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二百九十八章一個吊兒啷噹的

第三千二百九十八章一個吊兒啷噹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玉局長是遠道而來的客人,不如咱們邊吃邊聊怎麼樣?」葉凡笑道,一聽說另一個傢伙是崑崙派的米一群長老,葉凡心裡明鏡似的。

「葉總,咱們還是先把事辦了怎麼樣?」玉震一臉嚴肅,說道。

「呵呵,這事是公安局的事,你我怎麼辦理?」葉凡故意裝傻。

「葉總,咱們也沒必要再繞彎子了。你們可以開個價,對於你們的損失,我們照價賠償就是了。無非就是打壞了一些工程機械罷了。按治安處罰條例處罰就是了。而且,你們的人員方面也沒受多少傷是不是?」米一群見玉震在,覺得有底氣了。

「那是你們的說法,雖說我們的人沒受傷,你要知道,那天晚上被你們欺負的三個姑娘可不簡單。

一個是美國華星集團的總裁木月兒,身家幾十億。另外兩個是來自世界五百強的法國紅拍天真集團,是董事長的掌女。

她們是我們橫空集團請來的客人,是來這裡準備投資的。並且已經簽定了合同,整整十五個億。

現在經你們一打,人家哪還敢過來投資?而且,就是木總也吵著要撤資。

這事的影響太大了,經你們這一折騰,整個橫空集團的建設大業都停了下來,省委省政府已過問此事了。

而且,三位姑娘都受了極重的內傷,現在雖說沒去醫院,但都躺床上起不來了。

而且,受了極大的驚嚇,心理壓力很大。而且,對方一撤出的話我們橫空集團還得賠償他們的違約金三個億。

因為,是我們在安全一塊沒做到位。這是我們集團理虧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們崑崙派的紅道子帶人打砸搶搞破壞的結果。」葉凡當然是獅子大開口,臨時頭還搞了個紅拍天真集團投資的合同出來。對於這事,朱娜姐妹倆倒也沒意見。兩女也要出口惡氣嘛。

米一群一聽,臉都差點綠了,哼道:「葉總的意思是那三個億的違約金還要我們崑崙派出?」

「本來就是該你們出的嘛,而且,還有一系列的事我們還要給你們擦屁股。

這事,可是涉及到美國跟法國來的大老闆,這要是整出個國際糾紛來就麻煩了。

什麼叫國際糾紛。這說大了就不得了啦。要是報紙一登什麼滴,估計還會引起上頭領導的重視。到時,必定要嚴懲的。

而且,經你們這一鬧,以後還有誰敢過來投資?並且。據我們集團公司初步估計過,那天工程機械方面的損失達到二個多億。

再加上因為沒有工程機械而停工帶來的誤工會,配套費等一系列損失的話接近四個億。咱們可是等不起……」葉凡哼聲道。

一旁的玉震都聽得直皺眉頭。

「葉總,這樣子算起來就沒完沒了啦。說起來這個也只是一個治安案件罷了。

你們可以按治安處罰條例處罰就是了。至於你們的合同什麼可以適當給一些補助,但也不可能拿出那麼多。

要不這樣,一口價,崑崙派賠償你們其它的損失五百萬。至於說工程機械方面也不能按你所講的那樣子算。

大致來講有得一千萬也應該夠了。總計一千五百萬把這事了結了怎麼樣?」玉震貌似在定拍子了。

「玉局長。不是我葉凡不給你們面子。這是不可能的。關於賠償還得坐下來慢慢談。至於放人,那更不可能了。幹了壞事就得受到法律的嚴懲。不然,法理何在?」葉凡口氣很重。

「葉總,難道還真要如此較真嗎?」玉震有些惱了。拿眼看著葉凡。

「這不是較真的問題,這是公安局的事,你問我我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們干企業的哪能干涉公安機關獨立辦案子是不是?那我們豈不是違法了。

違法的事兒我葉凡從來是不幹的。並且來講,橫空公安局雖說明面上掛在橫空集團管轄下。

實際上我們哪能管得了他們。這些同志全是省廳派下來的。而主要負責人包毅同志還是公安部下來掛職的領導。」葉凡說道,還是一臉的淡定著。

「那行。這個案子既然影響如此的大。你們橫空公安局來處理也不合適。因為,這事就發生在橫空集團,你們內部的公安局也要迴避是不是?」玉震哼道。

「那玉局長的意思是?」葉凡冷哼道,臉也豎了起來。

「這事我們了解過了,公安部治安局那邊認為由部里接手比較好。這次下來他們也派人跟我過來了,所以,就請葉總支會一一聲你們的公安局,把人員等審訊材料等全部交給他們帶走。」玉震

「葉總,我是公安部治安局治安處的李挺。因為鑒於橫空集團是部屬企業,參照的是副部級標準單位。所以,你們單位這案子得由部里接手了。這是相關的案子移交手續等。」李處長說著從公文包里掏出了文件來。

「好大的口氣,不過,我好像沒聽說過部里有指示這事。」這時,某人譏諷著推門而入了,自然是王仁磅這貨了。

雖說玉震在警衛局工作,但是,因為以前並沒有擔任主要領導職位,這個副局長也是剛提拔上去的。

而王仁磅上任也不久,所以,他見到王仁磅的機率極少。以前即便是有見到也是很遠的地方瞅了一眼,根本就記不清了。

「閣下是?」玉震冷冷盯著王仁磅,發現這傢伙還真是大條,居然招呼不打,刁著根中華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王仁磅,跟老弟你乾的工作差不多。」王仁磅翹著個二郎腿,悠哉悠哉的表演著他的煙圈絕活。

還真不是蓋的,這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