?」曾雲閑來了精神頭。

「葉凡說是看我面子給你們項南市三個名額,這藍市長肯定拿走一個名額了。

剩下兩個,一個就給你了。還剩下一個名額,葉凡跟我提起過。

說是委員會差一個專門干這方面思想工作培訓方面的教官。這『教官』可是要專門干黨務工作,熟悉這一塊業務的同志最好。比如,你們項南市分管黨群工作的蔡中天同志也合適。除了他項南市其它同志好像都不怎麼合適這個角色了。」蓋紹中一席話出,曾雲閑馬上就明白了。

和著蓋紹中繞了這麼大彎子其目的就是為了拉蔡中天入伙了。

而蓋紹中知道自己跟蔡中天私交還不錯,估計這才是蓋紹中找自己談心的原因吧。

曾雲閑心裡略感失望之際但馬上又被這黨建委員會的興緻所掩蓋了。而且,能拉一個同夥進來總比自己一個人在裡面好得多。

當然,曾雲閑也敏銳的感覺到到了別的什麼。估計是葉凡要從內部把楊志升的盟友隊伍給打圬了。

曾雲閑不由得為楊志升有些默哀了,如此強勢的蓋紹中時代還頂不過葉凡,楊志升,估計也將步入蓋的後塵了。

這事曾雲閑找了個適當的機會跟蔡中天聊了一下,此人果然有些心動了。

雖說沒有當面就答應下來,不過,蔡中天的一些細節表現還是能看出一些傾向性的。

「蔡中天心動了老弟。」蓋紹中笑道。

「心動不如行動嘛。」葉凡笑道。

「還得加把火估計才能促使他最終下定決心。」蓋紹中笑道。

「這個容易,放出風聲去。蔡老這幾天內就會下來了,而黨建委員會馬上就要掛牌成立了。」葉凡笑道。

「嗯。你這把火燒得好。」蓋紹中笑道,「估計,蔡中天想入伙的話還得表現一下才行。」

二天後,藍存鈞再次向市常委會提交了關於特別補貼十二個鄉鎮旅遊開發項目資金的問題。

這一次結果卻是令得楊志升差點要把會議桌給掀翻了。因為,十三個市委常委中原本自己這邊穩佔七票的。

這下子調了個個頭,蔡中天居然無聲無息的倒戈了,而且,連帶著跟他關係較好的政法委書記繆應凱以前都是堅決的站在蔡中天一邊,蔡中天支持楊志升。繆應凱也支持。

可是今天的繆應凱同志居然投了棄權票,而這段時間一直都投棄權票的曾雲閑居然旗幟鮮明的靠向了藍存鈞一邊。

使得二個億補助方案在市委常委會上順利得以通過。這個太突然的襲擊了,打得楊志升是措手不及想用書記否決的權力都沒辦法用上了。

因為,楊志升太相信自己對常委會的掌控能力了。那是一點防備都沒有。

見楊志升那冰冷的目光瞪來,蔡中天卻是在裝傻。好像沒看見似的。

「到底怎麼回事?」楊志升一回到辦公室吼了一聲發泄了一下。這時,分管經濟建設的副書記牛得全輕叩門進來了。

牛得全跟楊志升是老關係了,楊志升一下來牛得全就旗幟鮮明的支持著他的工作。

「老楊,今天常委會上表現很詭異啊。」牛得全嘆了口氣。

「咱們坐旁邊邊喝茶聊聊。」楊志升很快按捺下了情緒,指著轉角處說道。

「老牛,你說,我楊志升有虧待過他蔡中天沒有。簡直太不是個東西了。居然一聲招呼沒打就倒戈了。

你有要求可以提嘛,你有看法可以先跟我交流一下也行嘛。這樣子算什麼?

我看這位同志,白眼狼透底了。」楊志升還是無法完全壓住自己的火氣。

「唉,這種人本來就是一牆頭草。估計是姓藍的給了他什麼好處或者他們搭成了什麼交易了。」牛得全嘆了口氣。

「還有。繆應凱跟曾雲閑吊了個個兒。棄權的投贊成標,贊成標的投棄權票了。

倒是越來越詭異了,這常委會好像變幻莫測風雲四起了。不就幾天時間嘛。

好像也沒什麼大的動靜影響這些嘛。」楊志升相當的疑惑不解這個了。

「我也覺得奇怪,今天的事太突然了一點。」牛得全說道。

「哈哈哈。幹得漂亮。」葉凡一拳輕嗑在辦公桌上。

「是漂亮,我能想像得到咱們的楊書記是多麼的鬱悶。看來。葉老大,你還真是他的剋星。短短的時間裡讓他連續鬱悶了兩回了。這種鬱悶我希望能多多益善了。」藍存鈞哈笑道。

「這世上說白點也沒啥,還不是一個利益。誰給的利益大,人自然就會選擇了。

而蔡中天跟楊志升充其量只是一種臨時頭的結盟關係。還遠沒有上升到能做朋友的份頭上。

對咱們來講他也是一樣的是不是?跟咱們倆的這種關係是完全不一樣的。」葉凡說道。

「那當然,咱們是朋友,他們那種是不能比的。」藍存鈞說道。

「能經得起考驗的才是真正的朋友,朋友也是分層次的。」葉凡說道。

「既然蔡中天如此的表現了,這就是發出了信號。這表格是不是可以叫曾雲閑轉給他了?」藍存鈞說道。

「這事,你原本跟曾雲閑的關係也還不錯。乾脆叫上他一起坐坐豈不是更好。」葉凡講道。

「嗯,就這樣定了。」藍存鈞說道。

二天後,橫空大規劃指揮部黨建委員會掛牌成立。天雲跟滇南兩省省委組織部負責人都來了。

而蔡老也從京城趕過來參加剪綵。

「原來如此啊老楊。」牛得全這話講出來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