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犯大沖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犯大沖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樣爭來爭去的也沒個准信,而且,還得馬上行動起來,一直拖下去更為不利。要不舉手表決怎麼樣?」趙向雲副省長提議道。

「嗯,既然同志們意見不一,我看趙省長的提議很好。」楊志升說道。

「葉書記,你看呢?」占友光問葉凡道,這事,葉凡是東道主,總得尊重一下。

「不管舉不舉手,我是反對清場。建設場面不但不能冷落了,而且還得加強。

給領導造成一種熱熱火火的場面更好。就得搞得轟轟烈烈,領導看了高興,咱們的申請是不是就有苗頭了。

人生,就得搏一把。誰願意搏一把,跟著我把手舉起來。」葉凡舉起了手。這傢伙高手氣勢發出來還是相當的有影響力的。

包毅伍雲亮龔志軍藍存鈞幾位同志沒絲毫猶豫跟著舉起了手。

不過,在這件事上,即便是一直支持葉凡的曹月陽震東等人都沉默了。

就連蓋紹中一直沒吭聲不表態,因為,事太大了。而且,他們骨子裡認為清場更為安全一些。

楊志升一見如此狀況在冷笑樣子看著。

「葉書記,願意跟你搏一把的同志好像並不多嘛。咱們今天開會的可是有二十來位同志,舉手搏一把的就……」楊志升一臉玩味兒似的笑著。

而且,還故意的停頓了一下,伸著指頭點了點,「1位、2位、3位4位,呵呵,加上葉書記你也才5位,相對於二十幾位的總數來講,是不是少了點。」

楊志升在得意的笑。好不容易找到機會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安平峰占友光兩人倒是皺了一下眉頭,估計是覺得楊志升太得意了一些。

不過,兩位主要領導卻是都沒吭聲。

「葉書記,這個,你這算是通過了嗎?」趙向雲問道,自然要加油添柴了。

「呵呵,這算是通過的話那開會根本上就沒有民主了。多數服從少數了嘛。」楊志升冷笑了兩聲。

「這件事上就沒有民主,我是橫空集團黨委書記。而且這次接待是以橫空集團為主的。

我們可以成立一個臨時頭的接待安全委員會。由這個安全委員會全面負責這次首長巡視的安全方面的工作。

如果出了責任由這個委員會中所有同志負。我葉凡負全責,參加的同志可以現在報名。

不參加的同志可以退場了。因為,留下來討論的就是首長下來安全一塊的具體的事務了。」葉凡一臉嚴肅,這傢伙此刻就是一霸道的主兒。

居然連『沒有民主』這話都敢講出來了。這對於一個官員來講,絕對是犯『大沖』的。

「我參加。」包毅說,下邊藍存鈞龔志軍伍雲亮都跟著說道。

「唉。葉凡同志,我們還是去商量申請的事吧。既然這次接待以橫空集團為主,咱們就不參加了。」安平峰跟占友光都嘆了口氣站起來走人。

一看主要領導表了態,其他同志全都站了起來,就剩下葉凡藍存鈞伍雲亮包毅龔志軍五個人沒站起來。

「占書記,我看既然是葉凡同志決定的事。而他又是橫空集團黨委書記。

葉凡同志拍板成立了這次接待安全委員會,咱們在場的沒有參加的同志是不是也得舉手表示認可。

而一旦形成決議還得往省里上報才是。」趙向雲可是怕擔責任。要把這個安全委員會形成正式文件上報。到時出了什麼事追糾起來自己好脫身。

「那好吧,舉手吧。」占友光無奈的點了點頭,沒參加的同志全都舉手了表示認可葉凡的決定。而後,全都出去了。

「全他娘的是一群孬種!」包毅忍不住把一條椅子給踢到了角落處。

「呵呵。接待安全的事的確責任重大。他們不參加也正常,這個,我早就預料到了。

但是,如果清場的話咱們的申請估計就得『黃了』。首長感受不到建設場面還會同意你的申請嗎?

這些同志啊。不講了,對了。意雄,你馬上把這次會議的決定形成文件報到省里。

在報上去前先由兩省主管領導以及在場的同志都簽個字。」葉凡說道。

「葉書記,我……」孔意雄站了起來,看著葉凡吞吞吐吐的。

「意雄,有什麼事直說吧。」葉凡說道。

「本來我是沒資格講這話的,因為,我今天能坐在會議室里是因為我就是一個記錄員的角色。

不過,我想說,能不能在參加人員的名單上打上我的名字。當然,這個打上名字的角色不是記錄員,而是實際上的安全委員會其中一個委員?

我……我知道我職位低算不上什麼。不過,我就是想參加。」孔意雄說道。

「你傻啊老孔,這事不是意氣用事的問題。你既然只是記錄員就當記錄員吧。這事跟你沒關係,因為,你沒有舉手表決權是不是?所以,別來淌這趟渾水。你的心情相信葉書記會理解的,心意到就是了。」包毅脫口而出。

「意雄,這不是開玩笑的事,很嚴重。你本來就是局外人,沒必要摻和進來。」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葉……葉書記。我雖說沒資格參加,但是,我就是想參加。我也是橫空集團的一份子。

集團能申請成功,我高興。而且,這次接待的事如此的重大,關係著能否申請成功,這就是集團的事。

葉書記,您下來不過一年多時間。可是一直以來,你照顧著意雄,沒有你就沒有我孔意雄的今天。

也許,我還在辦公室副主任位置上苦苦掙扎著。事為知已者死,意雄沒資格當你的『知己』,但是,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