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美人魚呷乾醋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美人魚呷乾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聽了葉凡的講述,兩人也是大罵狼心狗肺的和尚們。唐城氣不打一處來,上前照準每位又是來了幾下,直踢得個個慘叫連天怕踢死了才收腳的。

「道奇,怎麼回事,你不講是不是?」葉凡坐在唐城搬來的椅子上問道。

「哼!」道奇是鐵下心了。

「葉先生,道奇在水都花園買得有套別墅。裡面還養了一個小蜜,還生了兩個兒子。」這時,其中一個黃衣和尚為了立功,張嘴說道。

「嗎滴,挺會享受的嘛,主持了居然還養小蜜,還有名車別墅。

你丫滴過得比老子瀟洒多了。平時道貌岸然,木塔寺高僧。結果卻是個欺巨盜名之混蛋。

你比混蛋還混蛋。」唐城憤憤然上前正想再補一腳,不過,葉凡擺了擺手,唐城才很不甘願的縮回了腿兒。

「怎麼樣,咱們去水都花園轉悠一圈回來。相信必有好戲看了。」葉凡沖著道奇笑道。

「我這輩子已經完了,我還再乎什麼?隨你便吧。不過,你想知道這黑盒子的秘密,這輩子休想了。」道奇哼道,這傢伙,擺明了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樣子。

「打開鍾再說,老子自己橇開就是了。」葉凡冷哼道。

車天抬起了鍾,葉凡正想揭開那道黃符時道奇冷笑道:「你可以試著橇橇,這黑盒子里有內氣貯存著的。亂來的話,後果,你自己想想。」

葉凡還真不敢動了,衝車天說道:「把道奇先押到水都花園去,咱們看看他的兒子。」

道奇不吭聲。

葉凡叫唐城在這裡盯著,跟車天悄悄背著道奇跟其中一個黃衣和尚直奔水都花園而去。

經黃衣和尚指點,終於找到了道奇小蜜的別墅。

不過,按了門鈴過後出來的人令黃衣和尚有些怪異的表情。

「你們找誰?」一個中年婦人問道。

「杏花呢?」黃衣和尚問道,因為,道奇的小蜜就叫溫杏花。

「噢,她早搬走了。」婦人說道。

「搬走,怎麼可能,這裡是她的家?這房子都是她的。」道奇叫喊道,他那形象,差點嚇著中年婦人了。

「房子以前是她的,不過,她賣給我了。」中年婦人說道,葉凡要求她出示房產證明,中年婦人都拿出來了。

「溫杏花搬哪去了?」葉凡掏出了公安證件。

「不曉得,聽說是到國外去了。到底去啥地方我不清楚。不過,聽說她是跟她老公一起去的,真是羨慕她們啊,老公兒子一起出國。前幾天我們辦房產時他老公在旁,長得很帥氣。聽說比溫杏花還要小好幾歲。」中年婦人講道。

「溫杏花,你個騷娘們!」道奇痛苦的叫了起來。

「嘿嘿,怎麼樣,這就是養小蜜的代價。人家屁股一翹跟著人跑了,這錢可全是咱們偉大的道奇主持辛苦賺來了。為了錢咱們的道奇主持連殺人的活都幹了。結果怎麼樣?慘叫……」車天在一旁譏諷道。

「葉先生,只要你把溫杏花抓回來,我告訴你所有的秘密。不然,你就是殺了我也沒用。反正我就爛命一條,活著也沒意思了。」道奇臉上又顯猙獰跟惡毒。

「成交。」葉凡點頭道,爾後回到了木塔寺,叫一個黃衣和尚守在鐵板圍牆開口處。

另外把寺中一個在普通和尚中頗具影響力的老和尚叫來交待說是法事要做半個月,不準人進來云云。爾後交待唐城叫人過來接收一下。

這邊又叫張雄馬上調查溫杏花的下落。

搞好一切已經是深夜了,葉凡帶著吳俊車天以及雪裡紅下山而去。

住進賓館。

要了一個套房,吳俊跟車天一間,還剩下一個大卧。葉老大今晚上就是要雪裡紅露出真相來。不然,免得整天帶著一個『炸彈』在身邊也不方便。

「葉……葉總,我睡哪兒?」雪裡紅捏扭了一下,還扯了扯葉凡的手。

「這還用說嗎?你現在已經是葉總的人了。當然陪葉總一起了是不是。」吳俊笑道。

「這怎麼行?」雪裡紅臉微微有些紅了,這演技還真是不錯。

「怎麼不行啦?葉總人家有老婆孩子。今天就給你講清楚,那個位置你就不用想了。知道自己的位置了嗎?」車天冷哼道。

「我早猜到了,像葉總這樣的大老闆不可能到現在還沒老婆。所以,我不是說想在奪葉總老婆的位置。

可是就是這樣子,咱們才認識一天,是不是太匆忙了一些。還是了解一段時間再說好不好葉總?」雪裡紅扭捏得像個懷春的少女。

「我哪有多少時間陪你,晚上你就先湊和一下就是了。我這人很好了解的,一個晚上,足夠了。」葉凡一聲色笑,拉著雪裡紅進了主卧。

「呵呵呵,有好戲看了。」吳俊聳了聳肩膀。

「我守在外邊,得防著紅都那匹冷狼會不會在暗中使壞。」車天說著出門了。而吳俊就守在大廳里防著。

「葉總,這怎麼好?」雪裡紅紅著臉進到了卧室,葉凡嘭地一聲就關上門。

「是你先洗還是我先洗,抑或是咱們一起洗?好久沒玩鴛鴦浴了,挺懷念的,咱們一起玩玩怎麼樣?」葉凡笑道,這廝此刻是一臉的色相,活脫脫一匹色狼。

「你先,兩個人一起我不習慣。」雪裡紅堅決的搖了搖頭。

「我先就我先吧,寶貝,等下子看我怎麼收拾你。」葉凡猥瑣的笑著進了衛生間。

嘩啦的水聲響起,一幅臭皮囊在洗著,而這傢伙的蝙蝠可是在外間盯著雪裡紅的。

發現葉凡一進去,雪裡紅那微紅的臉頓時充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