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二十三章還我滴錢錢

第三千三百二十三章還我滴錢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謝『agdhaha』大俠打賞,狗哥謝啦!

一個個都慘叫著嘴裡噴血,金家大堂上頓時鮮血一片。

「呵呵呵,金老爺子好掌力。不過,朝著自家人下手沒必要這般賣力嘛。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地道。」葉凡乾笑了三聲,一句話出,差點把金銳天氣得暈了過去。

因為,老傢伙也懂華語的。

「你個卑鄙小人。」金銳天半晌才噎出這句話來。

「金老爺子,我葉凡何時卑鄙了。你看我站著動過嗎?」葉凡冷冷哼道。

「不是你怎麼會如此?」金銳天哼道。

嘭……

車天一拳砸將而來,金銳天舉拳相迎。不過,因為受傷了,所以,被車天砸中著連退了七八步才穩住了身子。

而且,鮮血又從嘴裡冒出來了。

「你連我一個跟班都打不過,有什麼本事值得傲氣的?馬上把落寶金錢拿出來,不然,葉某就不客氣了。」葉凡說著,抬手一指戳去。

哧哧幾聲。

金銳鋒身體抖了抖,頓時,金家大堂正中嵌著的一塊玉壁頓時龜裂開去作廢了。

「你幹什麼?」全體金家人都憤怒了,這玉壁可是金家老祖宗留下來的。據說有著千年歷史了。

「再不拿出來的話,下一個就輪到這門框了。」葉凡抬指點了點大門。

「拿落寶金錢出來。」金銳天突然叫道。

「父親,這事……」金星賢還想掙點面子。

叭地一聲脆響。居然被金銳天狠甩了一巴掌給摔在地下。金家人一看,頓時是忌若寒顫。

不久有人飛跑著拿著個盒子而來。葉凡打開看了看。

「咱們的事就此揭過,走!」

車天幾人跟著葉凡快步而去。

「父親,怎麼能如此輕易就放過他們?」金星賢問道。

「你們先出去。」金銳天擺了擺手,金家弟子們全都出去了。

「星賢,我遭暗算了。被姓葉的戳了幾指,快扶我到後山調調息。」

「怎麼可能?」金星賢一邊扶著父親一邊是滿臉子的疑惑。

「他比我強,我能感覺得到。再打下去咱們家得被他毀了。」金銳天黑著個臉說道。

「不如叫幾個狙擊手跟著幹掉他,咱們金家不能如此就算了。」金星賢臉上閃過一絲狠辣。

「蠢蛋。葉凡一個跟班咱們都沒辦法拿下,你還想幹什麼?更何況,我受傷了。這事以後再說了,此仇當然要報。不過,得等時機。」金銳天罵道。

「金銳天,我的錢錢呢?」這時,從山上衝下來一個怒氣匆匆。還扎著兩個羊角鞭子頭髮的女孩來。

此女看上去貌似只有二十來歲左右,不過,因為裝扮天真,有點假少女的感覺。此女卻是金銳天的最小的親妹妹金黛月。

「黛月,錢錢給人拿走了,唉……哥沒本事。以後再給你去找好不好?」金銳天那七十歲的老臉上居然露出孩童般的笑容來。

因為,金黛月雖說現在都40歲了,但她的智商有問題。屬於那種永遠長不大的孩子的智商。

金銳天帶她去好多地方看過,都說她的智商僅有9歲的水準。

所以,金家人都把她當孩子看待。不過。一個個都疼著她的。

「誰拿走我的錢錢,我要打死他。」金黛月像個孩子般的哭叫了起來。那鼻涕直往金銳天手上抹去。

「別哭小妹,等哥好了再給你找回來好不好?」金銳天趕緊安慰道。而且,不敢鬆手,盡讓那噁心的鼻涕抹到了自己手上衣服上。

「好哇好哇……」金黛月破涕為笑,居然一巴掌就拍在了金銳天的肩膀上。

爾後又跳又叫著跑了。

「唉……」金銳天滿臉灰色的看著妹妹的身影遠去。抬腿往前走去。

「父親,慢點,別傷著了。」金星賢趕緊快步上去要去扶金銳天。

「扶什麼,我沒事。」金銳天脫口而出,一抬腿,居然跳將了起來。

金銳天突然陷入了獃痴當中,他獃獃的立在當地。

「怎麼啦父親?」金星賢還以為父親是不是被打傻了。

「怎麼回事,剛才我感覺中了暗算,多處經絡被封。連走路都提不起勁頭了。挪一下步子都難受得很。

現在這種感覺居然沒有了,好像還很舒服似的。就連先前所受的內傷似乎都在瞬間好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金銳天一臉的疑惑,揮掌往前打去,叭嚓一聲,一塊幾百斤的石頭被他打成了碎石子。

「父親還真是好了,難道是姓葉的手下留情。或者說是他的力勁只能維持一下子。剛才只是唬弄人的?」金星賢也是一臉納悶,問道。

「不像啊,難道還真是如此……」金銳天又陷入了沉思當中。

「不可能吧,姓葉的我一看就是個狠角色。雖說面上不像是殺手,但行事風格狠礪。而且,這次他是下來報仇的。怎麼可能放過我們金家的人?」金星賢搖了搖頭。

「的確如此,大梵谷手行事風格都是如此的。這世上又有幾個良善之輩?估計就幼兒園還能找出幾個了,小學嘛,個個都開怒學狠啦!」金銳天說道。

「葉大,怎麼不再給那老傢伙幾下。以前他可是想要打殘你的。不能這麼便宜的放過他了。」唐城說道。

「沒事,我早就『照顧』過他了。」葉凡一聲乾笑。

「噢,我說,難怪。不過,葉大,你怎麼照顧咱們的金老爺子的?」唐城覺得好奇。

「就這個嘛。」葉凡抬手一指點去,頓時指勁把百米外一株大樹洞穿而去。

唐城頓時一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