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一十七章心硬如鐵

第三千三百一十七章心硬如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快抓住她。愛睍蒓璩

」朴遠通一看,招呼兩個女族人上來要制住朴恩青。

葉凡突然發現,在兩個朴家女族人上來抓住朴恩青的一瞬間。鷹眼之下發現朴恩青那眼神十分惡毒的看了自己一眼。

這女人莫非在裝瘋,葉老大心裡打了個問題。旋轉喊道:「別攔著她,讓她跳。」

「葉大師你這是?」朴善喜臉上閃過一絲憤怒。

「有我在她能死不得了嗎?不用擔心。」葉凡擺了擺手,兩個女弟子鬆手了。

朴恩青卟嗵一聲就跳進了湖水裡。爾後在湖水裡折騰開了,嘴裡依叫著。

岸上的朴家人都急得不行了,不過,葉凡卻是無動於衷。一臉冷冷的看著在水裡掙扎著被水嗆得半死的朴恩青。

「元通,還是先拉上來怎麼樣,這樣子下去會要人命的。」朴恩青的母親哭著求道。

不過,朴元通看著葉凡,而葉凡沒點頭。

就在這時候,葉凡突然動了。雙手往水裡拍擊了下去。水柱頓時升高,好像噴泉一般直往朴恩青打去。

在水波激蕩之下,朴恩青連連被水噴著嗆著。在水裡拚命的掙扎著。

不過,葉老大心硬如鐵,繼續拍擊著水柱攻擊向了朴恩青。這一幕令人慘人不忍睹,對於朴思青來講就是在受殘酷的刑法一般。

朴恩青的母親早哭成淚人了,整個人也要撲向湖裡,不過。被兩個朴家女子給緊緊抓住了。

只不過朴遠通跟葉老大態度差不多,冷眼旁觀著,似乎這湖中掙扎著救命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女兒似的。

毒霧噴出,直奔朴恩青而去。因為,葉凡發現,雖說朴恩青有裝瘋的可能,但是。她身體在拚命的折騰之下居然有毒氣溢出來,說明朴恩青身體內有人下過毒。

就在這時候,藏在葉凡體內的金翅盅王居然在騷動了起來。葉凡一愣,心說莫非是朴恩青給人下了盅了?

於是,手一動。平時這隻被葉凡養在一個毒丹田中的盅王被葉凡從手掌上逼了出來。

以前,這盅王叫紫胴盅,不過,現在已經進化了金翅的地步了。葉凡一打水花,金翅盅王趁著水花飛向了朴恩青。

不久。隨著一道小水箭金翅盅王竄進了朴恩青的嘴裡下肚而去。金翅盅王能縮小變大。在葉凡體內時估計僅有髮絲的幾百分之一大小。比身體內某些細胞還要小。

現在葉老大功力提高了。在空中的金翅盅王能漲大到成人拳頭粗大,加上兩對翅膀的話也是相當大的了。其攻擊力度相當於一個半先天強者。

而葉凡的蝙蝠也飛了出去跟著金翅盅王進入了朴恩青身體內。金翅盅王不久就到了朴恩青的腦部。

蝙蝠發現,果然有一隻盅王藏在朴恩青腦部額頭處。這隻盅王全身呈青黑之色。

蝙蝠先是過去一下子就把那隻盅王的周遭給用內氣分割開包圍了起來。

主要是如果金翅盅王如果在腦部跟裡面的青盅王打鬥的話折騰下來估計也會損壞了朴恩青的腦部。不小心的話會要了朴恩青的命的。

這蝙蝠化成的內氣包圍圈實際上就是葉老大利用三化大師的封界之術在朴恩青的腦部里形成一個微小的封界。把青盅王跟金翅盅王都包括了進去。

金翅盅王發動著兇猛的攻勢,青盅王明顯的不敵金翅翅。不久。被小封界中被金翅咬得面目全非。

青盅王拚命的掙扎著,不過,葉老大一點不手軟,控制著金翅繼續嘶咬著青盅王。

青盅王的兩條腿都給金翅給吃掉了,接下去繼續吃手臂。到身體,到腦部,一片片被金翅撕成碎片吃了進去。

不過,令葉凡有些納悶的就是。這藏在朴恩青身體內的青盅王只是一隻子盅,而母盅在下盅之人手中。

折騰得如此的厲害,下盅之人怎麼到現在還沒顯身?

如果青盅王被葉凡的金翅全部吞噬了過後母盅之人肯定會受到極重的傷害的。

過,一直到金翅完全吞完青盅王,葉凡鷹眼之下也沒發現周圍一里之地並沒有什麼動靜。

葉凡尋思著是不是因因為蝙蝠化為了小封界的緣故隔絕了一切倒致的結果。

這封界雖說小到黃豆大小,但也有隔絕一切的功能。這是葉凡第一次施展封界之術,終於成功了。雖說小,但它也是一小封界。

清除完青盅的殘留物,葉凡開始用內氣加上一些藥物全面的清理朴恩青的身體內經絡毛孔穴位等。

足足二個小時,落湯雞朴恩青被葉凡一把扯上了岸邊。

而葉凡趕緊盤腿打坐。

朴恩青的母親一把撲了上去哭叫著。

「她沒事了,好了。馬上就會醒轉了。」葉凡說道。

「你殺了她,你個混蛋。」朴恩青的母親哭叫著。

朴元通皺緊了眉頭過去查了查,說道:「倩影,恩青沒死,她只是暈過去了。咱們聽葉大師的。」

正說著,朴恩青醒了,嘴裡吐出一些水後,整個人有些獃痴了一分兒,才問道:「母親,我怎麼在這裡?」

「恩青,你好了,你好啦?」柳倩影眼淚直冒著問道。

「我不知道,我怎麼會在這裡。好冷。」朴恩青說道。

「扶她回去休息,她沒事了。」葉凡擺了擺手,柳倩影親自陪著女兒回去了。

不過,在走前,她卻是沖著葉老大深深的彎了三次腰,嘴裡說著葉凡聽不懂的感謝話。

「大師神醫啊。」朴元通也很高興,說道。

「大師,先前我還有懷疑。現在我心服口服了,謝謝大師治好了我姐的病。大師,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