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雪衣的秘密

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雪衣的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是小蜜,我可是政府官員,不敢養這個。」葉凡搖頭道。

「行,我當你女保鏢。你需要時可以隨時叫我過來陪你。」雪裡紅真服氣了。

而且,刺激著葉老大的神經。車天跟吳俊在一旁想笑而不敢笑出聲來。

「算啦,吳俊跟她講講我們的情況。對了,紅都那邊不會再來找事嗎?」葉凡臉一板,突然冷哼道。

「唉,我回去處理一下就是了。冷狼是我師弟,他如果知道你們的實力,絕對不會幹蠢事的。」雪裡紅嘆了口氣。

「但願吧,不然,這世上就沒紅都了。」葉凡冷煞煞的倒有些寒人。

「我這點身手在先生面前只是小把戲。」車天漏了一句,貌似在威脅人。

「我知道他厲害,不然,這個世上沒有人能逼我雪裡紅給人當小蜜的。對於葉總,我是自已願意的。」雪裡紅說道。

「你又扯回來了,煩人,我先睡了。」葉凡腦門子一黑,趕緊溜了。

接著就是吳俊加車天給雪裡紅『上課』了。

最後,雪裡紅不死心,又問道:「吳大哥,葉總到底到了何種境界?」

「呵呵呵,這個,能你拿出本事來讓他高興了才會知道的。我們倆是沒這本事是不是?你嘛,美女,還是有機會的。」吳俊乾笑了一聲。

「切,我累了,睡去了。」雪裡紅轉身進了房間。

「你睡那我們呢?」吳俊趕緊問道,因為雪裡紅進的是他們倆的房間。

「兩個大男人,照顧點小妹都不行。更何況,我還是你們老闆的小蜜。你們倆個,既然是保鏢,當然睡大廳了。」雪裡紅頭一仰。嘭地一聲關上了門。

「不是還沒成小蜜嗎居然就擺架子了,真成了哪咱們倆還能活下去嗎?」吳俊嘀咕了一句,看了車天一眼。

「睡吧,真累了。」車天倒在沙發上馬上呼嚕開始了。

第二天上午10點四人才醒了過來。

一看電話是張雄打來的,晚上被葉凡靜音了。馬上回了過去。

「葉大,已經查清楚了,溫杏花去了美國。」張雄說道,國安部門要查這個還不容易的。

「秘密押回來。」葉凡哼道。

「道奇要求押她回來,而且是全家回來。連那個老公都要押回來。

這全家失蹤就得來狠的。而且,我們查過,溫杏花捲走了道奇的二個億家產。

是不是先秘密押回來,爾後把錢整回來再決定怎麼樣處理。不然,二個億給了老美也可惜是不是?」張雄說道。

「就這麼辦吧。」葉凡說道。

國安部門當然有法子把溫杏花押回來了。也許有的同志會問那為什麼有極少數的貪官跑外國去不好抓回來。

那當然不一樣,貪官們過去那是掛了號的。人家政府在盯著的,你秘密讓他失蹤了人家肯定會懷疑到你頭上的。

到時會引起不必要的國際糾紛的。而只能通過正規的國際合作渠道引渡回來了。

而溫杏花只是一個普通人,秘密搞回來誰會關注著她呢?

第二天上午溫杏花一家四口被秘密押到了木塔寺。

溫杏花這身材還真不是蓋的,修長的大腿配上圓潤的臉蛋以及大號的胸脯。水嫰嫰的很吸引人,看來,道奇這傢伙還真有些眼光。

「你個騷貨。我道奇對你不薄。供你吃供你穿,錢還給你保存,給你買了房,你要什麼我給什麼。可是你怎麼能幹這種事?不但給老子戴綠帽子,居然還卷著跑了。你這女人,心如蛇蠍。」道奇只有嘴巴能動了,斜躺在床上大罵著。

「你是給了這些給我。可是我也給了你我最美好的五年青春。一個女人,把黃金年紀都給了你。

你還想求什麼。難道你還想永遠佔有我。而且,你一不如意就打我罵我,我就是你養的一條能生崽的母狗罷了。

而且,沒有一個年青姑娘喜歡整天跟一個光頭和尚睡覺的。每次想到這些我都噁心。

而且,你還是個花和尚,你絕對不止我一個女人。你這像是和尚大師嗎?」溫杏花這女人的嘴也不是蓋的。

「打死這個騷貨!要慢慢折磨到她死,這是我的條件,只要她一死我就告訴你秘密。」道奇大叫道,這傢伙快瘋了。

「這恐怕不行,雖說他捲走了你的錢給你戴了頂不光彩的『帽子』。

但是,這只是道德問題。而且,這筆錢還是木塔寺共有的。錢我們肯定要收回來。

至於打死她,我們沒這權力。而且,我們已經完成對你的承諾,你可以講了。」葉凡板著臉說道。

「哈哈哈,想讓我講,除非我死。不然,你們永遠別想知道那黑色盒子的秘密。」道奇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像條瘋狗。

「我知道那黑色盒子的秘密,我告訴你們,你們放過我們一家就行了。」溫杏花突然說道。

「先說來聽聽,你沒有資格跟我們提條件。如果講的是事實的話我們可以考慮減輕對你的處理。」葉凡說道。

「你們不答應,我死也不講。而且,還要先把我的孩子老公送回美國。」溫杏花說道。

「呵呵,現在他們在我們手中,想怎麼收拾那還用講嗎?就是把你們丟到狗窩裡喂狗的話也完全沒人懷疑。因為嘛,道奇的報復,而你們倆是兩敗俱傷。」葉凡冷冷的笑道。

「你……個混蛋……」溫杏花氣得罵道,不過,得到的卻是叭叭幾聲脆響的耳光聲,頓時打得這女人臉馬上就腫了起來。鼻血直流。

「你真以為我們是善良之輩那你就錯了,打死你跟打死一條狗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