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二十二章不堪一擊

第三千三百二十二章不堪一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因此,葉凡離開前朴元通還集合了家人一直送到了山腳下。這儀式還是相當的隆重的,那是給足了葉老大面子。

葉凡幾人直奔韓國東塔山金家而去。當年葉凡因為張道林女兒的事找到了金家。

結果差點被金家老爺子金銳天打殘。結果還是紅極燕飛飛的血梅帕讓金銳天有些忌憚而放過了葉凡。

不過,落寶金錢有幾枚卻是被金銳天拿走了。葉凡發誓要取回來的。現在葉老大實力大漲,自然得再次光臨金家以血前辱了。

吳俊已經早一天趕過去了解一些情況。葉凡等人一到,吳俊就迎進了賓館。

「金家樓還在,10層的大樓。而且,人丁興旺。據說那邊也是財源滾滾。至於說金銳天這老傢伙,不清楚他在不在金家樓了。要說死了應該不會。現在功力到何種境界,我們也搞不清楚。」吳俊說道。

「不管了,明天早上直接去就是了。相信一個金家也不能拿咱們怎麼樣。」葉凡哼道。

第二天上午9點,葉老大一行人到了金家樓前。不過,被兩個一身帥氣的保鏢給攔住了。

「叫金星賢出來,我們要見他。」唐城操著韓語一臉的霸道之氣。

「放肆,咱們金家家主也是你能隨便亂叫的嗎?掌嘴!」黑衣保鏢平時也是囂張慣了的主兒,往前一撲一巴掌往唐城臉上就掄過來了。

叭嗒一聲脆響,黑衣保鏢給唐城一腳踢得撞到了金家樓的門框上。應該是很痛,半天爬不起來了。

「哪位敢到金家樓來撒野,活不耐煩了是不是?」金家某位爺出來了。

葉凡一看,這傢伙不正是那個給金家看門的頭頭,還是個華夏人後代。叫金德明的傢伙嗎?

幾年前葉凡過來時這傢伙就被費一度『修理』過,而且是被修理得相當慘的傢伙。

所以,金德明一看葉凡幾人,頓時一愣,那腿兒沒來由的往後退了幾步。

估計是認出葉凡來了,雖說幾年過去了,葉老大的形象除了老成了一點之外,其它並沒有多大變化。而且,葉老大有雪家的童子臉。基本上沒多大變化。

當年這個年青傢伙可是把金星賢家主都給打得很慘,幸好的是剛出遠門回來的金銳天老爺子才整治了這個年青人。

自然,金德明早把葉老大歸結為惹不起的主兒的那一類人中了。

「是……葉先生,你們來幹什麼?」金德明口氣中居然還略帶點恭敬味兒,問道。

「金星賢家主呢?」葉凡問道。因為。金德明是華人後代,自然會講華語了,倒是省去了唐城這個專家的翻譯。

「在樓里,葉先生要見他?」金德明問道。

「哪那麼多廢話,叫你們家主出來講話。」車天臉一板,哼道。

金德明一看,不認識車天。不過。跟著葉來的傢伙都不能怠慢,於是金德明不敢廢話了。趕緊打起了電話。

不久,金星賢帶著幾個人出現在了大門。

「幾年不見,葉先生越發的有風采了。」金星賢貌似還相當的客氣。不過。語氣卻是很冷。

「咱們也沒必要廢話了,我這次過來是要回自己的東西的。」葉凡講道。

「你有什麼東西在我們這裡?趕緊滾蛋!不然……」金星賢的小兒子以前沒見過葉凡,據說一直在跟著某位高人學藝。

而且,家裡有錢。老爺子功夫又高,自然這『大哥』氣派就出來了。那是毫不客氣的沖著葉老大就訓開了。

一旁的金德明打了個冷顫。心說糟糕了。

而金星賢當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趕緊往前一擋想把小兒子給擋在身後先保護起來。

不過,顯然他的速度不如車天這位半先天強者了。

一道大力彈去,叭地一聲脆響。金達澤被車天隔空一掌煽得整個人直接就飛進了大廳里來了個瀟洒的歪狗吃屎。

而且,那張嘴正好啃在一個金家弟子的鞋子上,臭不可聞。

等金達澤抬頭時,大家發現,那嘴好像比剛才厚了三倍有餘。而且,色呈紫青,應該是沖血膨脹的結果。

「你們幹什麼,要找事是不是,來人!」金德明這個看門的也得硬著頭皮叫道,頓時,呼啦一下就圍上來了十幾個金家弟子。全都『關注』著葉老大一行人。

金星賢臉色也極為難看,不過,老傢伙忍住了。因為,他能感覺到車天的功力比自己還要高。因為,剛才自己的手沒他的快。

「葉先生過來就是耍威風的是不是?當年家父放過了你。想不到你居然還要上門找事,真以為我們韓國金家是泥捏紙糊的是不是?」金星賢哼道,轉爾好像是打了個眼神兒。一個傢伙匆匆往後面而去了。

「我來要回自己的東西,而剛才這個小子口出不訓,我手下教訓他一下也正常。如果是你的什麼人,那我們就代你教訓他了。這種沒道理沒修養的兒子不整治一下怎麼行?」葉老大哼道。

金星賢臉都氣得差點綠了,哼道:「我們金家人不勞葉先生來教導,你還是先管好自己。」

「達澤,怎麼回事?」這時,一道平淡的聲音傳來。葉凡發現,從後堂匆匆走出來一個中年人。看上去並不老,四十幾歲架勢。

「師傅,我被人打了。就是那個混蛋。」金達澤貌似認為來了靠山,師傅來了嘛。一下子撲了過去眼淚都差點出來了。

「他是哪支手打滴你?」中年人哼著,拿眼看著車天。

「左手。」金達澤指著車天說道。

「那為師就留下他的左手讓你玩個痛快。」在中年人的心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