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零六章鐵占雄強硬表態

第三千三百零六章鐵占雄強硬表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老鐵,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嘛。部里並沒有壓著你是不是?現在我不是代表部里跟你商量這事兒。

看看有沒兩全其美的辦法來妥善的處理好這件大事。如果你硬要按章程辦的話,部里是不會攔著的。

因為,法律就該如此。可是你得考慮其帶來的後果。這對於葉凡同志來講也是很不利的。

我知道,你們倆個感情深,但感情深也得為他考慮考慮是不是?」郭天明差點苦口婆心了。

「老郭,不是我鐵占雄不賣面子。這件事上沒得商量,我鐵占雄連最親的兄弟差點給人滅了都不管的話我成什麼了?

這件事我頂著,發生了什麼事我老鐵全部負責。老郭,你就別摻和了。

那邊要問話你就直接答覆我不肯就是了。叫開河同志來找我就是了。

大不了老子不幹了,回去當一釣魚郎。麻痹滴,還自在逍遙得多了。」鐵占雄激動了起來,整個人都站了起來。

「唉,算啦,這事今天咱們就先聊到這裡。我還是希望你能多考慮一下子。你也不必過於掛心上,這事,部里是沒有意見的。」郭天明說道。

「這件事我不考慮了,老郭。你我都曾經熱血過,如果換作你我受了如此的打擊,會怎麼樣?」鐵占雄撂下一句話後轉身走了。

「唉,我也受不了。」背後傳來郭天明的聲音。

「龔頭兒,這事我幫不了你們了。如果硬性彈壓,這是我郭天明做人不地道。

因為,從葉凡身來講,他並沒有錯,而且。他還是受害者。這事,我看你們得好好想好了。

別得罪這個年青人太透了。一旦讓他心裡長了疙瘩,你們從崑崙派得到的是抵不上他這個年青人的能量的。

因為,他已經不是一個他,而是一個以他為中心的圈子。這個圈子的能量不可小看。」郭天明說道。

「唉,一根筋就是一根筋,想不到鐵占雄都四十好幾的人了居然還是如此的不冷靜。」龔開河差點要咬牙了。

「怎麼辦,鐵占雄軟硬不吃了。他那個人也是這牛脾氣,雖說現在也改了不少。但是。在涉及到切身利益之時是管不住他的了。」崔金同聽了後也是大傷腦筋,「人家占著一個理兒啊。說實話,咱們現在乾的才是不地道的事兒。」

「就讓我龔開河去背這個『不地道』的罵名吧,全沖著我來就是了。我龔開河在這件事上就是不地道了。」龔開河哼聲道,臉臭臭的。

「你的確是不地道。不過,你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而不地道。相信葉凡同志事後會理解的。

不過,這事如果再往上報上去找更有層次的領導出面講情的話,估計葉凡的心裡會更反感。

這樣子行不行,妥不妥當?老郭講得也有道理,咱們組裡不能為了崑崙而丟了葉凡。

跟崑崙相比,葉凡更為重要。」崔金同講道。

「這個我清楚。葉凡同志比任何門派都重要。可是這事能由著他們胡來嗎?這要是真打起來,就是大事。就怕事態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龔開河說道。

「不如由親情入手。」崔金同講道。

「有道理。」龔開河點頭道。

「而且,對於崑崙派,咱們也要施壓。雙管齊下。只要一方鬆動,這事就好辦得多了。」崔金同講道。

「嗯,這方法不錯。鐵占雄要辦事就讓他去辦。這樣一來,這事就支會一下玉震同志。到時。誰頂不住這事就有和解的希望了。」龔開河一拍大腿,站了起來。

「沒錯啊。崑崙派以為咱們真拿他們的沒辦法。如果一旦紅道子等人的事進入法律程序之時。

相信玉震會及時把第一手消息傳給他們的。到時,他們還真要扛著不動的話,那就由鐵占雄出手整治他們一番再說。

我才不信崑崙派真能眼巴巴看著二十個弟子坐牢不成?龔組,咱們心急什麼。

再說了,那位朱長老可是跑不掉的是不是?」崔金同居然笑了。

「老崔啊老崔,你這個相法很新穎嘛。好好,不錯不錯。」龔開河笑了起來。

「什麼,進入了法律程序,他們還真敢動啊?不會是誤傳吧?」陽鎮子一愕之後趕緊問道。

「你可能不知道,部里有個份量很重的副部長叫鐵占雄,此人跟葉凡的交情很鐵。是由他出面親自下了指示。這事現在他盯上了,而且,人家人證物證口供什麼都齊全,按程序辦的話是可以進入了,咱們處於很被動的地步。」玉震講道。

「情況會怎麼樣?我是講如果真按正規程序走的話,紅道子他們會怎麼樣被處理?」陽鎮子問道。

「坐牢,至少判五六年有。因為,這次他們一個是人馬多,屬於集團性質,黑惡性質的打砸活動,而且還得外帶上調戲外國女性。

而破壞的財產損失巨大,已經構成嚴重的犯罪事實。像紅道子這個帶頭人,估計判上十年也不算少。

而且,我更擔心的是鐵占雄出馬會不會羅列出另外一些名頭來。」玉震說道。

「還有什麼名頭羅列?」陽鎮子冷哼道。

「比如反恐就是一個名頭,要是定性為這個那就太嚴重了。嚴判的話後果極為嚴重。

而且,從嚴打方面來講,他們這種行為就是帶有黑社會性質的行為。

因為是集團搞破壞是不是?而且,社會影響極其惡劣。一旦這事跟反黑掛上勾,那性質就完全不同了。」玉震說道。

「他們敢嗎?這不是亂來嗎?不就是破壞了一些工程機械設備嗎?至於那麼嚴重嗎?」陽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