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打雞血了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打雞血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估計下一個就輪到你了,哈哈哈,你這傢伙別得意。」蓋紹中居然被逗樂了。

果然,不久葉凡接到電話,曲省長劈頭蓋臉哼道:「怎麼回事,你看看,你還像個橫空大老闆嗎?

今天的事丟不丟人,而且還當著滇南省的同志們在場。你呀你,你這臭脾氣就不會改改。

趙向雲同志即便再有不是,可他今天下來也是你的領導是不是?

看看,你一點面子不給,還搞了人家一身都是。」

「啥話,我搞了他一身,怎麼可能的事。」葉凡說道。

「搞一身的事沒辦法考證我就不說了,可是你跟蓋紹中兩位同志是一唱一合的,害得趙向雲同志氣得都住院了。」曲省長是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我有啥辦法,興許是他累著了,這個,可也不能賴在我頭上是不是?」葉凡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是你做得不對,我得批評你。」曲省長口氣嚴厲了起來。

「我誠摯的接受曲省長批評,如果要寫檢討的話我晚上可以搞出來。」葉凡說道。

「檢討就算啦,你自己開展自我批評吧。」曲省長說道。

「要得,我會深刻的開展自我批評的。虛心向曲省長請教,接受領導監督。下次,絕不讓人再住院了。」葉凡說道。

「算啦,你呀你,這嘴越來越油了。不過,關於申請的事你怎麼打算的。難道這個申請項目組你還真要繼續搞下去不成?」曲省長問道。

「我是要堅持到底永不退縮。」葉凡說道。

「算啦,由著你吧。不過,不要把正事兒丟了。兩地搬遷的事兒要抓緊,橫空集團的發展不能落下了。這才是你目前最要緊要乾的事兒。」曲省長交待了一番後就掛了電話。

葉凡想想。一個人有些鬱悶。獨立來到了朱雀山莊,雖說天冷,但葉凡這身體也不怕。

木月兒一看葉凡一臉色,知道這傢伙八成是遇上什麼心裡不痛快了。所以,也就在院子外邊的草坪上擱了兩條躺椅一個小木桌子。

而且。怕冷著這傢伙還在椅子上墊了海綿墊子。

「喝什麼酒?看你臉紅紅的應該喝過了。」木月兒問道。

「嗯,剛才喝了一點。給我來瓶燒刀子,我喜歡烈性一點的。」葉凡說道。

「不怕燒死你。」木月兒白了葉凡一眼,親自給葉老大倒上了一兩。

月色下,木月兒居然披著的是薄紗似的像婚裝樣的連衣裙。鷹眼之下,就連裡頭的胸圍跟三角地帶都看得十分的清楚。

因為練過功。所以,倒也不怕冷。如果是普通女子的話還真會凍成冰棍的。

「你這裙子也太薄了吧?」葉凡拿起瓶子一口乾進去了半斤左右,臉頓時騰地就紅了起來。

這貨那雙眼有些色色的瞄了木月兒一眼,因為,葉老大沒有施展內氣化去酒勁,今天晚上葉老大就是來賣醉的。

「你這是狗眼是不是。我這裙子還薄。不過,薄是薄了點,不正中某人下懷嗎?」木月兒卟哧一笑,緩緩走到葉老大身旁,一邊給他倒酒,這邊還伸出白晰的手給葉凡輕輕的按著肩膀。

麻酥酥的很是舒服著。

聞著木月兒身上飄來的自然花香味兒,葉凡有些醉眼朦朧了。

「月兒……」葉老大突然像被打了雞血似的一伸手。木月兒整個跌進了葉老大懷裡。

「你想幹嘛……」木月兒滿臉頓時漲得通紅,不過,嘴裡說著這話,可是身子卻是反倒往葉老大懷裡挪了挪一屁股坐在了葉老大雙腿上。

感覺到下邊好像有啥東西頂著的……

木月兒臉騰地紅得快能滴血了。

「不……不好意思,出糗了。」葉凡趕緊伸手過去,本來是想把木月兒的屁股給挪開一些別被什麼頂著難堪。

不過,歪打正著。木月兒居然也有這種心思想自動挪開屁股離那東東遠些。

兩人力道相反,葉凡的力量大,雙手一捧把木月兒整個人都捧起來了,不過。被木月兒想挪屁股的力道一扯,頓時失去了平衡。

因為沒有施展內勁,卟地一下葉老大捧不住了一鬆手,木月兒疾速的坐了下來。

啊……

某傢伙發出一聲凄慘的慘叫。

「你是怎麼搞的嘛,怎麼不挪開……」木月兒被什麼狠頂了一下。一想到什麼,羞得滿臉通紅一溜煙跑回樓里去了。

臨進門時才轉身看了葉凡的眼,月色下她的臉滿面桃紅,媚眼如絲,問道:「別坐壞了吧?」

「不……不曉得,好像還沒壞掉。」葉凡說道。

「咯咯咯……誰叫你風流成性,色鬼。」木月兒最後擱下一句話,溜進樓里嘭地一聲關上了房間門,胸脯如小鹿在撞一般起伏跳動個不停。

我怎麼啦,他有老婆,我怎麼啦,我怎麼……太羞人了,羞死了……木月兒嘴裡吶吶著,「幸好還有兩層布在,不然,羞死人了。」

倒霉,剛才那一下子衝力很強。嗎滴,給搞了兩層布干蓋著嘛,差點要了我這命根子的命了。

今天走背運啊……

咕嚕,某君吶吶著望了望月亮,又看了看木月兒房間透出的粉紅色的燈光。

唉,當年跟倪妹好像就是在粉紅色的燈光下的,這貨思念著往事,又干進去了二兩燒刀子。

「我要不要破門而入?」某君心裡色色著自問。

「不能,我是君子,我是黨員,我是幹部,這是作風問題……」某君又自律了起來,正拿不定主意之時。

吱嘎,木月兒那窗戶居然被人打開了,某君一看,月色下,木