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章飛僵

第三千三百章飛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崑崙派鬆口了,想用弟子換擺平你們的事兒……他們中有個長老的義子叫玉震,通過他來說的。」龔開河說道。

「他們出幾個人,段位如何?」葉凡哼道。

「條件是兩個,五段一個六段一個。」龔開河說道,「所以,這事兒你是立了大功的。以前我們去招人他們都不理人,現在倒是自已找上門來了。」

「你同意了?」葉凡問道。

「哪能如此輕易就同意,我了解過了,他們有二十來個弟子被你扣著的。

而且,其中一個叫朱飛的年青長老聽說還是12段位的高手。此人聽說才四十來歲。

還有著大把的時間為組裡效力嘛。」龔開河居然乾笑了兩聲。

「老龔同志你的胃口還不小嘛,估計是看不上那五段六段的了,現在盯上12段了。

崑崙派這次還真是要賠了夫人又折兵了。只是,人家可是長老,想招進來估計難度不小。

這種12段位的高手即便是在崑崙派估計也是一寶貝。你的想法跟他們的條件可是有著相當大的差距。

不過,在這件事中我們橫空集團能得到什麼好處?」葉凡問道。

「你們還想什麼好處,該賠償的賠給你們就是了。估計這事有得五千萬也能全部擺平了。

而且,你們的損失根本就不可能有五千萬。別以為我不清楚,你暗中又叫人動了手腳是不是?

你們倒砸得倒是痛快了,可是這次崑崙派其實是當了冤大頭。人家要出錢,會痛的。

還有,你們跟紅拍天真簽的合同,明顯假嘛。」龔開河哼道。

「怎麼能說假呢。這白底紅印的全是按正規手續辦好的。你可以叫人拿去法律方面的專家驗驗,看看是不是假的。至於說他們打砸,這個證據充分,是沒辦法抵賴的。五千萬想擺平這事,那是不可能的。」葉凡說道。

「那你要多少?」龔開河問道。

「看你面子上打個六折,沒有三個億休想擺平這事兒。我葉凡不急,叫他們的人在牢里慢慢坐著等就是了。」葉凡哼道。

「你呀你,還真是鑽進錢眼了。我不是講過,這事組裡出面了。不能要這麼多。我會加大事的難度的,不過,不是為了給你賺錢,而是為了把朱飛拉進組裡。」龔開河說道。

「那是你們的事,我們有我們的原則。這次你們也別怪我們怎麼樣了。我葉凡現在身為橫空集團老總。

就得為公司利益著想。而且,這事全錯在他們身上。幹了壞事就得付出代價。

三個億已經是我們的底線了。如果組裡硬要強出頭的話,這事,我葉凡不答應。」葉凡態度強硬了起來。

「你呀你,真是不開化。你真要跟崑崙派結下硬梁子是不是?你還真以為人家幾千年的大派就明面上擱著那幾個人是不是?武當派那個三化大師怎麼樣?崑崙派是跟武當少林齊名的大派。

作為千年大派,底蘊是很深的。別跟他們硬來,你葉凡還要幹事。

而且。組裡也不希望你受到什麼傷害。你們橫空大建設缺錢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

但是,也得注意保護住你自己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這事沒得商量,如果崑崙派硬要不鬆手要結梁子。那我葉凡就候著就是了。

我不介意把他們給端了。到時,組裡裝著沒看見就是了。而且,一旦有他們的弟子入了隊以後就跟原來的門派沒關係了。

組裡也沒必要強出頭。」葉凡哼道,氣得龔開河差點要甩手機了。

「算啦。你硬要這樣子我也無法攔著你。你的要求我可以跟他們說說。

當然,能不能成得人家決定。還有。我還是希望你別太過於強硬。

過剛易斷這個理兒你要清楚。雖說你個人很有能力,但是,你還有朋友,家人是不是?

他們中任何一個遭到傷害,我龔開河也會心疼的。」龔開河講道。

「這事我早就想過了,你就是只要五千萬這段梁子照樣子結下了。崑崙派是幾千年的大派,他們會讓人如此的欺負了。肯定會報復的。與其拿得少不如多拿些,反正都要過招。所以,我接招就是了。」葉凡說道。

「唉,最好別這樣子。這事,我會跟他們支會一下的。別太過份了,不過,不管怎麼樣,組裡會堅決的站在你這一邊的。」龔開河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崑崙派這次還真是給葉凡『送菜』了。」計永遠聽說後也嘆了口氣。

「他們的人肯定得放出來,所以,必須答應葉凡的條件了。」龔開河說道。

「咱們的條件他們會不會同意?」計永遠問道。

「他們不同意的話咱們就不調解,沒有咱們調解即便是他們出三個億,相信葉凡也不會同意的。葉凡同志為組裡的一片心我龔開河是知道的。這小子既賺錢,也會為組裡辦事的。你看著吧。」龔開河笑道。

晚上的時候,葉凡感覺腰間好像有什麼在震動。低頭一看才發現是血僵在震動。

這貨心說莫非是醒了,爾後跑到通天山一無人之處施展開控僵經,血僵不久就漲大了真人大小。

轉眼,令葉老大驚喜不已的事發生了。

只見血僵突然張開雙臂,卟哧一聲,一對黑麻色的翅膀居然從她的腋下伸展了出來,而她一煽翅膀,整個人騰飛到了空中在空中上下翻滾表演了起來。

不久,噼噼啪啪的聲音響起。

只見血僵張開大嘴往潭水中一吸,一道水線被她吸到了空中猶如長龍一般狠狠的在一株三人合抱大樹上一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